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0.果脯(一更)

作品: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作者:三木游游|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2 13:48:28
  “容元诚被关在皇宫里,我父皇派人看守着,只准我独自前去。若我带你同去,定会引起怀疑!”姬月璇脸色难看。

  事情之初,因为那枚暗器指环,容元诚就说过,他和青冥楼的楼主青夙是朋友。

  后来青云出手救容元诚,证明了这一点。

  但姬旭戳穿容元诚关于他和容岚关系的谎言,姬月璇再次问容元诚关于青夙的事是真是假,容元诚说是真的,但又说从头到尾救他的人都跟青冥楼无关,是容岚招揽的高手。因为青夙早已解散青冥楼,四处游历,不问世事。

  姬月璇怎么都没想到,青夙真的来了,而且传闻中这位弑师上位,心狠手辣的年轻楼主,出手竟然会是这种方式!如此心机谋略,怪不得能当上杀手头子!

  “是么,那你自己去把他带出来。”说着,苏默便放开了姬月璇。

  姬月璇倒愣住了,“你就这样放我走?”

  熟料在她开口说话的瞬间,什么东西飞进了她的口中,入口即化,她尚且来不及反应,便已吞了下去。

  姬月璇神色一惊,“你给我吃了什么?”

  苏默声音淡漠,“天亮之前,把容元诚送过来,否则,你会死。你可以试试跟你父皇求助,但我保证他救不了你,你也将会失去唯一的生还机会,或者你可以问问你父皇,是否愿意为了你,舍弃容元诚?”

  姬月璇面沉如墨,她很清楚,先前的错误已经让姬旭对她很失望,若是这次容元诚容元枫都从她手中丢了,她再也没有出头的机会!

  但直接去找姬旭商议,交出容元诚,给她换解药,姬旭会答应吗?姬月璇觉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姬旭打算利用容元诚瓦解容岚和东明皇室的关系,这对接下来西辽的局势很重要。

  而先前姬旭曾给容元诚下了一种毒,但那次容元诚被带回来的时候,剧毒已发作,不能再用药物压制,只能给他解了毒。

  因为容元诚被关在皇宫里,有姬旭身边的高手看管,姬旭并没有再故技重施。那种特殊的毒药,也不是随便就有的。

  “若是如此,我事后也活不了!”姬月璇厉声说。她真照做,根本承受不了姬旭的怒火。

  “那是你的事,你可以什么都不做,也可以去找姬旭商议。”苏默声音平静,“你死了,并不会影响到容元诚的安危,姬旭已经发出去的喜帖,大可以换西辽另外一位公主跟容元诚成婚,届时我再去抢亲便是。你可以走了。”

  苏默话落,便不见了人影。

  断魂岭上,狂风大作,如鬼哭狼嚎,姬月璇的心也如坠冰窟。只恨自己上次失手,不该再主动要求掺和进来,还说什么将功赎罪,不舍得放弃表现机会。

  此刻,姬月璇终于意识到,容元诚跟她八字犯冲,他就是个坑,一个巨坑!姬月璇却一次又一次地跳进去!现在想置身事外,也完全不可能了!

  什么都不做会死,现在摆在姬月璇面前的就两条路。

  第一是去找姬旭,让姬旭答应帮她得到解药。但姬旭一定不会甘心就这样把容元诚交出去,到时候定会选择反击,譬如用伤害容元诚来威胁青夙交出解药。可一直以来,姬旭的表现都是并不想伤害容元诚,用这种方式对付青夙,有用吗?

  容元诚声称青冥楼解散了,这几年青冥楼也的确销声匿迹,但这未必不是假象。因为事实证明,容元诚对姬月璇说的话,都可能是假的。

  到时候,若青夙直接出手抢人,姬旭武功再高怕是也挡不住,而中毒的姬月璇,将会成为被人遗忘的炮灰,在天亮之前毒发死去。

  第二条路,就是按照苏默的意思,姬月璇背着姬旭,擅自把容元诚带出来,交换解药。

  只有解药,才能让姬月璇活下去。

  选择前者,她将会冒很大的风险,选择后者,显然是更加稳妥的。

  虽然,事后她就算活着,也会被姬旭责罚,很难再有出头的机会。但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只要她能再次让姬旭看到自己的价值,未必不能翻身。

  距离天亮,只剩下一个多时辰。姬月璇捂着隐隐作痛的心口,快速下了断魂岭。

  苏默摘掉面具,露出那张如妖似仙的美丽面庞,容元枫神色惊诧,“苏默你果然还活着!”

