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36章唐苏,我陆淮左不爱你了

作品:他说爱情已迟暮|作者:素年|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19 18:28:49
  最快更新他说爱情已迟暮最新章节!

  秦明那双炯炯有神的眸微微闪烁了下,陆淮左的情况,真的很不好。

  视神经受损,可能永久性失明。

  他和叶唯,暂时都没有想到好的办法,让他复原。

  他背上伤得厉害,心口的伤,也是九死一生。

  不过幸好,他心口的伤,稍微偏离了心脏一些,不至于回天乏术。

  最麻烦的,还是他的腿。

  他和叶唯还有何思雨,拼尽全力,没有让他截肢,但,他可能,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了。

  这个世界上,存在奇迹这种东西。

  只是,奇迹,听上去太过虚无缥缈,或许,以后会有奇迹,也或许,以后,他和叶唯,能够找到好的办法,让他重新站起来。

  可最起码现在,他又残又瞎,看不见,离不开轮椅,再也无法,像曾经一般,光芒万丈。

  只是,想到在急救室陆淮左短暂清醒的那一两分钟,反复哀求他和叶唯时说的话,他还是对着傅川开口。

  “阿左已经脱离了危险,他不会再有性命之忧。”

  他眸光复杂地看了唐苏一眼,他顿了顿,接着开口,“只要好好休养,他很快,就能好起来。”

  听了秦明这话,唐苏,叶小贝,苏茶茶等人提着的那颗心,瞬间回落到了原处。

  看到他重伤的惨状,原本期盼,他只要能够活着就好。

  现在秦明却说,他很快,就能好起来,这样的结果,更是一种不敢奢望的欣喜。

  陆淮左现在是在韩璟开的那家私立医院,很快,他就被从手术室推出来,送进了高级VIP病房。

  苏茶茶看着陆淮左长大,他以前,伤过唐苏,她有些生他的气,但现在,看到他那副身上缠满绷带、脸色惨白如纸、气息奄奄的模样,她还是克制不住掉眼泪。

  苏茶茶和林霄去病房待了一会儿,就和陆璟寒还有陆小贝他们一起带着昭昭离开了。

  陆淮左醒来后,叶唯知道,他肯定有很多很多话想要跟唐苏说,她想要给他们小年轻点儿空间,她和陆霆琛带着小深去隔壁的房间休息,不打扰他们。

  “阿左,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唐苏见陆淮左醒了,她不由得将他的大手攥得更紧了一些,她声音哽咽着开口。

  他的手上,没有包扎,但也有一些细小的伤口。

  看到他手背上的鲜红,唐苏忍不住就又想起了,前天晚上,惊心动魄的一幕。

  这辈子,她都不想再看到,她喜欢的男人,再遭受那样的苦痛。

  人生苦短,生命真的很脆弱。

  不管平日里看上去再强大的一个人,当灾难来临,生命,也会转瞬被夺走。

  这么短暂的生命,唐苏真的不想,再继续跟陆淮左蹉跎了。

  见他没有说话,唐苏接着开口,“阿左,你身上很疼是不是?我知道,你身上一定很疼。”

  “阿左,你怎么就那么傻!谁让你那么傻的!”

  陆淮左没有立马说话,他只是睁着眼睛,面无表情地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他那副模样,像是在看什么东西,实际上,除了隐隐的白光,他什么都看不到。

  他微微往唐苏那边转了下脸,随即又转了回来。

  他知道现在她坐在什么位置,他能感觉到她的手还紧紧地攥着他的手,只是,他看不到她。

  他也,再也无法站起来,肆意地把她抱在怀中,为她遮风挡雨。

  陆淮左不后悔。

  真的,不管是拿着那把锋利的瑞士军刀,一下一下狠狠地往自己的心口扎,还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用他的血肉之躯,护在了唐苏的身上,他都没有分毫后悔。

  他还无比庆幸,幸好,他冲得足够及时,护住了他心爱的姑娘。

  他皮糙肉厚的,尚且会伤成这样。

  她的皮肤如此娇嫩,若是被炸到的人是她,她现在,得伤成什么模样!

  只是想想,便已经让他觉得心惊到几乎喘不过气来。

  以前的陆淮左,畜生不如。

  不管他伤得怎么惨,都是他活该。

  为他心爱的姑娘赴汤蹈火,他甘之如饴。

  方才,听到她一声一声唤她阿左,感觉到她紧紧地攥着他的手,他真的好开心好开心。

  仿佛,幸福近在咫尺,他还能重新拥有她。

  但,他已经没有了重新拥有她的资格。

  若他现在,身体康健,能够长命百岁,无论如何,他也要攥紧她的手,将她护在怀中,为她遮挡一生的风雨。

  可是现在,他不健康了。

  他双目失明,他变成了一个再也站不起来、甚至坐起来都有些艰难的残废,他已经,配不上她了。

  他知道,他心爱的姑娘,心地善良,若是知道,他变成了残废,她一定不会嫌弃他,更不会离开他。

  但爱她,便不该拖累她。

  他不想拖累她。

  陆淮左魔怔一般轻轻摩挲了下唐苏的手背,真想,不顾一切地将这只小手,捧到掌心,狠狠吻住。

  随即,再狠狠地吻住她的唇,死生不放。

  终究,陆淮左还是强压下了心中的渴望。

  他伤得太重,连带着双手也有些发麻,使不出什么力气。

  但他还是一点一点,用尽全力,掰开了唐苏的小手。

  “唐苏,我现在感觉很好。”

  陆淮左怕唐苏看出他眼睛的异样,他干脆闭上了眼睛,摆出了一副冷漠疏离、不近人情的模样。

  唐苏……

  听到陆淮左这么喊她,唐苏不由一怔。

  感觉,无形之中,他好像,在他们之间,划出了一条楚河汉界的界限。

  “阿左,你背上受伤了,腿也受伤了,还有心口……你现在是不是很疼?”

  “唐苏,我没有那么娇气,那点儿疼,对我陆淮左,算不上什么。”

  “就是,我这次受伤,生死一线,我想了很多很多事情。”

  陆淮左依旧闭着眼睛,他的姿态,看上去有些悠闲慵懒,但他的心口,却疼得仿佛要裂开。

  一把刀,一寸一寸,将他的心凌迟,让他看不到生机,让他看不到活路。

  可纵然心如刀绞,他还是接着开口,“唐苏,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喜欢你。”

  “我为了你,不顾生死,我拼命想要靠近你,只是因为,我以前做了许多对不起你的事,我想要还债。”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