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2.痴迷(一更)

作品: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作者:三木游游|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2 23:38:06
  作为孟老太君膝下唯一待字闺中的孙女,孟娴颇得宠爱。这两年孟老太君和孟夫人,以及孟娴的姐姐孟俪都惦记着她的亲事,曾经还中意容元诚,但当时容元诚并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便作罢了。

  月初祝家回京,正好祝老太君也在物色孙媳妇的人选,打听过孟娴。

  京城里没什么秘密,孟家这边收到风声,虽然祝家尚未有什么表示,但孟老太君上了心,得知祝锦年拜了柳仲为师,如今白日里都在仁和堂坐诊,前几日还专门出门去,路过仁和堂时,借口去瞧元秋,见到了祝锦年。

  曾经在南沣城的祝锦年颇有几分自负,不通人情世故,但因为被元秋的医术和苏默的实力严重打击到,让祝锦年没了先前的锐气,整个人温和谦逊不少。

  他面相本就正直俊逸,孟老太君一看觉得这后生真不错,学医术也好,是积德行善的事。

  于是,孟老太君也没犹豫,让她的儿媳孟夫人跟相熟的明国公家大夫人,也就是明雅婷的母亲透了口风,表示孟家也有意。

  虽然说亲事都是男方主动,女方总要矜持些,但那是表面。毕竟这京城里公子小姐的情况大家都清楚,不管是家事人品才貌,祝锦年如今都是个香饽饽。

  明雅婷的二婶就是祝锦年的姑姑,里面有这层关系在,所以祝家那边自然是很快也知道了。

  算是两厢都有点意思,祝老太君本来的人选也就定在了孟娴和祝锦年的表妹明雅若身上,但明雅若年纪小,明年才及笄,现在还是个孩子样,祝锦年又说只把她当妹妹。

  于是,祝老太君打算过两日来孟丞相府坐坐,瞧瞧这传闻中的大才女孟娴什么模样。因为祝家过去多年不在京城,多是听人说的。明雅若说孟娴是个书呆子,不常出门的,也不爱跟她们玩儿。

  祝老太君想着她家孙子骨子里也是个高傲性子,若再娶个清高孤傲的媳妇儿回来,倒未必能过到一处去,因此打算亲眼见见再说。

  谁知中间出了这档子事,京城里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显然是白家蓄意传出去的,为的就是坏了孟娴的名声,拿捏住孟丞相,让他不得不把孟娴嫁到白家去。

  总之祝锦年和孟娴的事八字还没一撇,这就算黄了。

  孟老太君气得病倒了,孟丞相今日上朝见到国舅爷白璠,白璠当众跟他赔罪,让事情闹得更大,孟丞相若不是顾忌女儿名声,差点冲过去跟白璠打起来。

  入夜时分,孟丞相府里静悄悄的,下人走路都低着头,脚步匆匆。

  “老太君,容国公府的元秋小姐来了。”丫鬟打了帘子,请元秋进门。

  孟夫人见到元秋,连忙起身迎上来,眉宇之间愁绪不减,笑得很勉强,“这么晚了又劳烦容小姐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

  元秋微微摇头,“伯母不必客气,我去瞧瞧老太君。”

  孟老太君原本精神矍铄,见谁都笑呵呵的,慈祥可亲,这会儿躺在床上,睁着眼,眉目沉郁,见到元秋,便抬了手。

  元秋握住孟老太君的手,给她把脉。

  “老身没事……没事……”孟老太君微微摇头,“就是一口气堵在这儿,出不来……”

  元秋微叹,取了带来的银针,给孟老太君施针。

  施针之后,孟老太君眉目舒展了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让嬷嬷扶着她坐了起来,又摆手让其他人都出去。

  “秋儿,我们家的事,总是烦劳你。”孟老太君神色有些抱歉。

  元秋微微摇头,“老太君不要说这样的话,我是医者本分。”孟俪为了报恩,暗地里也帮过容国公府,算是有来有往。

  “你娘可真是好福气,有你这么好的女儿。”孟老太君不是第一次感叹这样的话。

  元秋微笑,“是我好福气,有那么好的娘,我才有这样好的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

  孟老太君闻言,连连点头,“都好,都好。我们家娴儿最小,全家人都宠着惯着,倒让她养成了一副怪脾气,原先想着让她多跟你玩玩,跟你学着些,可你忙得很,娴儿又总不肯主动出门去。谁知道她那么傻,竟然被一本书给骗得跳进了人家的圈套里。”

  孟老太君说着,眼圈儿泛了红,“女人的清白大过天,她落到如今这番境地,可该如何是好啊!想到要把我千娇百宠的孙女嫁给白家那个畜生,我是怎么都不愿意的,可不嫁,人言可畏,她以后怎么办?”

