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1.陷害(二更)

作品: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作者:三木游游|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2 13:48:28
  姬凤渊一直让罗昇盯着姬月璇的动静,这日罗昇回到六皇子府告知姬凤渊,姬月璇出事了。

  “什么事?”姬凤渊蹙眉。自从抓到容元诚,姬月璇就成了姬旭面前的红人,在皇子公主之中风头无两。

  “我亲眼看到她被人从马车上抬下来的,像是受了重伤。”罗昇说。

  姬凤渊神色莫名,直觉是容岚派人来救儿子了。又听说姬旭在宫中生了大怒,姬凤渊怀疑,容元诚真被救走了。

  这在他预料之中,只是来得比预期更快,显然,跟着沐振轩险些丧命的容元诚,依旧是容岚的心头宝。

  姬凤渊如今最重要的仍是明哲保身,什么都不敢掺和,其他的徐徐图之。

  是夜,苏默带着容元枫和容元诚暗中离开了齐天城。

  容元枫被姬月璇打得伤势不轻,但容元诚已没事了,是以出发时是容元诚背着他。青雷先一步去找青云和青霆汇合,再等他们过去一起走。

  “妹夫,你不能背我吗?”容元枫问苏默。

  “我身体不好。”苏默理直气壮。

  容元枫想到苏默一掌把姬月璇打得吐血的样子,表示信他才怪。但打算回头跟着苏默好好练练,提升武力值,他可是老大,不能弱。

  “闭嘴,不然把你扔下喂狼。”容元诚轻哼。

  容元枫嘴角微抽,“阿诚,咱俩才是一伙的,苏默是上门女婿,外姓人,你怎么总帮着他?”

  “谁跟你是一伙的?姐夫给我吃了二姐做的果脯,我跟他是一伙的。”容元诚说。

  好嘛,话题又绕回了容元枫特别想吃但苏默就是不给他吃还故意馋他的果脯上,容元枫只得表示,“等回家我要跟娘告状,你们都欺负我!”

  “呵呵。”苏默和容元诚异口同声。

  过了一日,他们找到了青云。他重伤未愈,但已没有性命之危,坚持要一起回去,倒也问题不大。

  苏默说,不管什么大伤小伤,等回去见到元秋,都会很快好起来的。

  姬旭派人拦截注定是徒劳无功的,连个影子都找不到。

  东明国万安城。

  因为容元若怀孕,君紫桓带她回娘家住,这一住下就没有要走的意思了。

  容国公府本是苏默的南安王府,他不再是南诏质子,这王位也不存在了,但这里仍是他在东明国的家。因为世人皆知,他如今的身份是容家的上门女婿。

  因原本府里只有观澜院和苍松居两处院落,人多了根本不够住,君灵月都只能跟元秋睡一间屋。

  君紫桓找了能工巧匠,精心规划,用了一个月,在府里新建了四个院子。

  第一个是给容岚住的清容院。之所以还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是容岚在西辽时,从小到大所住的院落名字,跟沐振轩本就没有关系。

  第二个是给容元枫和君灵月住的半月轩。这是君灵月取的名字,就像她和容元枫的关系,尚未圆满。

  第三个是给容元诚的元宝居。这名字是容岚取的,意思倒也直白,告诉容元诚,他就是容岚的掌中宝,不管事情怎么变外人怎么看,让他都不要介怀。

  而容岚跟君兆麟坦白容元诚尚在人世之后,便提出容国公府的世子之位是容元诚的,君兆麟对此并无意见,只说待容元诚平安归来,再正式册封。

  第四个是给新晋的五少爷容元朗,也就是阿福住的。因为府里实在没有更多的地方建房子,再建就得刨苏默种的树了,所以容元顺暂时跟阿福住一个院子。两人年纪小,这些日子整日玩闹在一起。名字是阿福和容元顺一起取的,很响亮,叫震威堂。

  容岚问为何取这个名字,容元顺挺着小胸脯说,“因为我和五哥都立志要当威震四海的大将军!”

