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3.得知(二更)

作品: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作者:三木游游|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4 09:33:13
  西辽国齐天城。

  姬月璇重伤回府后,多日没有出门,在家中养伤。中间姬凤渊曾登门拜访,姬月璇以身体不适为由并没有见他。

  原因是,当时青雷按照苏默的吩咐打回去,其中几鞭子抽到了姬月璇的脸上,留了伤疤,尚未恢复,她如今谁也不想见。

  这段时间,姬月璇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容元诚那嘲讽不屑的神情,心中恨得咬牙切齿。那个男人,骗了她一次一次又一次,害得她全盘皆输,曾经的努力化为乌有,被姬旭厌弃。

  但姬月璇没想到,这天夜里,姬旭竟然会出现在她面前,身旁还跟着姬月璇的皇叔,西辽国的寿王姬昶。

  姬昶特征明显,是个侏儒,根本没法伪装。

  姬月璇连忙起身,跪地行礼,“参见父皇!皇叔!”

  姬旭见姬月璇,仍是面色不虞。虽然把前往东明和南诏皇室送喜帖的使者追回来了,但有些事不需要多久就会传遍天下,可他手中最重要的人质已经丢了。

  不过今夜姬旭和姬昶过来,并未为了兴师问罪,而是另有目的。

  “起来说话。”姬旭冷着脸说。

  姬月璇谢恩,起身,垂首站在一旁,一时猜不透姬旭和姬昶这个时候突然找她所为何事。

  “月璇,你说是青冥楼楼主青夙将容元枫和容元诚救走的,你可曾见到青夙的真容?”开口问话的是姬昶。

  姬月璇摇头,“没有,他起初伪装成苗钦的私生子苗嘉,之后便一直戴着面具,不曾露出真容。”

  “可有其他特征?”姬昶问。

  姬月璇思忖片刻,仍是摇头,“他只是打了我一掌,之后便用剑,剑术极其高明,但我看不出是什么剑法。也并没有见识到他真正的实力。”

  姬昶四方脸,招风耳,粗重的眉毛,青黑的眼圈,鹰钩鼻,一股子外放的邪佞之气。

  此刻听到姬月璇的话,姬昶突然转头,对姬旭说,“皇兄,我认为,青夙就是那个人。”

  姬月璇蹙眉,哪个人?

  下一刻,一个从头到脚罩在墨色斗篷之中的女人突然现身,出现在姬月璇的房间里。

  姬月璇眼神戒备,却听姬昶笑起来,“月璇,这位是青魅小姐。”

  姬月璇愣了一下,“青冥楼的人?”

  “青魅小姐是原青冥楼楼主青绝唯一的女儿。”姬昶说,“青绝楼主老来得女,爱女心切,并未让青魅小姐的存在被人知晓,包括青冥楼其他所有的人。孰料那青夙孽徒,欺师灭祖,害死青绝楼主,霸占青冥楼。但青绝楼主给青魅小姐留下了巨大的财富,和十位忠心耿耿的高手死士。青魅小姐此次得知有青冥楼之人在齐天城现身,所以前来查探。”

  姬月璇神色一凝,“难道青魅小姐也不知道青夙的真正身份吗?”

  其实姬月璇有些奇怪,就算这个女人真是青绝的独女,有巨大的财富,也不值得姬旭和姬昶亲自“招待”吧?这里面,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姬月璇看不到青魅的容貌,她的声音很冷,“不知。父亲为了保护我,从未让我跟青冥楼扯上任何关系。但父亲曾提过一件事。青冥楼的杀手,八成是他收养的孤儿培养起来的,还有两成,都不是一般人。”

  姬月璇眸光微眯,“青魅小姐的意思是?”

  “那两成是我父亲在各国皇室,贵族,以及其他非富即贵的人家之中精心挑选的徒儿。”青魅说。

  姬月璇神色惊诧,就听青魅接着说,“我父亲选的,都是不受宠的,不得志的,被厌弃的,被欺辱的,想要获取实力往上爬的那些!我父亲会亲自教他们武功,这是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青魅小姐可知道令尊选的那些人的身份?”姬月璇突然意识到为何姬旭和姬昶如此重视这个青魅,因为假如能够掌握原青冥楼中不为人知的那部分贵族杀手的身份,接下来大有可为!

  “我说过,我不知道。应该说,是父亲尚未来得及告诉我,便被他的其中一个徒弟篡位。父亲曾说过,他有一个名单。但那名单,如今定在孽徒青夙手中!”青魅冷声说,“我要找到青夙,杀了他为父亲报仇,同时拿回本属于我的东西,重振青冥楼!”

  姬月璇很清楚那个名单的价值。若是能够找到名单,掌控青绝的那些徒弟,其中甚至可能会有别国的皇子公主!

