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84,龙元出!天照现!【1/3】

作品:写写小说就无敌了|作者:李古丁|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10-06 18:09:21
  浓重的阴云,宛若一重重山峦,黑压压堆叠在天空之中。

  还只是下午四点,东京都的天空,就已阴沉地仿佛日暮。

  空气里隐隐透着一股压抑的氛围,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沉闷。

  街上的行人们匆匆赶着路,生怕暴雨突至,将自己淋成落汤鸡。

  这样的氛围下。

  即使平日里最为繁华的东京都中央区银座区域,街道上也显得有些清冷。

  倒是街道两边的各种商厦、餐厅、茶座等经营场所,一时人满为患,生意变得分外火爆。

  一座商厦天台上。

  穿着一身普通的男子高中制服,身形以易筋缩骨术缩水到一米八零,相貌也用变形怪面具伪装过的楚天行,站在天台栏杆边上,双手插在裤兜里,眯眼望着那仿佛触手可及的层叠阴云。

  小凌则身着衬衣西服、一步裙黑丝袜,头发盘起,戴金边眼镜,作ol打扮,手上还装模作样拎着个公文包,与身着墨蓝水手服、过膝裙,顺直长发垂至腰际,手提童子切安纲的兵藤夜空,并肩静立在楚天行身后。

  三个人都静静伫立着,不发一语,感受着弥漫在空气中的,愈发压抑沉重的气氛。

  突然,楚天行唇角挑起,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低笑。

  “怎么了?”时刻关注着楚天行的小凌开口问道。

  “没什么。”楚天行低笑道:“就是突然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小凌道:“什么事情?说出来分享一下呗。”

  楚天行摇了摇头,轻笑道:“不可说,不可说。”

  说话时,他外挂面板上的愿力池数据,正如开闸泄洪一般飞快跌落,转眼之间,射雕、天龙、风云三部的愿力池,皆已尽数清零。

  而背包格中,亦多出一枚霞光闪烁、通体暗红,表面有着条条亮眼的炽红纹路,仿佛涌动岩浆的浑圆珠子。

  正是龙元。

  奔波辗转全国各地两个月,又在东京举办了两场异常火爆的演唱会后。

  在大明、扶桑的粉丝们倾情贡献下,楚天行终于攒够了三亿愿力值,兑换出了长久以来,心心念念的龙元。

  不过这枚价值三亿的龙元,也并非完整的龙元,只是五分之一的龙元——比风云里面,帝释天等人各得的七分之一份龙元要强上许多。

  而一枚完整的龙元,以楚天行现在的修为,根本不要想将之消化,服食之后,立刻就要爆体而亡。

  但即使只是五分之一的龙元,也拥有长生不老、功力大增、百毒不侵、不死之身、激发潜能等种种神奇功能。

  在此前两个月中。

  楚天行虽然辗转各地开演唱会,却也并未放下修行。

  在剑尊给他的各种真气境天材地宝辅助下,他已经凝炼了两百出头的穴窍。

  现在只剩五百余穴窍尚未凝炼。

  以这一枚龙元的浩瀚灵力,足以令他一口气凝炼所有尚未凝炼的穴窍,触碰到“神人界限”,乃至一举击破神人界限。

  看过外挂对龙元的说明,楚天行直接席地而坐,说道:

  “小凌姐,夜空,我现在要修炼,你们帮我护法。”

  小凌奇道:“这关头修炼?不是说大事将要发生,且预感危机最强烈的地点,就在银座一带么?”

  “啊,是要出大事了。”楚天行抬头看了看天空:“不过具体时间还不能确定,总不能干等着吧?”

  “那要是你修炼到紧要关头,大事发生怎么办?”小凌相当人性化地皱了皱眉:“要不,我通知剑尊大人一声?请她过来压阵?”

