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4.抱抱

作品: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作者:三木游游|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4 09:33:13
  “好个鬼。”元秋忍不住吐槽,唇角却微微翘了起来。

  翌日,青风给元秋带来一个新的消息,是关于失踪有段日子的谢镜辞的下落。

  当初在南沣城,谢镜辞主动提出,要跟苗钦谎称他可以带回苏治,用来交换苏默当时最需要的解药缺少的药材。

  但之后谢镜辞便没了音讯。

  元秋曾让青风派人去找,但派去的人在南沣城和镇北城都没有发现谢镜辞的行踪。

  原本元秋怀疑谢镜辞是被苗钦给抓了,但后来发生的事,又证明并非如此。

  因为若是苗钦抓到谢镜辞,怀疑谢镜辞跟苏默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应该会利用谢镜辞来威胁苏默和元秋放了苏治才对。但苗钦一派从头到尾根本只字不提谢镜辞。

  直到这日,青风说,他们的人终于查到了谢镜辞的所在。

  原来,谢镜辞在跟苗钦约定交易的日期之前就出事了,也就是他跟苏默和元秋分开的第二天。

  抓他的并不是苗钦,而是南诏国罗月山庄的二小姐罗依依。

  相反,苗钦真指望过谢镜辞把苏治救回去,在约定好的时间等了一整夜,最后被放了鸽子,气得不行,扬言日后再见到谢镜辞定要把他大卸八块……

  当初谢镜辞来万安城找苏默送解药,中途就是被罗月山庄的人追杀,受了重伤。苏默派人去把他救回来,请元秋给他医治,才捡回一条命。

  那次追杀他的是罗月山庄的庄主,罗依依的父亲。

  当时阿福吐槽谢镜辞,一直在青楼里寻找红颜知己,怎么突然招惹到罗月山庄的小姐身上?

  罗月山庄是南诏国境内的一个江湖势力,高手众多,实力不容小觑。姬凤渊的师兄罗昇就是罗月山庄一个不受宠的公子。

  元秋听阿福提过一回,没想到那位罗小姐如此不依不饶,过了这么久依旧在追杀谢镜辞,还真把他逮着了。

  “我就说不能靠那个流氓!他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说得好听,要帮姐夫找药材,结果啥都没找到,就被他招惹的女人给掳走了!真是服了他!”阿福向来很讨厌谢镜辞,“姐姐你可不要管他,这是他自作孽,活该!谁让他到处拈花惹草的?”

  元秋哭笑不得,“我能怎么管?我连罗月山庄在哪儿都不知道。你说得没错,真指望谢镜辞,苏默早死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事儿还真跟咱们没关系,既然查到他在罗月山庄,那就是还活着。我看那罗小姐大概是真看上谢镜辞了,兴许就是想抓他回去当相公,死不了,让他自求多福吧。”

  “哈哈哈哈!姐姐说得对!”阿福对谢镜辞的嘲笑声响彻观澜院。

  每年秋季,君兆麟都会率领皇室和百官及家眷前去狩猎,今年也不例外,早早地就定下了要去万安城往北五日行程的乌兰围场。

  三日后就要出发,为期半月,再加上来回路上的时间,等回到万安城,预计在十月中旬。

  君紫桓以为容元若会很期待,因为往年她最喜欢秋季去打猎。去年她和容元诚姐弟俩在秋狩时猎到了一只白虎,得了嘉奖。

  虽然容元若如今怀着身孕,不能骑马打猎,但瞧瞧热闹也挺好。

  结果容元若表现得兴致缺缺,说她又不能玩儿,去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骑马射箭,还不如不去,省得来回折腾。

  君灵月也是一早说了不去的。

  君紫桓便说让容岚带着元秋阿福和容元顺一块儿去,他留在府中照顾容元若和君灵月。

  但容岚跟君兆麟请示了,她今年也不去,说是要在家照顾儿媳和女儿。

  容岚的儿媳和女儿,就是君兆麟的女儿和儿媳,这个理由,他自然没意见,但要求元秋必须随行。

  容岚心知这是因为元秋的医者身份。每年秋狩总免不了会有受伤的,甚至还有被误杀的,元秋在外伤方面的高明医术君兆麟很清楚。

  因此,最后容国公府定下的,就只有元秋带着阿福和容元顺三姐弟一块儿去参加秋狩。

  阿福和容元顺对此很是期待,早早地开始准备,得空就让容岚亲自指点他们的箭术。

  元秋让周老留在府中,青风会暗中随行保护。

  因为南诏国来的使者仍在万安城,君兆麟便邀请他们一同参加这次的秋狩。

  苏晏对此欣然应允,表示十分期待。

  出发去秋狩的前一日,元秋照旧去仁和堂坐诊,柳仲也来了。

  “多亏今年收了个好徒弟,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又得跟着过去折腾,可算是能歇歇了。”柳仲感慨。