  青夙的身份……姬月璇心中一动,脑海中有个名字呼之欲出。

  “苏默。”姬昶狞笑,“那个青夙,一定是南诏的苏默!他的身份经历,最符合青绝楼主挑选秘密徒儿的条件!而他跟容元枫容元诚扯上关系,就已经暴露了身份!因为他就是容岚的上门女婿!容元枫容元诚如今跟他成了一家人,他当然要救!”

  “原来如此!”姬月璇神色一震,“按照青魅小姐所言,那个青夙,绝对是苏默!他身世曲折,在南诏皇室处境艰难,定是青绝楼主不为人知的徒弟!也是他,抢走了本该属于青魅小姐的一切!”

  青魅眸光微缩,“苏,默!我找了这么久,竟然是他!”

  姬旭叹气,“青魅小姐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杀了苏默,把青冥楼抢回来!”青魅冷声说,“那是我父亲一辈子的心血,绝不能毁在外人手中!”

  姬月璇蹙眉,“容元诚声称,青夙把青冥楼解散了。”

  青魅冷笑,“但凡受过我父亲的恩惠,就别想脱离青冥楼!我自会把人一个一个再找回来!不服者,杀无赦!”

  “既如此,那就预祝青魅小姐早日重振青冥楼了。”姬旭说,“按照约定,我们为你提供了如此重要的情报,待你得手之后,不要忘了与西辽皇室的合作。”

  “西皇放心,我自不会食言。告辞!”话落,青魅便不见了人影。

  “父皇,皇叔,西辽皇室会不会也有青绝不为人知的徒弟?”姬月璇蹙眉问。

  姬旭眸光幽深,“此事,朕自会查清楚。”

  姬昶并未言语。事实上,他就是青绝的徒弟之一。只是他并不知道青绝还有其他类似身份的徒弟,更不知道其他徒弟的身份。

  当初得知青绝身死,青夙上位,姬昶很意外,一直不知道那个青夙到底是什么人,直到今夜,总算知道了,竟然是南诏皇室的那个废柴皇子。

  不得不说,这个身份隐蔽得太深了,根本让人意想不到。

  毕竟事到如今,苏默的实力依旧不为人知,而他在杀掉青绝,当上青冥楼楼主之后,并未在南诏皇室做任何事,而是安分地待在东明国当质子,简直让人无法理解。

  但青魅提供的信息,和最近的事情联系起来,青夙就是苏默,这一点已毋庸置疑。

  这也可以解释,为何青夙现身时,假扮苗钦不为人知的私生子,且能拿出刻着苗家家徽的玉佩作为证明,能够模仿南诏皇后的笔迹到以假乱真的程度。这本身就说明,青夙对于南诏皇室了如指掌,却又跟东明的容国公府关系密切,除了苏默,不可能有别人。

  “父皇认为青魅能杀掉苏默吗?”姬月璇问姬旭。

  姬旭冷哼,“未必。三年前青绝就死了,青夙这个名字后来才传出来,随之青冥楼便彻底消失了。那个时候,苏默不过才十七岁。青魅实力未知,但青绝给她留下的死士应该不容小觑。我希望青魅能除掉苏默,否则,接下来他会坏了我们很多事。”

  姬昶冷笑,“原本的苏默可能没什么弱点,但如今,他成了容岚的女婿,这次出手也是为了救容岚的儿子,他在东明国万安城,弱点那么多,依我看,青魅想动手,逼迫苏默妥协,容易得很!一个杀手头子想从良?他太天真了!”

  姬月璇能感觉到姬旭和姬昶因为青魅的出现,心情还不错。只要能除掉苏默,拿到青冥楼那份隐秘弟子的名单,接下来不管是对付容岚,还是对付东明国,都会容易很多。

  包括苏默在内的原本青冥楼所有的人,都根本不知道青绝在这世上还有个女儿。

  此时,苏默和容元枫容元诚已经暗中回到了东明国的禹州城。

  容元枫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行动自如,他们的速度也比之前快一些。

  深夜时分被叫醒的樊骜,见到容元诚大喜过望。当初他就一直无法相信容元诚真的死了,可沐振轩那个人渣连儿子都认不出来。

  寒暄过后,容元诚问樊骜,“沐振轩在哪里?”

