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54,众所周知,小楚我魅力无敌【1/3】

作品:写写小说就无敌了|作者:李古丁|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26 16:11:35
  嘭!

  一声爆响,一个拦路的大宗师,被楚天行抡起八荒震天锤,连人带兵器一并打爆。

  “挡我者死!”

  楚天行长啸一声,越过这道路口,沿着崎岖山路,继续风驰电掣掠向神剑宗。

  远处神剑宗上空,不断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轰鸣,时不时有一道剑气、刀罡、雷霆、光束落到地上,夷平山峰、斩裂地面,永久地改造着神剑宗山门附近的地形。

  不用靠近去看,楚天行就知道,神剑宗山门,怕是早就不复存在了。

  距离神剑宗山门还有四十里。

  又一个大宗师,从旁边山崖上俯冲而下,二话不说,挟俯冲之势,一掌拍向楚天行。

  掌未至,磅礴掌力已汹涌而来,与楚天行不灭金身护身气罩,摩擦出炽烈的火光。

  楚天行也懒得与之搭话,抡起锤子,迎着对方手掌轰去。

  那大宗师压根儿没将楚天行放在眼里——凡俗战场上,固然有棍锤之将不可力敌的说法,可超凡武者里边,还真没见过用锤子的高手。

  大宗师赤焰缭绕的通红手掌,大刺刺拍在锤头上,欲将此锤震碎。

  没想到手掌刚与锤头接触,一道恐怖的震波,便自锤上轰然爆发,瞬间扑灭他手掌上的火焰,震散他的真气,狠狠灌入他手掌之中。

  嘭!

  又一声爆响,那大宗师从手掌开始,寸寸迸裂爆碎,炸成血雾,最终整个身体都被那恐怖震波震成了粉碎。

  楚天行身上滴血未沾,脚步不停,闪电一般继续前行。

  不远处,一道山岗上,两个一流大宗师面面相觑。

  “那人哪儿来的?”

  “好生凶猛,居然一锤就打死了莫勇……莫勇功力,可就比我们略逊一筹啊!”

  “他那柄大锤绝对有问题,不能硬接。莫勇也是托大,不然不至于死得这般轻易。”

  “我们要去拦截他吗?”

  “唔……算了,那人再强,也不可能参与进罡气境的战斗,放他过去又何妨?他连战场中心都无法靠近,最多只能远远看着……”

  于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楚天行都没有遇到拦截。

  直到距离神剑宗山门只三十里,已经可以近距离感觉到罡气境们余波威力时,才有一道剑光从天而降,斩在楚天行前方空地上,把地面斩开一道长达百米的笔直裂痕。

  “止步。”清冷的叱喝传来:“不可逾越此线!”

  楚天行循声望去,就见旁边一堵百多米高的山崖上,正迎风俏立着一位白衣少女,身形婀娜,容颜娇美,肌肤如玉,就是神情冷冰冰的,看上去颇有些生人勿近的样子。

  能隔空百多米,在地面上斩出百米长的笔直裂痕,且观其方才挥出的剑光,凝炼精纯,锋锐无匹,修为俨然有着顶尖大宗师的水准。

  当下楚天行停下脚步,看着那少女问道:

  “我若越过此线,你当如何?”

  那白衣少女冷冷道:

  “越过此线,生死自负。”

  楚天行奇道:

  “你不杀我?”

  白衣少女冷冷道:

  “你靠近陆地神仙们的战场,余波自然能将你抹杀,何需我来动手?”

  楚天行诧异道:

  “这么说,你不让我过去,还是为了我好?”

  白衣少女道:

  “我只是懒得动手。”

  楚天行点点头:

  “明白了,任务是让你们拦截擅自靠近神剑宗的闲杂人等,但姑娘你觉得闲杂人等即使靠近,也干扰不了陆地神仙们的对决,只会将他们自己送入险境之中,所以你也就懒得动手拦截了?”

  白衣少女冷眼瞧着他:

  “废话这么多,你是来寻人聊天的?”

  楚天行想了想,恳切道:

  “看在姑娘你‘懒得动手’的份上,我友情提醒一句:神剑宗这淌浑水,姑娘你最好还是不要趟了。否则后果难料。”

  白衣少女冷冷道:

  “你以为我情愿来?”

  唔,身有任务,却连动手都懒得动手,如此咸鱼的性格,或许还真不是主动要来,而是被门派或是家族长辈带来的。

  于是楚天行点点头,笑道:

  “在下阎帝,不知姑娘芳名,出身何派?”

  “你这样的登徒子,我见得多了。”

  白衣少女冷哼一声,清冷脸庞上,闪过一抹鄙夷:

  “先问名字,再问出身,之后再问生辰,又问是否婚配,摸清情况,就该请人出面提亲了。”

  楚天行汗然:“姑娘你……”要不要脑补这么多啊?

  然而话还没说完,白衣少女便打断了他:

  “我叫林婕,二十三岁,天剑山弟子,尚未婚配。家师是天剑山‘无瑕仙子’陆无瑕,天上正打着的一位,是我师叔祖‘邪剑仙’凌云锋。我师父喜欢喝酒,但只喝最烈的酒。至于我师叔祖……不用理他,因为我怀疑他恐怕要死了。”

  “……”

  楚天行无语地看着白衣少女,心里有槽,却无从吐起。只暗叹一声:亏我还以为你是个冷口冷面的冰美人,没想到居然……我这该死的、灼人的、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这姑娘如此清新,楚天行也不想骗她:

  “林姑娘,实不相瞒,我跟你们不是一边儿的。”

  白衣少女林婕微微动容,“你是地球人?”