  姜大夫笑说柳仲好福气,两个徒弟都很出息。

  如今对柳仲来说,除了樊骜不在家之外,其他的都挺好。

  柳仲提醒元秋,这回太后皇后都要去,到时候元秋的身份也算半个太医,少不得要被她们传唤过去,小心提防着别被欺负了。

  “师父放心,我脾气不好,谁让我不痛快,我就找皇上说理去。”元秋笑着说。

  柳仲乐呵呵地点头,“你那么聪明,为师倒也不担心。”

  祝锦年说,这次秋狩负责安全事宜的是他爹祝瀚,他们全家都要去。

  元秋心想,这可不是个好活儿,重要人物都出宫了,行刺的好时机,万一出点什么问题是要负责任的。听容元若说往年负责这事儿的都是沐振轩。

  是夜,元秋查看红苓给她准备的行李,觉得衣物太多了。红苓说一点儿也不多,别家小姐肯定都不会比这少,至少一天得换一身,还有骑马装,宴会装,不同的搭配,各种讲究。

  元秋听了有点头大,反正红苓会跟着去,她就不管这个了,只说让红苓把她的采药工具小锄头和药铲带上。

  “小姐还要去采药呀?”红苓愣了一下。

  元秋开玩笑,“万一在山里碰上个千年人参什么的,那不是赚了。”

  红苓嘴角微抽,还是按照元秋的意思又多装了个箱子。反正有马车拉着,东西宁可带多,不能少了,想用的时候找不到就会很麻烦。

  阿福和容元顺的行李是容岚给他们收拾的,弓箭也是容岚专门给他们找来的,都试过很趁手。

  阿福还主动往箱子里放了几本兵书,说等回来要倒背如流。

  夜里正要睡,阿福突然想起一件事,又穿好衣服跑来观澜院,见元秋的房间还亮着灯,便敲了敲门。

  “怎么了?”元秋正坐在床上看医书。

  “姐姐,姐夫近日就回来了,咱们是不是把他的行李也带过去?到时候他们会先路过围场的。大哥和四哥肯定着急回家,但姐夫可以留下啊!”阿福嘿嘿一笑说。

  “我们又不能见面,他留下做什么?”元秋反问。

  “那让他别露面,给咱们当暗卫呗!反正得留下!”阿福表示不能见面那也得在一起啊,不然怎么培养感情?万一秋狩有人欺负暗算元秋怎么办?正好给苏默英雄救美的机会!

  “当暗卫要什么行李?”元秋反问。

  阿福轻咳,“说是暗卫,那也是姐夫,总不能让他十天半月不换衣裳。”

  “我这里没有他的东西。”元秋说。

  “我去准备!”阿福话落便嗨嗨地跑了。苏默的行李在观澜院另外一个房间里,阿福连忙去收拾了,至少衣服要带够,天仙当然得时刻美美的,把容岚给苏默做的新衣裳全带上!

  阿福又想起元秋做的果脯和果酒,也都往箱子里装。万一先回家的容元枫和容元诚给吃光了怎么办?上回苏默来去匆忙,这回秋狩正是培养感情的好时机,不见面有什么打紧?大不了竖个屏风,一起聊一起睡,都是可以哒!

  想到这里,阿福想起在君紫桓的书房里见到过一块儿漂亮的山水屏风,又跑到苍松居去,打算借来用用。

  君紫桓被叫醒,得知阿福要借屏风,很是无语,“小阿福,能不能明日再说?”

  “我们明日一早就走了,大姐夫你总是陪大姐起得晚。”阿福嘿嘿一笑。

  “你自己去拿就是了。”君紫桓打着呵欠把门轻轻关上,怕把容元若吵醒了。

  阿福便到君紫桓的书房里扛了屏风,又装了个箱子。有了这个宝贝,到时候姐姐和姐夫就有条件睡在一间屋子里了,阿福觉得自己可真机智!