  苏默凉凉地看了容元枫一眼,“彼此彼此。”

  容元枫高兴起来,“太好了!妹夫你果然是深藏不露!我们赶紧去救阿诚吧!”他被青雷带走了,并不知道苏默后面跟姬月璇说了什么。

  “不救了。”苏默说。

  容元枫愣住,“为何?”

  “我累了。”苏默说。

  容元枫:……

  苏默从荷包里拿出一个纸包,打开,捏起什么东西放入了口中。

  “你吃的什么?”容元枫想看,苏默已经把纸包又放回去了。

  “秋儿亲手做的果脯。”苏默说,“很好吃。”

  “还有吗?我也想吃。”容元枫巴巴地看着苏默的荷包。

  苏默点头,“还有,都是我的。”

  青风扶额,他家主子这次再出现,怎么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因为一个果脯就这么傲娇是怎么回事?

  辛夫人叮嘱过苏默,三个月内最好不要动武,说的是不要动用内力。苏默只是起初打了姬月璇一掌,未尽全力,之后全凭剑术制胜,这会儿感觉尚可。

  容元枫全程都不知道自己被关在何处,苏默根本没打算跟姬月璇一起去救容元诚,那样容易陷入被动,他现在很惜命。之所以那么说,只是想确定容元诚在皇宫里还是在九公主府。

  结果不出所料。上次容元诚被青云他们从九公主府救走,再回去,就被关进了皇宫。

  苏默不打算去闯西辽皇宫。这次事情急迫,他独自来的,如今身边只有青风和青雷,不适合正面交战。

  容元枫追问到底要怎么救容元诚,听青风说了之后,仍是有些不安,“姬月璇会不会去跟姬旭说?到时候万一在断魂岭设下陷阱等着你呢。”

  苏默微微摇头,“不会,除非姬月璇不要命了。”

  此时,容元诚仍在地牢之中,已经僵坐许久。想到容元枫落入南诏人手里,就算南诏人为了换回苏治,让他活着,但未必不会伤害他。

  “我要见姬月璇!”容元诚突然起身,走到地牢门口大声说。

  看守的老者神色不耐地现身,呵斥一声,“安分点儿!”话落又不见了。

  容元诚不肯放弃,继续拍打着铁门,老者没再出现,姬月璇倒真来了。

  “闹什么?”姬月璇脸色难看,冲着容元诚冷声说。

  “容元枫呢?你把他带到哪里去了?”容元诚冷冷地问。

  “跟你说过,送给南诏人了。”姬月璇说着打开地牢的门走进来。

  “去把他追回来,我有办法,让你们西辽得到的利益最大,但不能把他交给南诏国。”容元诚冷声说。

  姬月璇拽着容元诚就往外走,“别白费心机了!容元枫的事父皇已经决定了,无可更改,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跟我走,父皇要见你!”

  容元诚拧眉,任由姬月璇拽着他出了地牢,往外走去。

  看守的老者正窝在角落里打盹,眼皮抬起又落下,并没有阻止姬月璇。

  姬月璇带着容元诚,顺利地出了地牢到外面。

  他们所在的位置很隐蔽,姬月璇拉着容元诚朝着悦岚宫的方向去,但在脱离姬旭的眼线之后,又换了个方向。

  容元诚已经察觉事情不太对劲。首先,姬月璇是带容元枫去跟南诏人交易的,按理来说,应该一切顺利,南诏人不敢对她怎么样,但方才靠近时,容元诚分明看到姬月璇脸色不对,前襟还有血迹,虽然她穿暗色衣服不显眼,看守的老者根本没注意到。

  这让容元诚不禁怀疑,容元枫真被交给了南诏人吗?还是说,姬月璇被骗了。那骗她的是谁,容元诚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姬月璇对皇宫很熟悉,且她有特权,可以随时出入,各处的守卫都没有拦截。

  不多时,姬月璇便带着容元诚出了西辽皇宫,用最快的速度朝着断魂岭去。

  “你不是说姬旭要见我吗?”容元诚这下确定,事情生变。

  “闭嘴!”姬月璇开口,满是怒意,却也根本不打算跟容元诚解释什么。

  容元诚便任由姬月璇拽着他上了断魂岭。

  此时天边已泛起鱼肚白,姬月璇的脸色比容元诚更难看,拔剑架在他的脖子上,扫视一圈,冷声说,“青夙,出来!”