  容岚表示,有点傻乎乎的,不过他们开心就好。

  另外,君紫桓还让人在湖边建了一座暖阁,宽敞明亮。平素一家人可以聚在里面,来客人了就在这边招待。

  容元若和君紫桓就住了苍松居,观澜院还是给苏默和元秋住的。因为阿福说,院子里的合欢树是他们成亲的时候专门从城郊的山上挖来的,第一年就开了花,寓意极好。

  虽然院落都修好,一应家具准备齐全,也只阿福和容元顺开开心心地搬去了他们兄弟俩的震威堂,其他人还是原样。

  因为容元枫没回来,容岚不放心君灵月自己住。不过容元顺搬出观澜院之后,君灵月也不必再跟元秋一起住。

  自从苏默也去了西辽,多日没有消息,容岚成了护国寺的常客,经常去烧香拜佛,而这是她在今年之前很少会做的事。

  段云鹤虽然平日里嬉皮笑脸像是没长大,但办起正事很靠谱。元秋提议的医院建设初步规划已经完成,地址选好了,就在万安城中一处距离中心大街不远,但很是清幽安静的地方,昨日就破土动工了。

  此事君兆麟早已得知,且详细地问过柳仲,对于元秋的想法表示肯定,说等医院建成,若是运转良好,他会另行嘉奖。

  元秋依旧每日到医馆去,柳仲和姜大夫都能看出她的医术日渐精进,她本来悟性极高,先前博览群书,打好了基础,也跟她虚心好学分不开。

  祝锦年作为元秋的师弟,上次出事之后再回来,第二日便照常来了医馆。元秋学医术和行医的态度让祝锦年很受感触,多次感叹自己曾经太过自负,没有多大本事却骄傲自得,如今十分谦逊,完全把自己当了个小学徒,在医馆里忙前跑后,什么杂活都干。

  君灵月精神好的时候,便跟着元秋到医馆里待上半日,帮忙记录病历,整理药方。

  仁和堂已经成了万安城中一处独特的所在。这里面不只有医术精湛的姜大夫,还有太医柳仲偶尔坐诊,容国公府如今的三小姐,镇南将军容元秋也是世人皆知的神医,此外还有柳仲的另外一个徒弟,祝老将军的嫡孙祝锦年,偶尔还能见到金枝玉叶的九公主在帮忙写药方。

  这个组合相当豪华,外地来的人乍一听都不敢相信,每日都有人没病却专门跑到仁和堂门口瞧热闹的。

  君兆麟某一日在孟俪面前笑言,说他都没有这等待遇,百姓倒是享受到了。

  其中还有个小插曲。

  太后白氏得知元秋医术高明,跟君兆麟提起,想让元秋进宫当医女,目的自然是为了她自己方便。

  君兆麟没有直接拒绝,本想问问元秋的意思,若她不愿意也就算了,毕竟是太后提的,按理来说这是恩典。

  但孟俪得知此事,就直接劝君兆麟不要问元秋,只跟太后说,元秋是柳仲的徒弟,有柳仲定时来给太后把脉调养,已经很稳妥了。

  孟俪最清楚这宫里的勾心斗角。太后是白家人,定是心向二皇子的,而容国公府是明面上的太子派,万一太后暗中搞鬼陷害元秋,防不胜防,最好是一开始就不要掺和进来。

  元秋当初给孟俪接生,最后没给自己求什么赏赐,反倒给师父柳仲求了块免死金牌,那时孟俪就知道元秋是个极聪明的人。而孟俪不只是因为恩情,她也很喜欢元秋,平素里关于容国公府的事便上心许多,能帮则帮。

  君兆麟听爱妃坚持,过了两日便回了太后,只说元秋年轻,经验尚浅,柳仲最了解太后的身体,换人倒是不好。

  在这个过程中,容元秋、祝锦年、君灵月这几个出身尊贵的年轻人自然是得到了百姓的众口赞誉,成了皇室和世家子弟中的一股清流。因为以前并非没有贵族子弟学医,但像这样开医馆服务百姓的还是头一份。

  祝威在这过程中看到了祝锦年性格的变化,这是让他最欣慰的。

  原本君兆麟要给祝威父子的庆功宴,因为祝锦年被抓走而搁置,但并没有取消。

  容岚猜测祝威父子的军功,君兆麟至少要给祝家封个国公爵位。

  结果如容岚所料,君兆麟册封祝威为忠国公,世袭罔替的爵位。祝威请封的忠国公世子并不是他的儿子祝瀚,而是孙子祝锦年。

  一时间,祝锦年成了京城贵族子弟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因为他尚未定亲,而祝家老太君有意给他安排亲事,想跟忠国公府结亲的人家不少。

  阿福仍是每日陪着元秋到医馆去,他很关心祝锦年的终身大事,还当着元秋的面问起祝锦年有没有中意哪家小姐。

  倒是把祝锦年闹了个大红脸,连声说没有的事,让阿福不要打趣他。

  阿福一本正经地说,“男大当婚,这个可以有,祝公子你害羞什么?”