  翌日一早出发,多了两大箱苏默的行李。

  容岚送他们到大门口,叮嘱元秋照顾好两个弟弟,又叮嘱阿福和容元顺不要乱跑,打猎的时候千万小心。

  “娘,我们知道啦!我会照顾好姐姐和小弟的!”阿福骑在马背上,笑容灿烂地冲着容岚摆手作别。

  元秋骑的仍是苏默的爱马飞鱼,阿福骑的是元秋原来那匹受伤已经痊愈的马,容元顺自己骑了一匹温顺的马,小身板儿挺直,背上背着他的小号弓箭,有模有样。

  另外有一个车夫,兴瑞兴祥两个小厮,红苓白芷两个丫鬟,四个侍卫随行。青风在暗中保护。

  到了皇宫前广场,队伍已经集结,浩浩荡荡,人着实不少。

  “表妹。”陆哲看到元秋,便主动过来打招呼。君灵馨坐在马车里,看了元秋一眼便放下了车帘。

  元秋微微点头,“表哥。”

  “怎么不见元枫表弟?”陆哲问。其实他很好奇,最近京城都在传容元诚还活着,且即将成为西辽皇帝的女婿,但容岚似乎什么都没做,也不见容元枫的影子。

  陆哲怀疑容元枫是去了西辽,还有前些日子突然出现又消失的苏默。

  “你找他有事?”元秋反问。

  陆哲笑了笑,摇摇头说,“那倒没有,只是听说元诚表弟的事,有些担心。”

  “多谢表哥。”元秋并没有落陆哲的面子,但也没说出陆哲想听的话。

  陆哲笑笑,便告辞离开了。虽然他娶了君灵馨,但并不打算就此支持二皇子君紫琎,因为君紫琎的赢面太小了。陆哲试图讨好容国公府,虽然这有点难,但表面功夫他向来做得很好。

  至于邹氏,虽然她曾求到忠信伯府,被陆哲拒之门外,但后来陆哲又找到邹氏暂住的小宅子,送了些补品,偶尔会过去看望。他总觉得,沐振轩不会就此一蹶不振的。

  “小姐,我方才看到了孟丞相府的四小姐,她竟也要去。”红苓在元秋耳边小声说,声音惊讶。

  元秋也有些意外。孟娴在白家受辱的事才过去没多久,而且她往年秋狩几乎都不去,今年竟然要参加。说起来,孟娴如今会骑马,还是容元若教的。

  不过上次闹得不愉快,元秋已经不打算再跟孟娴来往,觉得她有点不可理喻。

  “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

  所有人跪下来恭迎圣驾,等起身的时候,元秋便看到华丽的龙撵上坐在君兆麟身旁的并不是皇后白氏,而是贵妃孟俪。

  皇后白氏陪着太后在后面的车撵上。

  君兆麟原本虽然宠爱孟俪,但这种场合也不会让她越过皇后去,这次显然是故意的。

  元秋想想便明白了。大概还是因为皇后的娘家先前故意设计陷害了孟俪的妹妹,君兆麟在用这种方式敲打皇后和白家,让他们安分些。

  队伍启程后,元秋就进了马车。

  那乌兰围场本也不远,但这么多人的队伍走不快,夜里还要停下休息,五日后才能到,慢悠悠地骑马吹冷风不如坐马车里看书或者睡觉。

  第一天夜里,太后就派人过来叫元秋,说是身体不舒服,让她去一趟。

  “不是有太医么?真是的。”阿福吐槽。

  “没事,我去瞧瞧。”元秋带着红苓出了门,叮嘱阿福和容元顺不要出去,外面重兵把守,万一被当成刺客就搞笑了。

  太后的住处自是比元秋那里豪华几个档次,吃的用的都是从宫里带出来的。

  这会儿太后斜靠在软塌上,说是坐了一天马车腿部酸麻,让元秋给她捏捏。

  太后身边的宫女闻言便往软塌旁边的地上摆了个垫子,意思很明显,让元秋跪在那里伺候。

  “太后娘娘恕罪,这个我不会。”元秋一看来者不善,直接拒绝。太后身边给她揉肩捏腿的人绝不会少,这也不属于医术的范畴,作何非要大晚上找元秋过来?明摆着就是为了折腾她。

  太后白氏神色不悦,“不会?还是不愿伺候哀家?”