  容元诚眸光微闪,青夙?果真是他那位姐夫来了。

  戴着银色面具的墨袍男子出现在不远处,独自一人,山风吹得宽大的墨袍猎猎作响,他幽深的眼眸落在容元诚身上,又很快移开。

  “把解药给我!”姬月璇怒喝。这夜发生的事,会让她过去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她现在心中恨极,却也无可奈何。

  容元诚眸光了然,原来是危及到了姬月璇自己的性命。

  “放人。”苏默说着,拿出一个药瓶扔了过来。

  姬月璇攥住药瓶,却没有放了容元诚,“我怎么知道解药是真是假?”

  苏默声音淡淡,“你只需要知道,再不吃下去,你会七窍流血而亡。”

  姬月璇面色一变再变,一手挟制容元诚,一手打开瓶塞,将其中的药丸倒入口中。

  “若是解药有什么问题,我死了,一定拉着容元诚同归于尽!”姬月璇厉声说。

  苏默却突然开始倒数,“三、二、一。”

  “一”声刚落,姬月璇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睁大眼睛,却动弹不得。

  容元诚捡起姬月璇的剑,慢慢地朝着苏默走过去。

  “你……你骗我?!”姬月璇面色扭曲,却只觉得四肢无力,连手都抬不起来。

  “昨夜给你的并不是毒药,刚刚给的才是。”苏默的话,让姬月璇怒极攻心,一口血吐了出来。

  “不必担心,死不了。”苏默声音淡漠,“青雷。”

  “主子。”青雷现身,手持一根墨色长鞭。

  “容元枫说的,这贱人打了他多少下,原样打回去。”苏默吩咐。

  “好咧!”青雷话落,冷笑着朝姬月璇走过来,俯身将她提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绑在山顶的一棵大树上,鞭子高高扬起,狠狠地抽下去!

  “她打过你多少次?”苏默问容元诚。

  “八次。”容元诚说。

  那边青雷听到,扬手狠狠地抽了姬月璇一巴掌,“元诚公子放心,属下一定加倍打回去!”

  姬月璇死死地盯着容元诚,双眸赤红,却见青夙伸手揽住容元诚,飞身离开了断魂岭。

  容元诚最后看姬月璇的那个眼神,一如既往,满是嘲讽和不屑。

  青雷是四兄弟之中力气最大,最粗暴的一个,苏默让他留下对姬月璇用刑。

  鞭子响亮的声音,巴掌声,回荡在断魂岭上,姬月璇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惨叫声。可恨她怕事情被更多人知道,当时时间紧迫,她再过来,只带了两个暗卫,这会儿连影子都不见,显然已经被青夙的人解决掉了。

  姬月璇终于意识到她输在哪里。跟一个杀手头子谈交易,她不管顺着逆着,都没有任何赢面,因为她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而青夙甚至都没有显露真正的实力,只用计谋,就让她一败涂地!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姬月璇已经绝望了,最后的一丝清明,让她想到,接下来姬旭对她滔天的怒火,更是面如死灰。

  不多时,姬月璇浑身上下血肉模糊,双颊红肿,意识涣散,但青雷依旧没有停手。

  直到太阳穿透云层,天光大亮,青雷才终于收了鞭子,自言自语,“刚刚数数好像数错了。”

  然后,青雷又狠狠地补了十下,一巴掌把姬月璇扇晕过去,冷哼一声,扔下鞭子,转身离开。

  姬旭等着姬月璇跟他回禀容元枫的事,按照惯例,姬月璇一早该出现,可等到姬旭下了朝,都不见姬月璇。

  姬旭意识到不对劲,很快便得知,昨夜姬月璇竟然谎称他要见容元诚,把人从地牢里带走了!

  姬旭瞬间怒不可遏,立刻派人去了九公主府,却得知姬月璇昨夜出门之后就没再回去过。

  姬旭又派人到断魂岭,在山顶发现了被绑在树上,浑身是血,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姬月璇。

  等姬月璇被带到姬旭面前,仍是昏迷着,姬旭怒极,让人端着一盆盐水直接浇下去!