  元秋慢慢地给孟老太君顺着气,问道,“孟娴自己怎么说?”

  “她昨日回来就呆愣愣的,不哭,不闹,也不说话,我看着心里难受,真怕她想不开,寻了短见。你能不能去劝劝她?兴许她愿意跟你说话。”孟老太君深深叹气。

  “好。”元秋点头。对于孟老太君如今苦恼的事,并没有表态。

  事到如今,这已经不只是孟娴的终身大事那么简单了。

  白家这么急不可耐地一边想绑定孟丞相府,一边想拉拢刚回京的祝家,说白了,都是为了二皇子君紫琎铺路。因为太子派虽然倒了个沐国公府,却又冒出个更强的容国公府,且祝威的女儿嫁进了明国公府,元秋还救过祝威的命,再不做点什么,君紫琎就毫无出头的机会了。

  这种手段,下作,但好用。

  只要孟家低头把孟娴嫁过去,再设计让白歆进了忠国公府,有些关系就扯不开了。

  贵族之间结亲,家族首要考虑的都是派系和利益。

  因为孟俪生下了十四皇子,所以元秋并不能完全确定孟家未来是什么打算,也不认为孟老太君刚刚说那些,真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虽然事发突然,但孟老太君和孟丞相不至于到如今心里还没有数。

  元秋见到孟俪的时候,她的丫鬟正在劝她吃饭,她却捧着脸,呆呆地坐在窗边,衣衫单薄,看着外面夜空中高悬的明月,仿佛自成一个世界。

  “容小姐,你快劝劝我家小姐吧。”丫鬟说着抹起了眼泪,低头退了出去。

  “孟娴。”元秋走到孟娴身旁,叫了她一声。

  孟娴没有回头,但她显然听到了,痴痴地看着月亮,问元秋,“你说,蓝羽公子现在会不会也跟我看着同一轮明月?”

  元秋瞬间满头黑人问号……

  这是一个昨日才遭受侮辱,身心受到伤害,需要劝慰的人吗?元秋觉得这姑娘大概是魔怔了,她祖母怕她想不开,但她不仅想得开,还在想另外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元秋看了一眼外面的月亮,突然想起先前苏默昏迷,阿福他们趁机把苏默在苍松居的书架全都搬到了观澜院,让苏默跟元秋同住,元秋无意中看到了一本蓝羽公子的书,但里面是空白的。

  当时元秋就怀疑,那个看破红尘,文笔犀利的蓝羽公子,大概率就是苏默本人。不然无法解释他的书架上为什么会有蓝羽公子的书,他是不需要看那些残酷现实来找共鸣的。

  元秋低头,就看到了仿佛长在孟娴头上的那个蓝色羽毛状发饰,微微蹙眉,“孟娴,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孟娴微微摇头,“你在担心什么?我会寻短见?那你跟我祖母和我爹娘一样,太无聊了。我为什么要因为那个人渣的错误惩罚自己呢?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虽然元秋对于孟娴这么想得开表示认可,但孟娴的那句“你跟我祖母和我爹娘一样,太无聊了”让元秋心里很不舒服。她自己倒无所谓,跟孟娴算不上太熟,但孟娴竟然这样评价关心她疼爱她的长辈,让元秋无法理解。

  元秋想起蓝羽公子有一本书里写到一个大家小姐,因为被人设计毁了清白,为了家族名誉只得下嫁给侮辱她的人,最终被那狼子野心的人磋磨致死,又害了整个家族的故事。

  这很真实。大概是孟娴代入其中,并不打算对命运妥协。

  但这是清高孤傲?觉得别人都很庸俗,她自己什么都明白?就因为看过蓝羽公子的书,自认为自己也看破红尘人心了?

  元秋很想转头就走,她本来也没有义务来给孟娴做心理疏导。不过看在孟老太君和孟贵妃的面子上,元秋决定既然来了多说两句也无妨。

  “那你接下来什么打算?”元秋对此有些好奇。

  “接下来……”孟娴的声音顿了一下,“此事,我会跟我父亲商议。”

  倒成元秋多管闲事自讨没趣了,但关于蓝羽公子,她还是决定跟孟娴再说两句,“蓝羽公子的书我也看了,他这两年没有新本子面世,可能是找到了人生的意义,或者对他而言特别的人,不再寄情于文字。”

  孟娴闻言,面色倏然一沉,“容元秋,我知道所有人都喜欢你,但你别太自以为是了,轮不到你来对我说教。像你这种逆来顺受选择嫁给苏默那个废柴,有机会抽身却不肯放手的人,根本不懂蓝羽公子!”