  元秋神色平静,“我最擅长的是给人动刀子,处理血口子,捏腿这个真不会,从来没做过。太后娘娘若是想让我试试,那我斗胆,但就怕我手劲大,伤到了太后娘娘,到时太后娘娘可千万不要怪罪。”

  太后轻哼,“果真是伶牙俐齿。哀家近日夜里睡得不安稳,你可有良方?”

  元秋恭声说,“师父给太后娘娘开的安神方,最适合太后娘娘的身体,贸然改了倒是不好。”

  “苏默呢?怎么不见他?还有容元枫,去哪儿了?”太后突然话锋一转,状似无意地提起苏默和容元枫。

  “此事,太后娘娘不妨问皇上。”元秋说。

  “哀家在问你。说不得吗?”太后面色一冷。

  元秋微微摇头,“臣女不知说得说不得,便不敢说。”苏默和容元枫去西辽,都是征求过君兆麟同意的,也算是皇命。元秋并不想跟太后说这些。

  “那容元诚即将当上西辽皇帝的女婿,也是真的?”太后又问。

  元秋摇头,“谣言不可信,尤其是西辽人的话。反正臣女是不信的。”

  “你娘就没派人去找容元诚吗?”太后又问,话落心中一动。苏默和容元枫没露面,想必就是去西辽找容元诚了,看来皇上也知道。

  这对太后来说,不算什么好消息。虽然从东明国的利益来讲,容元诚被救回来最好。但容国公府的实力壮大,对太后皇后和二皇子一派来说,并非好事。

  先前白家对孟娴下手,背后也有太后的意思。没曾想孟丞相府竟然那样都不肯嫁女儿,皇后求君兆麟下旨赐婚,却被数落一通,太后的懿旨也被挡着没能出宫门。

  太后看元秋,怎么看都不顺眼。但元秋机敏,不管太后说什么都滴水不露地圆过去,太后也不敢这个时候再惹了君兆麟不快,只得放元秋回去了。

  元秋觉得这些人也挺无聊的,算计来算计去,难道君紫钰就不是太后的亲孙子吗?为什么她偏偏就喜欢君紫琎?可能人心都是偏的吧。

  此时孟俪跟君兆麟求了恩典,前去看望她的父母。

  “爹,娘,你们怎么把小妹也带过来了?”孟俪神色不悦。

  孟娴原本正气定神闲地在喝茶,闻言眸光微黯,“姐姐是觉得我丢人现眼,不该出门吗?”

  孟俪蹙眉,“你身体娇弱,往年让你来都不来,偏偏今年要来,我倒要问你,存得什么心?出了那样的事,你觉得很光彩吗?”

  “是不比姐姐高高在上,能与皇后分庭抗礼来得光彩。但我又没做错什么,我为什么不能出门?”孟娴反驳。

  孟俪面色一沉,“你说什么?什么时候学会说话如此阴阳怪气?我的事轮得到你指手画脚吗?你没做错什么?你为了一本破书,傻傻地跑到人家的陷阱里面去,出门在外不谨慎,不小心,不知道保护自己,你还有理了?”

  “姐姐,那不是破书。”孟娴却不管孟俪的训斥,更在意的是孟俪将蓝羽公子的书称为破书。

  “我看你是魔怔了!整日打扮成那样,经过这回,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惦记着一个根本没见过的男人!你已经成为一个笑话了还不自知!”孟俪真的很生气。

  白家设套陷害孟娴,孟俪气不过,当然要请君兆麟主持公道。

  君兆麟虽然明面上敲打皇后和白家,但他原本已经打算用赐婚把这件事揭过去,毕竟颜面最重要。孟娴不嫁白沭,更会被人笑话,且也嫁不了别人了。

  谁知孟夫人进宫跟孟俪说,千万不能赐婚,因为孟娴扬言若是让她嫁给白沭她就去死,孟家人怕她一时想不开真寻了短见。

  虽然孟俪也不想让孟娴嫁给白沭那个纨绔,但此事的结果,孟家同样惹得君兆麟不快。书香门第最重名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孟娴出了这档子事,并不会让人觉得她清高冷傲,只会让人觉得她不知羞耻,尤其关于她心慕蓝羽公子的事传得沸沸扬扬,更是让人笑话。

  偏生她不在家里好好反省,竟然还坚持要出来参加秋狩,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难道她不知道背地里别家都是如何指指点点说闲话的吗?

