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506【林石屹与魏独眼】

作品:梦回大明春|作者:王梓钧|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23 20:08:20
  日本,北陆奥。

  数百年后名叫“大间町”的渔港,如今还只是一个小渔村。它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大明探海伯朱海,两年前将其定名为“平安港”。

  这是大明船队前往美洲,途经的最后一个亚洲港口,离开此地便进入茫茫大洋。

  在中国出海时,食物和饮水都不装足。来到日本的“平安港”,才把淡水给补满,又就地购买许多咸鱼,甚至还能买到许多新鲜野果。

  林石屹带领手下,押着移民下船透气。

  今年这批移民,全是山东流贼,而且是积年老贼,一个个凶悍得很,双手沾满了血腥。按理说,都是该杀掉的,但王尚书慈悲,让探海伯带他们去福山(旧金山)。

  林石屹一脚踹翻身前那人,骂骂咧咧道:“瞪什么瞪?不老实下船放风,就滚回船舱睡觉去!”

  魏独眼是山东流贼的四号人物,军余出身,能征善战。他还有个外号叫“小夏侯”,去年被官军一箭射中眼睛,他学夏侯惇拔箭自食其目,流贼们顿时士气大振,杀得剿匪官兵狼狈而逃。

  这股流贼,老二、老三已经战死,秀才军师自尽而亡,一号贼首被送去京城活剐。魏独眼身为第四把交椅,本以为难逃一死,谁知居然被押送去劳什子的福山。

  魏独眼戴着手镣和脚镣,狼狈从甲板爬起,毫不示弱的瞪向林石屹:“换作半年前,老子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你!”

  林石屹笑道:“换作十年前,老子一个喷嚏都吓死你!”

  林石屹没有说谎,他乃宁王手下头号大将凌十一。宁王兵败之际,他带着两条船狼狈而逃,先是跑去太湖做水匪,后又遭遇官兵清剿,便带手下到南洋谋生,两年前集体投靠到探海伯麾下。

  魏独眼明显不相信林石屹的鬼话,他被推搡着来到渔港,跟其他移民一起排列整齐,然后坐在地上呼吸新鲜空气。

  林石屹从怀里掏出个苹果,在袖子上擦了擦,便一大口咬下去。

  苹果是在元代传入中原的,最初音译为“蘋婆粮”,叫习惯了改称“蘋婆果”,最后干脆简称为“蘋果”。因为苹果多嫁接在沙果树上,沙果又称“林檎”,因此苹果在明代也叫做“林檎”。

  日本渔民正在搬运淡水,这种不值钱的东西,明国人居然还用钱买,大明真是富到流油的天国啊。

  几个日本武士,守在港口处虎视眈眈。等大明船队将补给费用支付给渔民,武士们立即冲过去收税,抢走渔民们的大部分收入。

  刚开始,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看不到武士的影子。随着几次补给交易,很快引起领主南部氏的注意,南部安信随即派来武士充当收税官。

  事实上,南部安信想要控制补给贸易,但大明船队只跟本地渔民交易。至于那些钱,是否被武士们抢走,大明船队就懒得去管了。

  似乎没啥区别,但性质完全不同。

  大明船队跟领主直接交易,渔民们会觉得自己遭受双方联手压迫。而大明船队把钱给渔民,武士再把钱抢走,那渔民们就只会怨恨领主和武士。

  武士抢完钱,跟哈巴狗一样涌过去,想低价买到心仪的商品。

  船队采购员笑了笑,让人从船舱取出棉布,刚花出去的补给费又原封不动赚回来。

  与此同时,被流放北美洲的千余移民,每人都领到不怎么新鲜的水果。

  林石屹对移民们说:“果子不要藏起来,现在就给老子吃掉,这些都是在山东装船的,再放两天就他娘的烂了。伯爷(朱海)心善,还给你们果子吃,换成那些黑心海商,你们就等着每天啃熏肉咸菜吧!远海可比近海危险,果子都是救命的东西,不吃果蔬全都要得坏血病。”

  在武装船员的监督下,移民们老老实实把即将腐烂的水果吃掉。

  林石屹扭头一看,发现有个渔民正盯着他。这渔民身高不足一米三,穿得还不如大明乞丐,趴在那里犹如一条狗。

  “看着老子干嘛?”林石屹问。

  渔民吓得缩脖子,目光投向地上的苹果核。

  林石屹把苹果核踢过去,笑道:“拿去种在土里,说不定今后就能找你们买林檎(苹果)。”

  那渔民如获至宝,捡起沾满沙土的苹果核,并没有拿回去做种子,而是捧起来啃食残余果肉。本地虽有野果,但渔民没见过苹果啊,把这当成武士们都吃不起的好东西。

  事实上,苹果在大明也很昂贵,并且只在北方少数省份有种植。这颗苹果是林石屹自己买的,船队不会给船员采购,那些移民更不可能吃上苹果。

  渔民把苹果核啃得精光,林石屹见状笑骂:“狗一样的东西。”

  魏独眼一边啃果子,一边死瞪着林石屹,也嘀咕道:“狗一样的东西!”