  姬月璇全身都是伤,盐水一激,剧烈的疼痛让她苏醒过来。

  “怎么回事?容元诚呢?”姬旭厉声问。

  姬月璇张口,就是一声痛呼,“父皇……父皇恕罪……”

  “朕问你,容元诚呢?”姬旭的眼神可怕至极。

  委屈,痛苦,难堪,绝望,姬月璇倏然泪流满面,“是青夙……那个苗嘉,是青夙假扮的……他给我下了致命的毒……我只能把容元诚也交给他换取解药……”

  姬月璇哪敢告诉姬旭,她从头到尾都被骗了,没有中毒却交出了容元诚,又被虐打至此。

  姬旭狠狠一脚,踹在了姬月璇心口,“废物!”

  姬月璇一口血喷出来,再次晕死过去。

  姬旭不知道青夙跟容岚是否有关系,但他知道,若真是青夙出手,再想把人找回来,根本不可能了!封城搜捕这些手段,对一个武功至强的杀手头子来说,毫无意义!

  多日的筹谋,毁于一旦!

  姬旭原本一直以为局面都在掌控之中,但当他昨夜被那个“苗嘉”骗过去,真相信他的身份时,就注定他的计划会失败。

  因为容元诚被姬旭亮出去,成了明牌之后,苏默暗中行事,更有优势。

  姬旭立刻派人去追前往东明和南诏送喜帖的使者,但此事不消多久就会传遍天下,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西辽皇室,将会成为一个笑柄!他巴巴地给容岚册封,给容元诚册封,还巴巴地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容岚的儿子,到头来,只会变成一个笑话!

  而姬旭素来自负至极,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失败?这对他而言,比战败更加耻辱!

  姬旭不知道,此时容元枫和容元诚仍旧在齐天城中,尚未离开。

  容元枫看到容元诚被救回来,大喜过望。

  兄弟两人共患难了一次,之前的那些所谓矛盾,也就消散了。

  容元诚当初会对容元枫说那些话,更多的是无法忍受沐振轩和柳曼姝这对人渣,他遭受了太多,难以承受,一时无法面对容元枫。但当危险到来的时候,容元诚第一时间想的却是让容元枫先走。

  不管身份怎么变,他们从来也不是亲兄弟,可血缘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他们都是容岚养大的孩子,并肩作战,心有灵犀,便是有矛盾,打过骂过,便好了。

  “你的身体没事了吧?”容元诚问苏默。

  “我都问过了,说是没事了,但他一年之内不能跟小妹见面!”容元枫连忙跟容元诚分享他知道的信息。

  容元诚蹙眉,“为何?”

  容元枫嘿嘿一笑,“因为他答应了救他命的那个老怪物,虽然也不知道那老家伙在想什么。”

  容元诚微叹,“既然承诺了,便要遵守。一年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苏默没有理会他们,正在认真地给元秋写信。他一直日夜兼程地赶路,不敢耽搁,如今人救下来了,终于有时间给元秋写信,先报个平安。

  容元枫神秘兮兮地凑到容元诚耳边说,“苏默的荷包里,有小妹亲手做的果脯。”

  容元诚愣了一下,视线落在苏默的荷包上,直接开口问,“苏默,我能吃一颗吗?”

  苏默没有回头,反问道,“你叫我什么?”

  容元诚蹙眉,“姐夫。”

  苏默停下笔,从荷包里拿了一颗果脯,递给容元诚。

  “妹夫,我的呢?”容元枫觉得不公平。为什么他想吃就没有?

  苏默并未理会,继续写信。

  容元枫坚持要让容元诚把果脯分他一半,容元诚直接整个扔进了口中,酸甜的滋味儿在齿颊弥漫开来,他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飞回家里去。

  “真好吃。”容元诚神色认真地对容元枫说。

  容元枫:……

  苏默表示,谁让容元枫笑话他不能跟元秋见面的?还是阿诚弟弟比较乖,一见面先关心他的身体。

  “我们何时出发?”容元诚问苏默。

  “今夜。”苏默说。武功再高,也不能大白天在外面跑,而且容元枫和容元诚当下身体都虚弱无力,暂时先休整一下。

  信写好了,容元诚让青风亲自回去送,然后留在元秋身边听候吩咐。

  “妹夫,给我吃一颗果脯吧。”容元枫还惦记着苏默荷包里的好吃的。

  苏默果真打开荷包,又取出一颗,却在容元枫眼巴巴的注视之下,自己咬了一口,感叹,“我种的果子,小丫头亲手做的果脯,世上第一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