  “皇上也知道了那什么蓝羽公子的事,言称很可笑,不明白孟家怎么教出这样的女儿来。”孟俪冷声说。

  孟娴垂了头不说话,但握紧的手显然是不服气的。

  “爹,娘,你们跟祖母平素都惯着小妹,我原以为她虽然不擅交际,但也算懂事,没想到是我太高看她了。”孟俪冷声说,“既然她宁死都不嫁白沭,这辈子也别指望再嫁什么好人家了,嫁得太低凭白丢人,不如干脆绞了头发。”

  孟娴面色一僵,“姐姐,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严苛?明明是有人害我!”

  “我倒要问你,自小学的礼义廉耻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对清白这样重大的事如此不在意?”孟俪反问。她进宫后很少能见到孟娴,没想到自家妹妹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若是世人的流言蜚语我都要在意的话,就没法活了。错不在我,越是有人害我,我越是要活得好好的。”孟娴冷声说。

  孟夫人见两个女儿吵起来,连忙劝孟俪别生气,“事到如今,娴儿是最苦的,她只是想出来散散心,俪儿你别跟她计较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哪能真让她绞了头发当姑子去?”

  孟俪见父母仍是护着孟娴,又见孟娴油盐不进的样子,心中气恼,起身欲走。

  到孟娴身旁,孟俪驻足,伸手就把她头上那个蓝色羽毛状的发饰给摘下来扔在了地上,“再让我看到你戴这个,定饶不了你!”

  话落孟俪便走了,孟娴红着眼睛把地上的发饰捡起来,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元秋并不知道孟家姐妹起了争执,接下来都没人再找她麻烦,出发五日后如期抵达了乌兰围场。

  “姐姐,这边好美啊!”阿福感叹。

  元秋掀开车帘,就见晚霞瑰丽如火,广袤的草原在晚风吹拂下翻涌着金色的浪潮,山脉绵延起伏,乌兰行宫已经出现在不远处。

  住处是按等级分的,容国公府来的人少,住处宽敞舒适。

  红苓让人把元秋的行李放进他的房间去,阿福指挥着把他给苏默收拾的行李也放进去。

  东明国三个国公府的住处是挨着的,容国公府在中间。

  阿福和容元顺说要到外面瞧瞧,元秋叮嘱他们别跑远了。

  红苓和白芷在给元秋收拾房间,问苏默的行李是否要拿出来。

  “就放着吧。”元秋摇头。

  刚坐下喝了杯茶,有人来请,说是君兆麟要见元秋。

  元秋连忙起身过去,见到君兆麟的时候,他面色不虞,给元秋看了一个折子。

  元秋不明所以,打开发现是樊骜的笔迹,禀报君兆麟,沐振轩失踪了。

  虽然沐振轩是元秋的生父,但这事儿跟容国公府没关系。当初若不是君兆麟坚持要留着沐振轩,又不让他回京城,也不会出这样的事。

  “你觉得他去哪儿了?”君兆麟问元秋。

  元秋微微摇头,“臣女对那人其实不太了解。但想来他要么是被人抓去,要么自己跑的,若是自己逃跑,怕是有叛国投敌的可能。”

  君兆麟担心的就是后者。他已经后悔了,当初既然决定用容岚,就不该留着沐振轩。

  君兆麟也没再说什么,便让元秋回去了。

  元秋回到房间,发现阿福和容元顺出去玩儿没回来,红苓和白芷也不知去了哪里。

  推开窗户,遥望远处连绵起伏的高山,元秋觉得心境也跟着开阔起来了。

  “秋儿。”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元秋神色一怔,怀疑自己幻听了,刚刚转头又立刻转回来,有些不确定地问,“苏天仙?是你吗?”

  下一刻,元秋便感觉背后有个人抱住了她。

  这种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的感觉其实不太好,她下意识地有些抗拒,身体僵硬,想要挣开。

  “是我,别怕。”清润的男声在耳畔响起。

  “苏默你放开。”元秋蹙眉。

  “不舒服么?可是我很喜欢。”苏默的声音带着笑意,“秋儿你的腰怎么这么细?”

  元秋脸色一红,“我没同意,你不能抱我!”

  “已经抱了,怎么办?”苏默唇角微勾,“为了公平起见,要不,我让你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