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87章:她和他之间,你死我活

作品: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作者:糖果淼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0-19 16:56:36
  江煜盯着她还没有拉上拉链的美背,挑了挑眉梢,“那个小白脸是你男朋友?”

  他语气漫不经心,像是不经意问出。

  厉双儿没有理会江煜的问题,她伸手,从容淡定地去拉礼服后背的拉链。

  江煜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厉双儿纤美的脊背上。

  她将一头长发拨到了肩膀一侧,大片肌肤如凝脂般细腻光滑,漂亮的蝴蝶骨性感惑人,纤腰的腰肢不盈一握。

  她手指握着细细的拉链,往上拉了拉,但好似卡住了,拉了一会儿没能拉上去。

  厉双儿的动作停顿下来,思考着要不要重新换件礼服。

  这时,一只修长温润的手伸了过来。

  厉双儿微微一怔,抬起头,朝身前的镜子看去。

  果然,男人走到了她身后,指尖握在她礼服拉链上,睫毛低垂,挡住了那双亦正亦邪的眼眸。

  空气里的气氛,静谧得就只有彼此轻浅不一的呼吸声。

  他握着拉链,缓缓往上拉。

  指尖偶尔碰触到她白皙美丽的脊背,指腹有些微微地发烫。

  厉双儿全程没有动,艳丽妖娆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拉链拉好后,厉双儿将海藻般的长卷发拨到身后,回头冲江煜扬了下红唇,“动作熟练,看样子没少给女人做这种事。”

  似乎不想与他多说什么,她准备离开。

  江煜看着厉双儿的眸子晦暗不明,就在她即将与他擦肩而过时,他一把扣住了她手腕。

  她被粗暴的扯进了他怀里。

  厉双儿没有挣扎,缓缓从他怀里抬起头,那张明艳妖娆的脸上勾起魅惑轻佻的笑,“找人故意弄脏我衣服,又悄悄潜进我房间,江少,你不会对我还有情吧?”

  她抬起涂着鲜红丹蔻的手指,指尖在他敞开前两颗扣子的领口划动,风情万种的笑着,“看不出来,你还挺深情的呢!”

  五年前的厉双儿,眉眼间透着些许的青稚,他亲她一下都会羞得面红耳赤。

  会抱着他精硕的腰,小脸埋在他怀里甜甜脆脆的叫他江煜哥哥。

  他以为她像表面那样纯真无害,结果没料到,她就是个毒苹果。

  咬一口,会上瘾,却也被毒液浸入五脏六腑。

  江煜在感情上,栽的最大跟头就是他厉双儿。

  自尊被她狠狠践踏过两次!

  也被她玩弄于鼓掌两次!

  她从来都没有对他动过情,他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她才会给他几分好颜色。

  没有利用价值了,她可以无情的一脚将他踢开。

  他从没有遇到过这种狠心又狡诈的女人!

  江煜修长的指尖挑起厉双儿美艳的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以为我还是五年前的江煜?我说过,你如今在我心中,跟酒吧里出台的小姐,没有什么区别!”

  厉双儿不矮,一七米出头,江煜却还是比她高出不少,他居高临下看着她,亦正亦邪的眸中带着一股压迫感。

  厉双儿自身气场本也不弱,但两人身高差摆在这里,气势看上去好像比他差了一截。

  他说话时,俊秀阴郁的脸朝她靠近,清冽中带着淡淡红酒香的气息扑面而来。

  厉双儿不自觉地感觉到了一股危险。

  她双手撑到他肩膀,妖娆的笑容淡了几分,“是么?可惜你出钱可以得到酒吧的小姐,但我厉双儿,就是你千金也买不来的。”

  她撑在他肩膀上的双手,用力将他一推,窈窕有致的身子往后退了几步,“本小姐没空陪你玩,我男朋友还等在楼下,再不下去,我怕他会想我。”

  厉双儿转身,快步朝房间门口走去。

  江煜跟了上来,在厉双儿指尖握上门把时,将她用力一推。

  厉双儿身子不可避免撞到门框,纤腰磕到门把上,一阵钻心的疼痛。

  这个王八蛋!

  不待厉双儿有所反应,江煜就紧密的靠过来,将她笼罩在颀长的身躯前。

  他指尖勾住她细软的腰,视线幽沉的落在她脸上,“本少不花一分钱,想睡也能睡得到。”

  厉双儿红唇微微抿了起来,没心情再跟他周旋下去,明艳的眉眼间多了几分不耐,“你去死吧!”

  她抬起腿,朝他月夸下踹去。

  他反应更快,扣着她细腰的大手,突然将她身子一转。

  她的身子被转了过去,被迫压到门框上。

  纤细的脊背,对着他。

  他颀长的身子贴过来,压在她背上,俯首,薄唇贴在她耳边,“五年了,你还用这招?看来没什么长进。”

  厉双儿不愿去想五年前跟他发生的那些事,一想到,她心里就像针刺一样密密麻麻的疼。

  她知道,他恨她!

