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53,割草无双!【2/3】

作品:写写小说就无敌了|作者:李古丁|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4 12:21:18
  白光凝成的遮天巨掌当头拍落。

  星殒剑尊那十米高的投影蓦然仰头,抬手,并指作剑,一剑点出。

  铮!

  惊天动地的剑鸣声中,一道灿若星河的剑气冲天而起,只是一击,便如破竹裂帛一般,将那遮天巨掌从中斩裂。

  击破遮天巨掌的剑气余势未歇,又向着巨掌来处逆袭过去,直斩山腰那圣白殿堂。

  铛!

  急促的钟声响起,浓烈的白光,自殿堂上绽放开来,化为一朵巨大的白莲,以层层叠叠的花瓣,将殿堂包裹在内。

  星辰剑气斩在白莲之上,先是势如破竹,连破数十层花瓣,眼看剑气越来越淡薄,行将力竭消失之时。

  那道剑气又蓦然凝缩为一个极明亮的小点,跟着飞快膨胀开来。

  轰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

  一颗巨大的火球,将整座殿堂吞没。

  当火球消散,山腰那座曾经圣洁雄伟的大殿,已经只剩下一片冒着滚滚浓烟、燃烧着熊熊赤焰的断壁残垣。

  一朵白莲,飘浮在断壁残垣之中,洁白的莲瓣飞快地凋零、枯萎,转眼就花瓣落尽,只余一只光秃秃、遍布伤痕的莲座,轰然跌落尘埃之中。

  一口铜钟,斜斜倒在火焰之中。遍布玄奇符文的钟身之上,有着一道巨大的裂纹,几乎将之一分为二。

  一个手持钟锤的白衣女子,倒伏在钟铜之下,已然身首异处。

  周围盘坐着八具尸体,个个都已化为焦黑的骷骨。

  那八具尸体,之前显然正是结阵保护着阵中的白衣女子。

  也正因它们的存在,白衣女子的尸体,才没有像它们一样,变成焦黑骷骨。

  但还是没有用。

  那白衣女子还是身首异处,那巨大铜钟,还是濒临破碎。

  白莲教众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山腰那残破的圣殿。

  突然群情激愤,势若疯狂地呐喊着,向着楚天行冲来。

  就连之前拼命往山上逃窜,对楚天行避之唯恐不及的吴作舟、徐子元等白莲教众,也仿佛疯了一般,扭曲着面庞,赤红着双眼,狂吼着返身往山下冲来。

  山下的楚天行,早在那遮天巨掌,被剑尊投影一道剑气击破时,就已恢复了行动能力。

  剑尊投影在击破巨掌、摧毁殿堂之后,已经崩解消失。

  而先前本已爆碎的剑形玉佩,又重新出现在楚天行手中。

  只是此前质地光洁,如同羊脂美玉雕琢而成的小剑玉佩,此时已变得黯淡无光,遍布裂痕,看上去好像随时可能崩碎。

  “应该还有一剑之力。”

  见小剑玉佩正中,仍隐隐有着一点灵光,楚天行小心翼翼,将玉佩收进了黄铜指环当中。

  随后他身上金光一闪,浑身皮肤化作淡金之色,像是涂上了一层金漆,跟着便长笑一声,迈开大步,迎着自山上狂冲而来的白莲教众们逆冲而上。

  哒哒哒……

  枪声响起。

  一些手持火器的白莲教众,一边狂吼冲锋,一边对着楚天行搂下了扳机。

  楚天行根本不闪不避,迎着那瓢泼暴雨般的弹雨闷头直冲。

  子弹扑簌簌打在他身上,却连他护身气罩都没能破开,便纷纷扭曲变形,弹落在地。

  偶有一两发步枪发射的钢芯穿甲弹,奇迹般穿透被前方弹雨削弱的护身气罩,打在他那淡金色的肌肤上,却只发出叮一声脆响,迸溅出几点火星,便打着旋儿弹开,连个白印都没留下来。

  楚天行像是一头发狂的蛮牛,硬顶着瓢泼弹雨冲入人群之中,挟冲锋之势沉肩架肘,一个野蛮冲撞狠狠一撞,迎面冲来的白莲教众,顿时像是被保龄球撞飞的球瓶,轰地一声,纷纷惨叫着腾空而起,抛跌出去。