  两人其实没啥大仇,只是在山东登船的时候,林石屹抽了魏独眼两鞭子而已。

  ……

  三个半月之后,船队到达福山湾(旧金山湾)。

  途中,船员和移民病死三十多人,还有许多病号听天由命。

  船队先沿着海岸向南行驶靠岸,朝着海面放了一炮,再让船员用小船往岸上运送物资。

  不多时,妈祖湖的第一批移民,听到炮响自发前来,帮着把物资运去妈祖湖殖民点。同时,还把船上的病号也带去休养,那些小船则带着一些淡水和蔬菜回来。

  船员和移民们,美滋滋喝着干净饮水,吃着新鲜的蔬菜,当晚就在船上休息。

  第二天穿过福山海峡,前往对面的栎木湾。

  那里是第二批移民的驻地,密密麻麻全是橡树。等再发展几年,就运一批造船师过来,此地可以开设造船厂,取之不尽的橡树正是打造海船的上等木料。

  在栎木湾卸下物资之后,船队折道往东北方驶去。

  穿过一个峡谷,便来到两河交汇处。

  舰队首领自去跟河边土著交流,移民们身上的镣铐也被打开。

  林石屹领着他们下船,就在河边整队,笑道:“你们都是积年老贼,打仗什么的不用我教。如今已到了极东之地,你们也别想着回去了,今后就在这里过日子。”

  魏独眼没好气道:“咱们全是爷们儿,没个婆娘怎过日子?我看栎木湾那边就有女人,为啥我们这边一个女人都没有?”

  “嘿,他娘的,”林石屹气得发笑,“你们这些杀坯,肆虐山东好几年,论罪全都该处死。朝廷绕你们一命,已经是格外开恩,还想着千里迢迢给你们运婆娘?想要婆娘也行,上游多得是,拿着刀自己抢去!”

  一个个木箱抬下船,打开全是军事装备。

  魏独眼分到一副竹甲、一把腰刀、一杆长矛,兵甲在身,竟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问道:“烧杀抢掠,随便怎么都行?”

  林石屹说:“第一,不准杀汉人;第二,不准杀附近的两个土著部落。实话跟你们说,上游还有大部落,那里的土著不讲道理。下游的金子,已经被淘得差不多了,这趟带你们过来,就是让你们去攻打上游部落的。土著老人统统杀死,男人可以给你们当奴仆,女人可以抢来做婆娘。小孩子随便你们发落,可以弄死,可以养着,甚至能收来做儿子传香火!”

  这些积年老贼,全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听到这话非但毫无道德负担,反而一个个跃跃欲试。

  三日之后,武装殖民队出发,还有三十个火铳兵给他们压阵。

  那个土著部落非常庞大,分成相隔很近的三个聚居点,加起来族人有好几千。他们已经农耕为主,渔猎、采集只是副业,甚至有极为简陋的木制城墙。

  外敌一来,土著迅速集结。

  武装殖民队也不着急,慢悠悠在那儿等着,敌人聚集起来才好一锅端嘛。

  魏独眼都被逗乐了,眼前那些敌军,全是石斧、石刀、石毛、飞索、吹箭之类的武器,阵型更是杂乱无章毫无组织度可言。

  三十个火铳兵,一轮齐射之后,土著大军全部溃逃。

  林石屹喝道:“还愣着作甚,快快追杀啊!”

  “这他娘是打仗?”魏独眼嘀咕一句,抽出腰刀大喊,“儿郎们,随我追敌!女人莫杀,房子莫烧,庄稼莫踩,那些东西都是咱们的!”

  林石屹撇撇嘴,站在原地看戏。

  运一千多积年老贼过来,主要作用就是抓俘虏,并且彻底控制这处河段。如果只是杀人,他们早就动手了,哪还会等到现在?

  西班牙殖民者就不行,来美洲的人太少,只能建立殖民据点,然后去驱赶、杀戮、抢劫土著,根本无法有效控制一个地区。至少现阶段是这样,西班牙还没完成原始积累,无法组织大规模移民,而自发移民者现在还未出现。

  掏出一个烟斗,放入烟丝,林石屹悠闲抽了一口。

  作为一个积年水匪,又跟着宁王造反,还是造反部队的头号将领,他真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出海。

  这买卖虽然苦了点,可新奇刺激啊,而且赚得也多,还不怕官兵清剿,因为他自己就是锦衣卫海的官兵。他已经在南洋置了好几百亩地,纳了几房小妾,大儿子已经可以喊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