  “剑尊大人那边更紧张。”楚天行低声道:

  “距离他们摧毁玄真界那边的天启之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玄真界那边的罡气境们,随时可能重新打通异界通道,降临琅嬛福地。

  “剑尊大人他们已经进入最高戒备状态,须臾脱身不得。现在,这里,只能靠我们了。”

  小凌道:“幕府方面……”

  楚天行道:“我已经托坂上明通知了幕府。但幕府并未疏散人群,封闭银座。看来即使是我,没有证据,单凭预感,也难以说服幕府下定决心,封闭全东京最繁华的商业区……”

  兵藤夜空说道:

  “之前我居高临下,看到街上有十几辆幕府新选组的车辆陆续经过,巡逻密度超出平日数倍。看来幕府虽然无法下定决心封闭银座,但对于楚君的提醒,还是不敢完全忽视的。”

  小凌道:

  “还有民间的高手也不能忽略。银座人口这么密集,民间高手数量可不少,多少也能起到一些稳定人心的作用。”

  “但愿如此吧。”

  楚天行隐隐觉得,此次的大事件,恐怕不是幕府高手、民间高手能应对的。

  但因这危机并非直接针对他,他也无从判断,危机级数究竟到了什么境地。

  究竟是数量巨大,但对顶尖高手威胁有限的天启之门爆发事件,还是数量不多,但实力超强的异界大怪物降临事件?

  他对此并不能作出准确的判断。

  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尽量提醒一下幕府,同时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守护自己这片优质肥美的韭菜田。

  “好了,我要开始修炼了。小凌姐、夜空,你们替我护法。若真在我修炼的紧要关头,发生什么大事,也不必紧张。我这次修炼,并非一定要毫无干扰,甚至可以在战斗之中突破。”

  龙元,本来就是能一边战斗,一边炼化的。

  叮嘱一句,楚天行闭上双眼,意念一动,直接在背包格中点击使用龙元。

  轰!

  像是有一座火山,在楚天行体内爆发。

  当龙元灵力,直接在他腹中释放的那一刹。

  他七窍之中,同时喷出赤色霞光,甚至连每一个毛孔之中,都喷出岩浆般的炽烈焰流,将他皮肤灼得一片赤红,宛若烙铁,瞬间就将他浑身衣物通通烧毁,显出他雄壮完美、铜浇铁铸般的身躯。

  更有一股充斥着暴戾兽性的气息,自他身上喷薄而出,化作炽烈狂风,挟毫无祥和之意的凶戾龙吟,四面冲击席卷。

  凶戾龙吟、炽烈狂风冲击之下,兵藤夜空只觉呼吸一窒,恍惚间似乎看到楚天行身上,浮出一头形似暴龙的巨兽虚影,正张开血盆大口,仰天狂啸。

  兵藤夜空头皮一炸,脊背一凉,像是受惊的猫儿一般,倏地往后一纵,本能摆出了戒备姿态。

  就连有着“机械化心智”,本不该受任何气息、气势影响的小凌,因其构成身躯的生命合金中,蕴含一定的生物特性,在被那凶戾气息冲击之时,也情不自禁地绷紧了身躯,作出了戒备姿态。

  直到稍微适应之后,小凌方才松了口气。

  “小楚他这是……在修炼什么功夫啊?身上的能量反应,怎么一口气爆增到这种程度?简直就像是一座正在酝酿着爆发的活火山……”

  兵藤夜空此时也终于适应下来,解除了戒备姿势,俏脸通红,眼神亢奋地看着楚天行,右手紧握成拳,激动地微微发抖:

  “这种气势……楚君他,难道是要冲击神人界限?我今天……难道有幸见证楚君,登临神座,晋位人间之神?”

  就在两人紧张关注着楚天行时。

  楚天行正经受着龙元之中,那凶戾“兽性”的考验。

  那种感觉……

  嗯,对楚天行来说,就好像一只尚未断奶的小老虎,正对着他奶凶奶凶地啸叫,试图以其王者的威严,压倒他的理智,侵蚀他的心神。

  但这不是开玩笑么?