  “是的。”楚天行认真道:

  “咱们分属敌对,你若是趟这淌浑水,那即使你懒得动手,我却也是要动手的。毕竟,二十三岁的顶尖大宗师,已经有罡气境之望。为了我家乡的安全,像你这样的潜力种子,有可能的话,我是会出手扼杀的。”

  林婕沉默一阵,道:

  “所以,你是不可能提亲了?”

  “……”楚天行有些无法理解这姑娘的脑回路。

  虽然众所周知我楚天行很帅,但以姑娘你的条件,也不可能没见过只比我稍微差一点点的人中龙凤吧?怎么就对我一眼钟情了?

  “抱歉,咱们是不可能的。”楚天行摇了摇头:

  “所以林姑娘你还是走吧,不然我可就要辣手摧花了。”

  林婕轻叹一声:

  “师父说得没错,天下男人,果然尽是薄情寡义之辈。”

  “?”楚天行满头问号,这话又从何说起?

  我跟你只是头回见面,还是立场敌对,无论怎么对待你,都是理所当然的好吧?

  “算了,是我自己命运不济,所遇非人。”林婕轻叹一声,垂下眼睑,清冷脸庞上,浮出一抹哀怜自伤之色。

  楚天生一脸木然,心中呐喊:要不要给自己加这么多戏啊?做一个寡言少语的冰山美人不好么?为何偏要如此逗逼?

  自哀自怜一阵,林婕深深地看了楚天行一眼,冷声道:

  “阎帝,我记住你了。”

  话音一落,身形一闪,已自山崖上消失。

  楚天行满头雾水地摸了摸脑门,喃喃道:

  “简直莫明其妙啊这妞……”

  摇了摇头,继续向着神剑宗方向掠去。

  不过这一次,他放慢的速度,小心前往,时刻提防着天上溅落的战斗余波。

  林婕自山崖上消失后,来到一座山洞前,尚未靠近,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

  她皱了皱眉,走进山洞,就见一个衣衫不整,露出修长双腿乃至大片雪白胸肌,脸庞通红的女子,正倚在洞壁上呼呼大睡,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刺鼻的酒味。

  “师父,师父!”林婕走到那女子身边,抬脚踢了踢她的大腿,见她没醒,便重重踢了一脚,直将那女子踢得斜倒在地,脑袋磕在地面上,发出嘭一声脆响。

  直到这时,那醉酒女子方才睁开迷朦双眼,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口齿不清地嘀咕:

  “死丫头,欺师灭祖啊你这是要……”

  林婕像是没有听到她的数落,面无表情地说道:

  “师叔祖怕是要完蛋了,咱们回天剑山吧。”

  “哦,我凌师叔要完蛋了?”

  醉酒女子闻言,竟流露出一抹幸灾乐祸之色:

  “真是老天有眼……是哪位英雄要收了他这祸害?我可得好好拜谢一番。”

  林婕冷冷道:“还是不要了。咱们过去拜谢,说不定也会被一块儿收拾掉。趁现在还没有打完,地球的陆地神仙们还没空来找咱们麻烦,咱们赶紧走吧。”

  醉酒女子伸了个懒腰,摇摇晃晃站起身来,醉眼朦胧地看了林婕一眼,撇嘴道:

  “你这死丫头,明明长得还不错,却成天冷着一张脸,跟死了师父似的。说话也不讨喜,难道没人喜欢你。”

  林婕眼角微微一跳,冷冷道:

  “我天生就是这样子,有什么办法?至于说话,还不是跟你学的。少废话了,赶紧跑吧。不然我怕是真要死师父了。”

  “居然咒我死,嘴巴真是讨嫌啊,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一个极品徒弟……”

  醉酒女子碎碎念着,整理了一下衣裳、头发,摇摇晃晃地出了山洞,眯眼往天上一看,顿时扭头就走:

  “那个火球好可怕……瞬间就能把咱们烧得灰都不剩,快走快走,迟恐不及!”

  当下师徒两个施展轻功,向着远离神剑宗的方向电掠而去。

  同一时间,楚天行手持土行罗盘,谨慎靠近到神剑宗山门二十里处,便不再前行,停步观战。

  他也不知道自己靠这么近能做什么。

  不过如果碰到上次在扶桑,吕问战九尾狐时那样的情况,若有身受重伤、状态大损的敌对罡气境不小心撞到自己,他还是敢于像拦截九尾时一样,出手拦截一两招的。

  然而这一次,他没有像去年扶桑之行时那样,捞到出手的机会。

  观战一阵,悬在高空之中,不断向上升腾的巨大火球,忽然轰地炸裂开来。

  一道人影从炸裂的火球中跌落出来,向下疾坠,尚未落地,一道飞星剑光,一道凶戾刀罡,以及一道炽白光束,便同时击中了那人影,将之凌空打爆。

  又有两条身影,自炸裂的火球中飞出,化为滚动的雷霆、呼啸的阴风,向着远处狂飙而去。

  战斗结束了。

  看到那跌落的人影,被剑光、刀罡、光束打爆时,楚天行便已经知道胜负谁属,当下运起不灭金身,顶着地上呼啸的火海狂风,向着神剑宗山门掠去。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