  樊骜闻言便叹气,“你们来晚了。”

  “什么意思?”容元枫拧眉。

  樊骜摇头,“他跑了。五日前突然失踪的,我已经派人把城内城外找遍了,连个人影都没有,当日便给皇上写了折子禀明此事。我怀疑他有可能会暗中回京城,毕竟他被……”

  沐振轩被阉的事苏默他们都知道了,也都很清楚是谁做的。樊骜认为沐振轩会回京城去找顾淮报仇,苏默觉得未必。

  沐振轩那个人,野心从来都不小,如今他在东明国已没有容身之地,杀了顾淮他的身体也恢复不了。而沐振轩也不可能为了身在京城的母亲邹氏而回去,他逃走,很可能会选择背叛东明皇室,寻求别的翻身机会。

  容元诚本想找到沐振轩,给容岚报仇,却没想到他竟然跑了。

  在禹州城短暂停留后,苏默他们再次出发,赶回万安城。

  而苦逼的樊骜,一心只想回家过媳妇孩子热坑头的生活,却被困在禹州城哪儿也去不了,只能让容元枫帮忙带家书回去,纾解相思。

  转眼已是九月下旬。

  昨夜落了雨,一层秋雨一层寒。

  一晃,府里苍郁的树木被染上了金黄火红的色泽,站在观景厅里往外看,绿的红的黄的紫的,绚烂的颜色交织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元秋晨练的时候路过果林,发现柿子树上叶子掉落了许多,金灿灿的柿子压弯了枝头。

  元秋想着过些天要做些柿饼,阿福最近一直在念叨,说苏默爱吃这个。

  等元秋晨练结束,正准备回观澜院,青风突然出现,让她又惊又喜,“怎么样?苏默呢?阿诚和大哥呢?”

  青风笑得憨厚,“夫人放心,主子没事,元枫公子和元诚公子都被救回来了,预计过几日就能到家!这是主子给夫人的信!”

  元秋接过青风的信,一时也没有注意青风说的容元枫也被抓的事,因为那是在苏默到达齐天城之前,青云更早传回的消息,被苏默半路截回去了,这边并没有收到。

  元秋拿着信跑进观澜院,“娘,好消息!”

  容岚正在厨房做早膳,听到元秋的声音,快步走了出来,眸中满是期待,“是有阿诚的消息了吗?”

  元秋笑着点头,“苏默传信回来,说是人都救出来了,正在回来的路上!”

  容岚闻言,不由喜极而泣,“好,那就好。”她心中的大石可算是放下了。

  等到早膳的时候,全家人都知道了,一个个高兴得不得了。

  阿福笑哈哈地说,“我就说了嘛,姐夫出马,绝对没问题!”话落看向君紫桓,“我说的不是你这个姐夫。”

  青风跟大家详细讲了事情经过,得知中间容元枫曾经也被抓住,容岚神色一变,好在最终有惊无险,苏默出手把兄弟俩都给救出来了。

  “他们可受伤了?青云如今怎么样?”容岚问。

  青风神色认真,“元枫公子受了不轻的伤,但主子都让青雷打回去了,等回来应该就没事了。青云也没事,死不了。”

  容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那就好。真是辛苦你们了。”

  倒把青风搞得有点不好意思,“老夫人千万别这么客气。”

  等元秋再带着阿福出门去医馆的时候,发现容元诚活着的消息已经从西辽传到东明国万安城来了。

  街上的人都议论纷纷,在说西辽皇帝给容岚册封了国公之位,要把西辽九公主赐婚给容元诚的事。

  阿福轻哼,“姬旭那个贱人肯定没想到,他打算做的事这么快就毁了,等过几天四哥回来,谣言不攻自破,让西辽的九公主嫁鬼去吧!”

  君兆麟接到消息,便立刻传召容岚进宫询问情况。若是容元诚真被迫娶了西辽九公主,那事情可就复杂了。

  等听容岚说,容元枫和容元诚已经脱离西辽皇室的控制,不日就回来了,君兆麟放下心来,讽刺了姬旭几句,就让容岚出宫了。

  外面沸沸扬扬的流言,容岚并没有管。等容元诚回来,那些流言自然就消散了,不必在意。

  等当夜洗漱过后,又看了会儿医书,准备睡觉时,元秋才想起来青风一早还交给她一封信。她当时只顾着问青风事情经过,早膳后便照常去了医馆,把信给忘在了脑后。

  元秋躺在床上,拆开那封信。

  苏默并没有在信中写他救容元枫和容元诚的经过,因为这些青风自会口述给元秋,不必赘言。

  “小丫头,

  写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分开已经整整半月了。

  西辽天寒,风沙很大,我每次想你的时候都会吃一颗果脯。

  但很快就发现这样不行,因为完全不够吃。

  下次出门,我大概需要背上满满一麻袋果脯。

  但那样太傻了,而且定然也不够。

  我想,只有背上你出门,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方才容元枫非要吃一颗果脯,我当然不能给他。

  他说等回去要跟娘告状,我才不怕。

  今夜寒月如霜,容元枫和容元诚正在我背后打情骂俏,我有点想打他们。

  小丫头,再听到我叫你的名字,不要找我,背过身去,让我抱一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