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22,猖獗!【1/3】

作品:写写小说就无敌了|作者:李古丁|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13 17:39:17
  “所以,虎哥你当场就忍不住暴脾气,上前把那个小痞子暴打了一顿?”

  “怎么可能?我肖虎有勇有谋,怎么会随便乱来?那我们几个同学都是外地人,还都是大一新生,在京师人生地不熟的,那个锦局,又明显是跟那小痞子沆瀣一气,是他的保护伞,那我再冲动,也不可能在锦局门口冲过去打他啊!”

  “所以?”

  “所以我让同学们先回去,自己躲路边,跟踪那个小痞子,到了一条没人的小巷子里,从后方突袭,先甩衣服把他脑袋罩住,然后痛痛快快暴打了他一顿。”

  “……”虎爷你别闹了,我还以为你要跟踪他,找到他窝点,搜集更多的犯罪证据呢。

  “然后我想,就这么打他一顿,未免太便宜他了。所以我就伪装成抢劫,把他身上的钱都搜走,然后又躲到一边,等他醒过来后,继续跟踪他……”

  “虎哥英明啊!”

  好吧,肖虎还是有脑子的,发泄过暴脾气后,总算想到了跟踪对方,寻找对方的窝点。

  然后就惹出大麻烦了。

  “那小子的窝点,在一栋老式公寓楼里。

  “我当时并没有直接闯进去,确定了他的窝点后,又做了三天准备。

  “三天后的夜里,我才再次跟踪那个从酒吧里卖药回来的小痞子,潜行进了那个窝点。

  “潜入进去后,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原来那栋老式公寓楼里,居然有个制药工厂。一群女孩子只穿三点式在里面工作……”

  肖虎用手机拍下照片作为证据。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之所以能一路潜行进去,并不是他的潜行技能高超——那公寓楼里不仅有着大量极隐蔽的监控设施,还有着好几个高手。

  肖虎刚刚潜入进去时,其实就已经暴露了。

  只是为了不搞出太大的动静,才故意放他进去,要在那栋老式公寓楼内部,悄无声息地解决他。

  所以肖虎才刚刚拍下几张照片,就被三个内力境高手包围了。

  不过肖虎上了当,可对方同样小瞧了他。

  肖虎的内力修为并不算太高。参加武道大会之前,只是刚刚贯通了十二正经,内力境小成。

  到现在半年过去,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奇遇,也不像秦玲一样有楚天行带着飞,因此即使天赋不错,如今也只是刚刚贯通了两条奇经八脉。

  可内力修为虽然不算太高,但肖虎天生神力,筋强骨壮,体魄非凡。

  又有不少血战厮杀的经验,打斗起来势若疯虎,一副同归于尽的疯狂模样,居然把那三个内力境高手唬住了一阵,被他以轻伤的代价,找到空当,连续撞破三堵墙壁,最后直接从公寓楼后方破墙而出,逃了出去。

  许是怕闹出大动静,对方也没怎么追杀,肖虎顺利逃出生天。

  因为有那所锦局的前车之鉴,这次肖虎多了个心眼。

  逃出来后,没有立刻另找一所锦局报案,而是先去了网吧,把拍到的几张照片,传送到网上。

  又买了存储卡,把手机上的照片拷进存储卡中,之后才准备前往另一家锦局报案。

  但没有想到这番举动纯属弄巧成拙,给了敌人反应时间——肖虎刚要从网吧里出去时,两辆锦车停在了网吧门口,下来几个锦衣卫,二话不说就直奔网吧而来。

  肖虎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可能是冲自己来的,先躲进一个包间,然后趁那几个锦衣卫分散搜寻时,突然闯出,在那几个锦衣卫发现他,合围过来之前,冲出了网吧。

  但危险并没有结束。

  门外居然还有两个锦衣卫,一左一右躲在大门两侧。

  肖虎刚刚冲出网吧大门,那两个锦衣卫便同时袭来,以足以令一般武者致残的擒拿手法向他发起攻击。

  好在肖虎并未因冲出网吧大门而放松警惕,及时察觉并避开了两名锦衣卫的突袭。

  之后又仗着天生体魄强横,任由一名突袭落空的锦衣卫,在他背后拍了一掌,借着掌击的力道加速逃离。

  之后就是一场持续了大半夜的追杀。

  不仅有锦衣卫穷追不舍,还有一些“热心群众”围追堵截。

  甚至还有一些真正的热心群众,看他身材魅梧、面相凶恶,又被锦衣卫和一些“群众”追逐,以为他真是逃犯,主动加入进来追捕他。

  肖虎根本没时间解释,再说就算有时间解释,群众也未必会信他,因此只能拼命逃跑。

  要不是还有几分运气,逃跑时没有撞上特别厉害的路人高手,肖虎早就栽了。

  饶是如此,肖虎逃跑途中,还是不断负伤,直到次日天蒙蒙亮时,才勉强摆脱追击,成功逃了出来。

  “逃出来之后,为什么不立刻去报锦?”