  元秋:……

  她突然想起初次见到孟娴时,不过是碰了孟娴书架上蓝羽公子的书,孟娴便跟宝贝似的夺过去,又说那是禁书,不能给元秋看。

  元秋发现了,蓝羽公子就是孟娴的逆鳞,谁也不能碰。她能因为一本书傻乎乎地跑到白家去,现在看来太正常了。

  但据元秋所知,君灵月也看蓝羽公子的书,她说从中得到许多人生感悟,让她更懂得怎么保护自己,如何与人来往。

  可显然,不同的读者眼中有不同的蓝羽公子,孟娴就是个异类。

  元秋这会儿看着孟娴,真想来一句“蓝羽公子说不定就是个耄耋老者,两年没出新本子是因为他死了”,但想想还是不刺激她了,反正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

  元秋转身离开,觉得挺无聊的。

  孟娴依旧仰脸看着月亮,喃喃自语,“蓝羽,我遇到了苦难,更能理解你了,我会按照你的指引来做的。真希望老天能听到我的祈求,让你出现在我面前。”

  等孟丞相再次见到孟娴的时候,孟娴正在平静地吃燕窝。

  孟丞相以为是元秋把孟娴劝住了,心中微松,便问孟娴自己的意思,接下来什么打算?

  “爹什么打算?要把我嫁给白沭那个畜生吗?”孟娴反问。

  孟丞相叹气,“毕竟人言可畏,出了这种事,你除了嫁给他,也没有别的路可走。”

  孟丞相没想过要因此支持二皇子什么的,但孟娴总要嫁人,有丞相府这样的娘家,白家也不敢欺负孟娴。

  孟娴闻言,嗤笑了一声,“我为什么没有别的路可走?难道我不能不嫁人吗?”

  孟丞相皱眉,“娴儿,你说什么?你不嫁人,以后怎么办?”

  “我就留在孟家不嫁人,会给孟家蒙羞吗?”孟娴反问。

  孟丞相摇头,“这是什么话?为父不是那个意思。”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嫁了,一辈子孤独终老,也好过嫁给白沭那个畜生,过得生不如死。”孟娴神色平静。

  “你……你是这样打算的?”孟丞相拧眉。

  “至于白沭,爹就眼睁睁地看着我被欺负,什么都不做吗?”孟娴问。

  孟丞相愣了一下,“你是说……”

  “我要他死。”孟娴面无表情地说,“白家喜欢设圈套,爹还给他们一个,让那白沭去死。堂堂丞相,不至于被人欺负成这样都不敢反击吧?”

  孟丞相不可置信地看着孟娴,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女儿。他印象中满腹诗书,乖巧温顺的女儿怎么还有这样一面?

  “爹被吓到了?”孟娴突然笑了,面带自嘲,“若是爹不敢,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若是爹打算把我嫁过去,给孟家谋求什么利益的话,那很简单,我去死。”

  “你!谁教你的这些?是容元秋跟你说的吗?”孟丞相当然不是怕白家,只是孟娴的变化让他太意外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孟娴轻哼,“能不能别提她了?祖母和娘天天在我耳边念叨她多好多优秀,姐姐也总是说让我跟她学,但她到底不过是一个被男人美色所迷的庸俗之人罢了。苏默是南诏皇子,不可能是简单之人,爹最好提醒皇上,别什么时候苏默利用容国公府窃了东明国都没有防备。”

  “你胡说八道什么?”孟丞相简直无法理解孟娴说出口的这些话,好像她什么都懂,什么都看得很透彻,甚至开始对国家大事指指点点,一副别人都是庸俗之人的模样。

  “爹只当我胡说八道,早晚会证明,我是对的。”孟娴神色淡淡,“总之白沭的事,我的意思已经跟爹说得很明白了。要么他死,要么我死,让我嫁给他,绝无可能!”

  回家的路上,元秋怎么想,都觉得孟娴精神不太正常。她大概是自己幻想出了一个蓝羽公子的形象,产生了感情羁绊,把他当做神一般的存在,崇拜,爱恋,不允许任何人诋毁,同时认为任何人也比不上。因为蓝羽公子对人心的洞察,孟娴看了他的书,便也自觉高人一等?