  可是,她同样恨他!

  两人最好的状态,就是不要再有任何交集。

  若不是为了跟霍寒年退婚,她会呆在国外,不出现在他的面前!

  厉双儿深深吸了口气,不再挣扎,任他紧压着贴在门框上,声音带了几分讥讽的笑,“江煜,当初你去国外找我,走的时候怎么说的?你说再碰我一根手指头,自己就是畜牲,怎么,你还真想当狗?”

  厉双儿的话,让江煜的呼吸加重了几分。

  她很有本事,知道怎么刺他。

  这几年,他尽量不去想当年的事,不去想她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

  他纸醉金迷,流连花丛,没有她的生活,他照样萧洒,丰富,有趣!

  为什么会上来堵她?

  他不想承认,可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他的意难平!

  看到她带着小狼狗男朋友回来,他心里就像被扔进了一颗炸弹。

  他不好受,为什么要让她好受?

  江煜看着厉双儿的目光,深暗了几分,他将她转过来,掐着她的下巴,要笑不笑,“当狗有什么意思,本少要当,也是当头狼!”

  厉双儿被他眼底蓄势待发,像等着猎物自投罗网的目光看得心里一忖。

  若真将这人惹恼,他发起疯来,是完全不管不顾的!

  “江煜,你别发疯!”

  江煜扯下了唇角,勾着厉双儿的腰,将她往怀里带,他低下头吻住她耳廓,呼吸若有似无的扫过她脸颊。

  厉双儿心里头有些发慌,用手肘戳他,“你他妈滚远点——”

  话没说完,他就狠狠朝她脖颈咬了一口。

  厉双儿疼得心肝肺都蜷缩到了一起。

  她抬起腿,往他脚上用力一踩。

  她使了很大力,他应当是痛的。

  可他楞是一动也没动,若不是眉梢微微扬了下,厉双儿以为他是没有知觉的。

  “其实先前本少拉拉链的时候,最想做的一件事是——”

  寂静的空气里突然嘶啦一声响,厉双儿半条裙子被撕碎。

  厉双儿低咒一声,心里的怒火,冒到了极致,顾不上什么形象,抬起长腿就朝他踹去。

  厉双儿从小学过跆拳道,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

  显然江煜早就摸透了她的招数,在她抬腿朝他踢来的一瞬,身子往后一避,骨节分明的长指,一把住她脚踝。

  看着她的目光,带了几分轻佻。

  “这么迫不及待了?”

  厉双儿意识到他话里意思,明艳妖娆的脸上神情一僵,想收回腿,他却握着往前一拉。

  她猝不及防,跌进他怀里。

  “江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大喊你非礼本小姐?”

  江煜松开她的腿,扣住她的后脑勺,半强半迫的跟她接了个吻。

  但她是个烈的,没几秒,就将他嘴咬破。

  “别再恶心我!”

  “还有更恶心的,你要不要试试——”

  厉双儿彻底被他惹恼,她的性子,遇强则更强,两人击搏挽裂,你死我活,谁都不肯退让一步。

  他咬她一口,她更狠的还击,他扯她一下衣服,她扯落他扣子,他扣住她后脑勺,她扯他的短发。

  房间里乱成了一片。

  谁都没有讨好到谁。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传来厉老太太的声音。

  “双儿,你换衣服怎么这么久?你跟寒年的婚约,我不同意你们解除!”

  老太太的到来,让厉双儿的气焰消了一半。

  一个没注意,就被江煜推到门框上。

  砰的一声响,让她差点问候他祖宗十八代。

  两人现在都狼狈不堪,要是让老太太看到,那真是跳进黄河也解释不清了!

  “你真要闹得人尽皆知?疯子!”

  江煜抹了下嘴角淌出的一点红血丝,有恃无恐的盯着她,“怕了?”

  “怕你妹!”厉双儿挑衅的看着他,玲珑有致的身子靠在门框上,笑得明艳动人,美得如穿肠毒药。

  下一秒,她干脆将被他撕碎掉一截的长裙扯掉,又扯了扯领口,转身就要打开门,“奶奶,有人想强——”

  话没说完,就被身后的男人伸手捂住了嘴。

  “你他妈有种!”他脸色铁青到了极点。

  听到里面的响动,厉老太太用力拍了下门。

  “双儿,你在里面做什么?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

  厉双儿被江煜捂着嘴巴,没办法说话。

  厉老太太吩咐管家,去拿备用钥匙。

  看着她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江煜额头青筋跳了跳,他低咒一声后,松开她,跳窗离开了。

  厉老太太将门打开时,厉双儿恰好从更衣室出来。

  身上已经重新换了套衣服,脸上的妆容,比先前的更浓了。

  老太太走进房里,朝床上扫了眼,下一秒,脸色大变。

  “双儿,那是什么?”

  顺着老太太手指的方向看去,厉双儿眉心跳了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