  “报锦电话是就近原则。你人在哪条街,报锦电话就会接通到管辖那条街的锦局。”

  肖虎苦笑:“我在京师人生地不熟,也没有刻意去记别的锦局的公众电话,或是哪个锦衣卫大人物的公开号码。

  “夜里逃跑时又慌不择路,结果兜兜转转,居然又跑回了那个黑锦局管辖的那片街区附近。没有办法,我只能尝试着打我们辅导员的电话……”

  “所以,你们那个辅导员,也跟对方有牵连?”

  “那倒不是。”肖虎摇摇头:“我们辅导员是个今年才毕业的留校学长,人很正直,他接到我的电话后,第一时间前来接应我,可没有想到,他被人跟踪了……”

  “正直,但是没脑子。”楚天行点评:“既然是留校学长,那他的同学,应该也有不少在京师锦衣卫任职的吧?他就不知道叫上在几个锦衣卫任职的同学,再来接应你吗?”

  肖虎汗颜:“是我叮嘱他保密的,因为我已经不敢轻信京师的锦衣卫了。”

  “你也没脑子。”

  楚天行毫不客气地说道:

  “京师那么多锦局,还有北镇抚司,不可能每个锦局,都跟那伙药贩子有牵连。

  “你既然还能联络上你的辅导员,直接把证据发给他,让他去找校领导,找级别更高的区级锦局,甚至找北镇抚司,不就完了吗?”

  肖虎一言不发,满脸懊脑。

  不过楚天行想了想,肖虎毕竟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

  以前还是嚣张跋扈、冲动鲁莽的二世祖,做事本来就不怎么爱动脑子。

  即使有过两次误入天启之门,与鱼怪、狼人、吸血鬼血战搏杀的经验,但这也只是令他实战变得很强,打杀起来凶猛无比,一股气势就能唬住不少人。

  可脑子方面并没有多大变化。

  出事那天晚上,肖虎先是潜入药贩子窝点,险些死在里面。

  好不容易突围出来,又被锦衣卫围追堵截,逃跑一整夜,屡屡受创,紧张惶恐之下,对锦衣卫失去信任,思虑不周,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他那个辅导员就真离谱。

  都已经是锦衣大学堂的毕业生了,可以留校做辅导员了,居然还真就照肖虎说的严格保密,自己一个人过来接应肖虎。

  换作楚天行,才懒得理会肖虎的叮嘱,直接有多少人叫多少人——今年才毕业的同学,刚刚入职也没多久,哪那么快就堕落?

  不可能短短几个月就变成黑锦,还是值得信任的。

  叫同学不算,有条件的话,还得跟校领导甚至北镇抚司支会一声,然后带大队人马来接应肖虎。

  那辅导员学长怕是没什么实际经验,又看多了、电视剧,居然真把这件事当作秘密工作来处理,那理所当然要悲剧。

  辅导员独自前来接应肖虎,结果被人跟踪,为了掩护肖虎逃走,辅导员力战不支,重伤被俘……

  肖虎也又添新伤,但还是在辅导员断后下,勉强逃了出来。

  之后潜逃到这个废弃工地,躲进了负一层这间杂物间里。

  他受伤不轻,又缺医少药,经脉淤积,自行疗伤困难重重。五天下来,伤势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还有所恶化。

  更令他不知所措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废弃工地所在的区域,虽不属那个黑锦局管辖,但也就在那黑锦局隔壁。

  所以肖虎不敢打电话报锦,怕管辖这一带的锦局,也跟那个黑锦局有所牵连。

  连辅导员都被抓住了,他当然更不敢给同学们打电话,怕将他们牵连进来。校领导的电话他又没记……话说回来,本来也没几个大一新生,会刻意去记校领导的电话。更何况肖虎本性粗豪?