  龙元的灵力是很强,一整颗龙元,足以轻松撑爆楚天行。

  但就算是一整颗龙元当中蕴含的“兽性”,都无法影响到楚天行的理智。

  楚天行甚至感觉,就算是强大的虚空邪神,可以凭绝对的实力,将他肉体污染,把他的身躯扭曲变异成怪物,可却休想让他迷失本我、丧失理智。

  区区五分之一颗龙元中蕴含的兽性,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作何影响,轻轻松松,就被他反过来“吞噬”掉。

  吞噬消灭了那兽性,楚天行开始驾驭那至阳至刚,宛如火山爆发一般的浩瀚灵力,挟裹着一枚枚真气种子,冲向那些未曾凝炼的穴窍。

  就像是飓风掀起的海啸,挟裹着真气种子的灵力洪流,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地冲开一个个穴窍,将真气种子根植于穴窍之中,吹气球一般令穴窍飞速膨胀,化为一个个可容纳真气的小丹田。

  不仅冲击凝炼穴窍不费吹灰之力,甚至在将穴窍凝炼的同时,龙元灵力衍生的真气,亦同步填满了刚刚被凝炼的穴窍。

  而在此之前,楚天行每凝炼一个穴窍,还要花费三四个小时,打坐提升功力,以真气填充刚刚凝炼的穴窍。

  因时间有限,他这两个月中,凝炼成功的两百出头的穴窍,倒有九成还是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填满真气,只是些摆设而已。

  但此时此刻,那些尚未填充真气的穴窍,瞬间就被龙元灵力补满真气,使楚天行功力如同洪峰到来时的水库水位一般,节节暴涨。

  就在楚天行功力狂飙突进之时。

  天空弥漫的阴云之中,忽然浮现出一片大地的虚影。

  诡异的气息,令兵藤夜空将视线暂时自楚天行身上移开,抬首望向天空。

  看到那片大地的虚影,兵藤夜空不禁微微一惊:

  “那不是……扶桑四岛么?”

  没错,浮现在阴云之中的那大地虚影,正是扶桑四岛的形状。看上去像是有人在云中,投影出了扶桑四岛的全息地图。

  但地形相似,那片大地虚影的细节,却与真实的扶桑四岛迥然不同。

  那仿佛全息投影的大地虚影上,山脉、大地一片焦枯、寸草不生,河流、湖泊中或是涌动的岩浆,或是漆黑的浊流,望之宛若冥界地狱。

  运足目力仔细看去,甚至能看到那焦枯的山川大地上,那赤红的熔岩河流、漆黑的昏浊湖泊之中,蠕动着一群群奇形怪状的狰狞鬼物。

  其中有许多妖魔鬼物,兵藤夜空去年与楚天行、坂上雪乃乘电梯前往箱根时,早已亲眼见识过。

  “所以……那难道是……去年我们撞进去的那座天启之门,连接的那个诡异空间?”

  焚天吕问曾经说过,那个空间并非异世界,而是一座巨大的天然秘境,规模与扶桑四岛相当,可以看作扶桑四岛的“倒影”,无论身在扶桑四岛哪个地方,都有可能与那秘境相连。

  而现在,那秘境的投影,出现在了天空之上……

  这代表着什么?

  难道是扶桑四岛的“倒影秘境”,将与现世全面重叠?

  一想到那无穷无尽的妖魔进入现世的情形,兵藤夜空便不禁呼吸一窒,头皮发麻。

  此刻,下方街道上不多的行人,也发现了天空阴云中那片“大地”的投影,一个个伫足仰望天空,大声惊呼起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天空的异状,街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许多正在街道两边的商厦、店铺中等着避雨的游客,纷纷自店面中涌出,抬头望天,惊呼不已。

  当无数人的惊呼声、议论声,渐渐汇成嘈杂的声浪时。

  阴沉的天空中,忽然冉冉升起了一轮赤红如血的“太阳”。

  那血红的“太阳”,悬挂在空中那片大地虚影的上空,投射下血红的光芒,将那大地虚影,乃至漫天的阴云,甚至整个银座、整个东京,都渲染上一层不祥的血色。

  随后,一条紧闭着双眼的诡异身影,自那血色太阳中缓缓浮现。

  当那诡异身影,自血色太阳中浮现的那一刹。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们,都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

  嘈杂声浪一扫而空,繁华的银座区域,一时间竟静如鬼域。

  直到一些激动的呐喊,打破这寂静:

  “天照大御神!那是天照大御神啊!天照大御神显圣了!”

  天照大御神。

  扶桑神话中的太阳神,亦是扶桑神道的主神。

  那自血色太阳中浮出的身影,正是一位身着形似扶桑传统巫女服的古朴服饰,面容威严,紧闭着双眼的女神。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