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77. 脑袋不高兴

作品:恋爱流怪谈游戏|作者:尺间萤火|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26 03:23:34
  夏怿追上男人,进行了一番劝解之后,男人返回中年人家里,两人一起居住。

  两个人比一个人来的安全,万一发生什么事情,还可以互相照顾一下。

  “你见过一种会哭的丧尸吗?”夏怿问男人。

  他已经询问过中年人,中年人表示不知道,一马路之隔的男人多半也没见过,他只是碰碰运气。

  他没想到,男人居然点了点头:“就是瘦了吧唧的那种丧尸?”

  “没错!”夏怿喜出望外。

  中年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真有啊,我怎么没有见到过?”

  “有一天凌晨的时候路过,哭声很吓人,”男人看了眼中年人,“你可能是耳朵聋了吧。”

  中年人委屈的转身,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青年对自己有着敌意。

  夏怿没心思去管他们的误会,他迫不及待的问:“在哪?”

  “往东边去了,我看到它是在两天前的晚上,应该没走远,那家伙的速度很慢。”男人来到窗边,给夏怿指了啼哭者经过的路线。

  他将所有的细节说明后,又说了自己当时的心理活动:“那个丧尸身边还跟着一个丧尸,看起来和保镖似的,很有意思,我一直看着它们离开。”

  “还有一个丧尸,什么样子?”夏怿皱起眉头,啼哭者不是单独行动吗?

  男人努力回忆:“天太黑,我看不清,从身影上看挺普通的。”

  蜘蛛丧尸趴在地上行动,巨人丧尸体型巨大,黑眸丧尸身材壮硕,看起来都不普通。那丧尸是普通丧尸吗?

  可能是听见啼哭者的动静,所以跟在后面了吧。

  放下疑惑,夏怿将挎包和三轮车上的物资统统留下,顺着啼哭者离开的方向过去。

  啼哭者只在晚上活动,而且移动的速度和踱步一般,只要路线不出差错,应该很快就能追上去。

  就怕那啼哭者中间换了方向。

  夏怿骑上一辆自行车,全速前进。

  “小心一点儿。”姜樱担忧的对他说。

  “没事? 自行车就是撞翻了也没有什么伤害? 比起这个,要尽快追上那只啼哭者。”夏怿更加用力的踩着脚踏板。

  姜樱顿了顿? 问:“追上之后呢?”

  “给你吃了? 看能不能长出身体来。”夏怿不假思索的回答。

  姜樱在背包里翻了个脑袋,不再说话了。

  夏怿察觉到? 女友的状态有些不对,不过光是躲避丧尸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精力? 所以没有询问。

  天际的太阳慢慢沉没? 星星在夜幕上显现,已经到了夜晚。

  夏怿放慢了速度,一边注意聆听周围的动静,一边继续前进。

  他全力前进了这么久? 啼哭者应该就在附近了? 如果没有的话,就是啼哭者换了方向。

  这里已经靠近了港口,有些荒凉,马路的两边是一间间厂房,丧尸也不多。

  没有吗?随着时间的推移? 夏怿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夜越来越深,夏怿将车停在一边? 将女友抱在怀里,散步似的走? 他本来不再抱有希望,直到他发现周围零星的丧尸? 都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他住呼吸? 仔细聆听? 远处果然传来了啼哭声。

  是啼哭者的声音!

  他将女友放回背包,快步向着那边跑去。

  ……

  远处的厂房中,一对男女立在一栋四层宿舍楼的窗边,惊恐的看着楼下啼哭的啼哭者,还有四周用来的丧尸。

  “快躲起来!”男人拉着女人,跑入最近的房间里,躲进了衣柜。

  “那是什么。”女人抓着男人的衣服,惊魂未定。

  “是啼哭者!”男人要紧了牙齿,啼哭者是危险程度最高的丧尸,被啼哭者锁定后,除非有充足的物资和安全的躲藏地,不然一定会死。

  “啼哭者不是见到人类才会哭的吗?是刚才,它是从窗户见到了我们?”女人面露悔恨,“我不该叫你去窗边玩的,我以为二楼,又是偏僻的地方没事。”

  “不关你的事,你什么都不懂,是我大意了。”男人抱住了女人的肩膀,安慰她。

  话音刚落,窗户碎裂的声音传来,是蜘蛛丧尸翻了进来。

  他们立即止住了口,竭力压低着呼吸声。

  这只蜘蛛丧尸只是开始,外面的走廊有一排窗户,两人不断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一只只蜘蛛丧尸围了过来。

  过了一阵子,普通丧尸聚在一起的嘶吼声跟着出现。

  哐

  一只蜘蛛丧尸撞破了房间的窗户,爬了进来,两人可以清晰的听到,蜘蛛丧尸四肢敲击地面的声音,那声音由远及近,蓦地停下。

  柜门猛地颤动两下,是蜘蛛丧尸在敲击。

  两人努力蜷缩在柜子最里面,在心中祈祷。

  衣柜的门并不结实,只要蜘蛛丧尸稍稍用力,就会撞开门。

  好在柜门只是动了两下,蜘蛛丧尸的脚步声远去了。

  两人一齐松了口气,还没来得及庆幸,就感觉到了一阵地动山摇。

  是巨人丧尸,撞破了别墅的墙壁,大量的普通丧尸,进入了别墅中。

  两人暗自叫苦,就算他们挨到啼哭者、蜘蛛丧尸、巨人丧尸都离开了,还有会有一些普通丧尸因为找不到门,晃悠在别墅里。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没有任何物资,连衣服也没有的他们,要怎么坚持呢?

  凄惨的啼哭声,沙哑的嘶吼声,和他们自己的呼吸声混在一起,让他们心神不宁,滋生绝望。

  “会有人来救我们吗?”女人悄声问。

  “运气好的话,会的。”男人这么说,但他的心中却不这么想,人类只能对付普通丧尸,遇到蜘蛛巨人和啼哭者,只有逃的份。

  何况这里这么偏僻,哪里有人会路过。

  男人想要给自己一巴掌,都怪他好色,但他不能下手,响声会惊动外面的丧尸。

  他低下头,陷入了深深的自闭,周围的声音从他的左耳进入,又从他的右耳出去。

  “……南南,南南!”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摇晃他的肩膀。

  他无神得望向对方。

  “你听,啼哭声是不是消失了?”女人惊喜的说。

  男人的眼中恢复了神采,他仔细一听,不只啼哭声没有了,就是周围的嘶吼声,都小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