  这几天他甚至连电话都不敢开机,怕开机后信号泄露,被锦衣卫追踪到他的手机信号,再次找到他的藏身之地。

  一直到今天,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他才终于咬着牙开机,给楚天行打了个电话。

  他不信任锦衣卫,也不认为自己那些同学,有能力解决这事。

  但对楚天行……他始终抱着莫大的信任,认为到了最后关头,也只有楚天行,能够解决这次事件。

  不过即使打通了楚天行的电话,他也未必能及时赶回来。

  因为肖虎知道,楚天行正在拍电视剧。

  出事前两天,皇明影业官网放出的物料,还显示他们正在海上飘着呢。

  所以肖虎也就只是想试一试运气。

  没想到运气还真不错,楚天行居然已经回京师了,接到他的求援之后,还二话不说就赶了过来。

  这让肖虎心中感慨,这就是老同学啊!

  虽然以前经常欺负楚天行……

  可毕竟有三年同窗之谊,还曾在毕业旅行、吸血鬼城堡并肩血战,到底是还是结下了深厚的手足同袍之情啊!

  而楚天行心胸之宽广,也令肖虎钦佩不已。

  高中三年,他都不知道欺负楚天行多少次了,要不是有秦玲护着,以他的暴脾气和冲动性格,怕不知道要多少次地跪在楚天行面前,哭求他不要死了。

  可楚天行即使在武功、地位都远远超越他肖虎之后,也从未记恨过他。

  上次他差点被劫色,也是楚天行救了他——虽然他一点都不感激,还有些失落。

  这一次接到求援,楚天行也是毫不犹豫立刻就到,来了后又毫不吝惜地给了他两枚那种珍贵的疗伤灵丹,令他伤势尽愈……

  这等心胸……不愧是我肖虎都敬佩认可的中神通啊!

  肖虎感慨时,楚天行也在心中暗叹。

  肖虎这一番操作,着实漏洞百出。

  换作楚天行,即使他不认识剑尊,没有抱到剑尊大腿,他也有的是办法,无惊无险地把消息传给合适的人,并避开黑锦的报复抓捕。

  不过肖虎……

  算了,他这些时日也吃了不少苦,模样都老了十岁,就不吐槽他了。

  “好了,事情经过,我已经了解了。”楚天行抬手拍拍肖虎肩膀,微笑道:

  “既然我来了,这事儿你就不用再担心了,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肖虎鼻子一酸,喉头滚动两下,带点哽咽地嗡声道:

  “谢谢。我把证据给你……”

  说着,掏出一张存储卡,递到楚天行手里。

  楚天行摇了摇头,心说这都过去这么多天了,对方一直没有抓到肖虎,那个制药工厂肯定早就搬迁了。就算楚天行立刻动身,去突击那个制药工厂,也只会扑个空。

  肖虎冒生命危险拍下的照片证据,现在其实已经完全失去了时效性。

  不过他也不想打击他。

  接过存储卡,收进了指环当中。

  抓不到物证无所谓。

  只要肖虎这个人证在就可以了。

  收好存储卡,楚天行又道:“走吧,我们出去。”

  肖虎犹豫道:“我一出去,怕是又要被人追杀,你也要受到牵连。所以还是由你……”

  “别废话了,有我在,没人能奈何得了你。”

  楚天行笑了笑,返身一脚踹倒那破烂木门,往外行去:

  “那伙药贩子,还有那些黑锦,都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的。”

  肖虎迟疑一下,跟在他身后走出门外,刚要开口,前方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冷笑:

  “真是大言不惭。

  “你以为你叫楚天行,就真的了不起了?

  “这里可是京师。

  “京师的水,深得超乎你的想象!

  “你以为媒体捧你两句,你就真能横行京师,肆无忌惮了?

  “你以为你背靠星殒剑尊,就真没人敢动你了?

  “呵,想要在京师为所欲为……你先自己成就罡气境再说吧!”

  伴着这阵话声,一条高大身影,自一根承重柱后转了出来,出现在楚天行、肖虎视野之中。

  却是一个穿着锦衣卫制服,手里还提着一口绣春刀的高大男子。

  “锦衣卫试百户王烈,见过武状元。”

  他看着楚天行,唇角含笑,语气隐含讥讽:

  “我这样的公职人员,不能以选手的身份参加武道大会,没机会与武状元交手,领教你的盖世武功……心里可是颇有些遗憾呢。”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