  祝锦年表示,这个真没有,他正为此事苦恼。回了京城一心只想学医术,但家里每个长辈都在惦记他成亲的事,在他耳边念叨孟家小姐多好,明家表妹也不错,问他的意见,但他根本没有任何想法。

  这日元秋回家早,天还没黑,进了观澜院就见容元若和君灵月坐在观景厅里说话。

  “小妹,快过来。”容元若招手叫元秋。

  元秋笑着走过来,把回来路上顺便在一品阁买的芙蓉糕和白茶酥放下,打开白茶酥推到君灵月面前。

  君灵月笑着说,“秋儿你若是个男子,我肯定要嫁给你的。”这是君灵月最爱吃的点心,元秋得空就会买回来。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最羡慕大哥,能娶到灵月这样温柔典雅的美人儿。”元秋说着,伸手在君灵月脸上摸了一把。

  容元若扶额,“小妹,请不要忘记你是个有夫之妇。”

  “是么?我的夫呢?人在哪儿?”元秋故作疑惑,看了看四周。

  容元若轻咳,“别贫了,有正事。”

  “怎么了?”元秋好奇。

  容元若叹气,“孟娴出事了。”

  元秋蹙眉,她前几日受邀前去孟丞相府做客,还见过孟娴,人好好的,仍是一副蓝羽公子重度迷妹的打扮,说话文绉绉的,倒让元秋想起林黛玉,颇有几分痴态。她一个深闺小姐,能出什么事?

  “说她是个书呆子,倒真不辜负这名头。”容元若摇头,跟元秋讲起事情经过。

  是昨日的事。孟娴喜欢蓝羽公子的书,这在京城贵女之中都不算什么秘密,因为她平素最喜穿蓝衣,头上也总带着蓝色羽毛状的发饰,且颇有几分清高孤傲,不太合群,来往的朋友不多。

  蓝羽公子已经两年没有新本子面世了,孟娴时常让丫鬟到她常去的那家书铺去问,说好了一有蓝羽公子的书,先给她留着。

  结果前日孟娴的丫鬟到那书铺,掌柜的说偶得一本蓝羽公子的新书,但已经被白家五小姐白歆先一步买走了。

  孟娴当日便主动给此前没什么来往的白歆下了帖子,说次日会登门拜访,为的就是那本书。

  昨日孟娴便到白家去了,只带了一个丫鬟。

  恰逢白老太君身体不适,白歆在祖母身边伺候,让孟娴先到花园等候,她随后就过来。

  结果孟娴还没等到白歆,先撞上了醉酒的白家三公子白沭。

  那白沭是万安城里有名的纨绔,把孟娴当了府里新来的丫鬟,强行非礼,据说是把孟娴的衣服都扯破了。

  “也不知道为何当时孟娴的丫鬟偏巧没在身边,然后就被白歆姐妹几个都瞧了个正着,还有不少白家下人都瞧见了。”容元若蹙眉。

  君灵月叹气,“依我看,这是白家故意设局陷害孟娴。”

  “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怕是从那本蓝羽公子的书开始,就是专门针对孟娴设的圈套,否则哪有那么巧的事?可她那个呆子,就傻傻的跳进去了。今日白家老太君带着白沭上门请罪,同时要提亲。紫桓说皇后也跟皇上提了要给白沭和孟娴赐婚的事。虽然尚未定下来,但怕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容元若连连叹气。

  “小妹你整日忙得很,不知道事情原委。其实就是因为孟娴挡了某人的路。听说皇后娘娘有意把她娘家侄女,也就是那个白歆,许配给忠国公世子祝锦年,但祝家二老更中意的孙媳妇人选是孟娴。白家使出这么下作的手段,既帮白歆解决了最大的障碍,同时能跟孟丞相府绑在一起,可谓一箭双雕。但谁也不是傻子,白家如此不顾脸面,祝家能让白歆进门才是见鬼了。只可惜了孟娴,若真嫁给白沭,真就毁了。”

  说话间,兴瑞跑过来,说是孟家老太君身边的嬷嬷来了,孟老太君病了,想请元秋过去一趟。

  “看来是被这破事儿给气的,小妹你过去瞧瞧吧,见到孟娴劝她想开点。”容元若说。

  元秋对孟老太君印象不错,闻言便起身,快速出府往孟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