  楚天行哈哈大笑,一招杀拳轰出。

  当面一个白莲教众不管不顾,一刀劈在他颈上。

  灌注了内力,足以将尺厚石碑斩断的百炼钢刀,正正砍中楚天行脖颈,却连条白印都没留下,便已断为两截。

  而楚天行的拳头轰在他身上,直接将他胸膛轰塌,背部更炸出一个大洞,血肉碎片喷泉般向后喷射出去,将后方的白莲教徒淋成了血人。

  这时,四口长剑自侧翼袭来,两两一组,分刺他两侧腋窝、腰眼。

  楚天行双手一分,摧坚神爪随手一抓,就把四口利剑抓在手中。

  翻腕一扭,四口长剑扭曲迸断,再甩手一掷,四截断剑倒飞回去。

  噗噗几声,四个侧翼袭杀他的白衣人,皆被一截断剑刺入眉心,直透后脑。

  楚天行脚步不停,继续大步前行。

  迎面一根手腕粗的熟铜棍,挟疾风劲雷的破空声劈头砸下。

  楚天行不闪不避不格挡。

  径直踏前一步,用天灵盖往上一顶,铛地一声,熟铜棍砸在他头皮之上,迸出一片耀眼的火星。

  棍身直接弯曲成了u形,更有一股狂暴的反震之力,沿棍身逆袭回去,咔嚓一声,震断了抡棍打他的白莲教众手腕。

  楚天行屈指一弹,流光般的指力激射而出,噗地一声,将白莲教众心口洞穿。

  跟着他右腿猛地向后踢出,一招降龙腿法之神龙摆尾,把背后一个白莲教众踹得倒飞数十米,尚未落地,浑身骨骼便已被腿劲震成了粉碎。

  迎面又冲来一个白莲教徒,手持一杆枪管特粗的霰弹枪,大吼着冲至楚天行面前,要把枪口怼到他脸上搂下扳机。

  楚天行嘿地一笑,一把抓住枪管,手掌正好堵在枪口上。

  那白莲教众一搂扳机,轰然巨响声中,枪膛直拉爆炸,碎片一视同仁地迸射到楚天行与那白莲教众身上。

  楚天行身上响起的是雨打芭蕉般的噼啪声,油皮都没有破掉。

  那白莲教众身上则响起连串利器入肉的噗噗声,转眼就被射成了血筛子,一声不吭扑倒在地。

  杀!

  厉啸声中,一个白莲教众手持大枪,腾空跃起,头下脚上,俯冲而来。

  俯冲之际,长枪一刺,怒焰般的气劲暴燃而起,覆满枪身,令长枪宛若一条怒焰狂龙,咆哮着往楚天行疾刺而来。

  这还是个准大宗师。

  不过楚天行连大宗师都活活打死了,又岂会把一般的准大宗师放在眼里?

  身上没点儿“战神挂”之类的超级天赋,都不够资格让他正眼看上一眼。

  嘭!

  楚天行随手劈出一招排云掌,白茫茫的掌力好似云海奔腾,轰地一下将那准大宗师轰飞开去,人在半空就已爆成了一团血雾。

  白莲教众如癫似狂、悍不畏死、前仆后继。

  换作一般武者,恐怕还真要被他们那疯狂的气势骇住。

  然而楚天行就像是一台冷酷的收割机器,无动于衷地前行着,拳掌指爪腿,各种武功信手拈来,将靠近他三米之内的所有敌人,统统轰翻在地。

  这其中绝大部分都被打死了,只有少数白莲教众被他打爆丹田,废掉武功,但留下了活口。

  “你究竟是谁?”

  吴作舟终于冲到了他面前,脸庞扭曲、双眼通红地怒吼着,双手呈爪,向着楚天行狠狠撕来。

  楚天行呵地一笑,以爪对爪,双手闪烁银白光泽,仿佛合金铸成,摧坚神爪呼啸而出,与吴作舟双爪硬怼。

  咔嚓!

  几声脆响,吴作舟双手十指扭曲变形,手掌破烂不堪,已被楚天行生生废掉。

  “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

  说话间,顺势一掌拍在吴作舟丹田上,废掉了他的武功。

  吴作舟惨笑一声:“还想活捉我?东厂的监狱,进去一次就够了!”

  话音一落,吴作舟身上白光一闪,一朵半虚半实的白莲,自他心脏部位绽放开来。

  白莲光华照耀之下,吴作舟身躯迅速化为灰烬,那白莲则飞快缩小,化为一枚白色莲子,嗖地一跳,消失不见。

  楚天行眉头一扬,心中惊讶:

  山腰殿堂已被摧毁。

  那发出了近乎罡气一击的两件宝物:莲座与铜钟,皆被剑尊投影一剑重创。

  那些催动铜钟与莲座,看上去在教中地位极高的白莲教众,也都已死在剑气余波之下。

  既如此,吴作舟身上的白莲禁制,为何还能发动?

  难道这昆仑洞天,并非白莲教根基所在?

  这疑惑暂时无人为他解答。

  对于吴作舟的死,其他白莲教众,也并无任何特别反应。

  他们仍然如之前一般,发狂似地冲杀过来,似乎明知不敌,也要溅他一脸血。

  “所以说,邪教徒就最讨厌了……大脑构造恐怕都变异了吧?”

  楚天行冷笑着,抬手一掌,把一个冲到他面前的白莲教众轰杀。

  又飞起一脚,踹飞一个身上绑着大量炸药包,试图扑到他身上引爆的白莲教众。

  那白莲教众刚刚倒飞出十余米,身上的炸药包就已引爆。

  隔着十多米的爆炸,有不灭金身护体的楚天行毫发无伤,倒是附近的白莲教众被震翻一地。

  功力浅的当场就被震碎五脏六腑死掉了,功力深的也是七窍流血,摇摇晃晃地无法起身。

  “真是悲哀啊!”

  楚天行面无表情地嘲讽着,双掌同时一推,排山倒海的掌力呼啸而出,将当面一排白莲教众轰飞至半空之中,抛跌出十多米外。

  他继续着割草无双,向着半山腰冲去……

  同一时间。

  洞天秘境之外,天空之中,星光一闪,一身素色长裙的星殒剑尊,平空出现在白莲洞天入口上空。

  星殒剑尊现身之时,空间一阵波动,一位身披玄黑铁甲,脊背笔挺如枪,白发理成利落短寸的老者,亦是平空浮现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看向洞天入口,眼中皆浮出一丝惊讶。

  “白莲教,居然有了洞天秘境!”

  “我们太久没有关注国内状况,忽略了这些阴沟里的老鼠,让他们成气候了。”

  “幸好现在警醒,还来得及……”

  两人简单对话几句,身形一闪,已出现在洞天秘境入口通道之中。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