  这让元秋想起前世那些偶像的狂热粉丝,有些简直是邪教一般的存在,自我幻想,脱离现实。

  可至少,前世的偶像是有明确的且十分出色的外在形象的,元秋实在不懂孟娴脑海中想象出的蓝羽公子是什么样?至少元秋看完了蓝羽公子的书,只能猜测他是个人生充满苦难和不公,生无可恋的人,甚至一度认为应该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

  尤其是元秋如今几乎确定蓝羽公子就是苏默的情况下,固然苏默的外形无人可及,但偏偏孟娴又对苏默有成见,认为他是个徒有其表的废柴,或者表里不一的野心家,元秋嫁给他且选择跟他在一起,说明元秋肤浅……

  “醉了……”元秋忍不住感叹,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脑残粉太可怕,若是孟娴知道她心里的神就是苏默的话,元秋不敢想象她会做出什么事。

  元秋觉得孟娴就是人生过得太顺了,书看得太多,脱离现实,喜欢幻想,自命清高,所有这些在她身上汇聚,导致如今脑子不太正常。

  回到容国公府,容岚问起元秋,元秋说孟老太君没有大碍,只是被气着了。

  “孟娴怎么样?”容岚问。

  元秋微叹,实话实说,她本是关心,却被怼了,只因为提到了孟娴的偶像蓝羽公子。

  容岚蹙眉,“那姑娘先前看着好好的,怎么如此执拗呢?这般在意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却对身边人对她真正的关心视而不见,简直不可理喻。”

  “人有很多面,她平素待人接物也没有太大问题,毕竟孟家的教养不是假的,但她的心理,真的有问题。”元秋摇头。

  “罢了,别人家的事。”容岚轻叹。

  元秋在想,若是没有白沭这档子事,孟娴会接受家族的安排好好跟门当户对的公子譬如祝锦年成亲吗?成了亲之后是不是依旧想着念着蓝羽公子,到时候她的丈夫会不介意吗?

  这些假设反正也不可能成立了,接下来发生的事倒证明了元秋的猜测。

  孟丞相府断然拒绝了白府的提亲,孟丞相言称,便是女儿一辈子不嫁,也不会嫁给白沭那样的纨绔。

  这样的结果,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因为这种事并不算什么稀奇,最终的结果也多是两家结亲息事宁人。

  而不久之后的秋猎,白沭意外坠马身亡,这就是后话了。

  过了几日,孟娴派丫鬟来送信,却是跟元秋道歉的,说她那日心情不好,口不择言,希望元秋不要怪罪。

  元秋收了信,看过也没回。这大概是孟娴理智之下的社交手段吧,也或许是孟家长辈要求的,挺无聊的,元秋以后也不打算再跟她有来往。

  祝家自然是看不上白家小姐的,不是家世,是家风不好。而孟娴的遭遇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

  苏治仍被关在容国公府,而前来谈判的使者苏晏依旧在万安城没有离开,因为君兆麟提的条件太苛刻,苏晏做不了主,已派人回去请示苏禛。

  苏晏已经三次上门来拜访苏默,都被容岚以苏默身体不适为由拒绝进门。梅景齐也来过两回,同样没能进门。

  这日元秋正在医馆里给人看诊,抬头就见苏晏上楼来了,依旧是那副精明的笑模样,“弟妹先忙。”说着在旁边坐了下来。

  等元秋面前的病人走了,苏晏笑着说,“我在对面醉仙楼置办了一桌酒席,弟妹忙完,赏脸过去共饮两杯?”

  阿福轻哼,“三皇子,这不合适吧?你是想勾引我家姐姐吗?传出去被人说闲话,你不要脸,我们容国公府可是很在乎名声的。”

  苏晏脸色一黑,“阿福,你不要胡说。”

  “什么阿福?请叫我的大名,容元朗。”阿福毫不客气。

  苏晏脸色挂不住,“弟妹,你看……”

  “阿福说得没错,你有事就找苏默,单独找我不合适。”元秋神色淡淡地说。

  苏晏无语,若是他能见着苏默,就不会来找元秋了。

  但苏晏心知,元秋比苏默更难说话,见她这种态度,便也没再自讨没趣,讪讪地离开了。

  傍晚元秋和阿福回府的路上,元秋突然想起,便随口问阿福,“你知道蓝羽公子吗?”

  阿福眨了眨眼,“蓝羽……公子啊?我知道啊,很有名的。”

  “你还知道什么?”元秋问。

  阿福嘿嘿一笑,“姐姐,其实那个蓝羽公子,就是姐夫啦!他原先一心等死,无事可做,为了打发时间,就瞎写了些乱七八糟的故事堆在一起,是青云那个财迷看了说写得太好了,可以卖钱,就拿去给卖了,连蓝羽公子的笔名都是青云给取的,主子根本不在意那些。”

  “他还有什么身份我不知道的?”元秋问。

  阿福轻咳,“我再多说肯定会被打的,还是让姐夫给你惊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