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5.夜谈

作品: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作者:三木游游|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9 15:54:01
  “放开,我有话问你。”元秋感觉很不自在。虽然曾经苏默昏迷时,她给他的公主抱都不止一次,但那性质不一样。

  如今这般亲密,让元秋觉得周遭的温度都上升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有点热,心跳有点快,整个人都有点慌……

  “不能见面,就这样问最好。”苏默盯着元秋透红的耳垂儿,晶莹小巧,玲珑可爱,他的喉结滚了一下,突然感觉有点渴,连忙镇定下来,告诉自己要冷静,慢慢来,别孟浪吓到了小丫头,那可坏了。

  元秋踩了苏默一脚,又向后一个肘击,把苏默推开,自己往前两步,站在了窗台边,凉风吹着,感觉脸上的热度散了些,“好好说话,不准动手动脚!”

  “哦。”苏默语带笑意。遗憾不能正面看到元秋面若桃花的羞涩模样,但他知道,元秋脸红了,耳朵都红了。

  同时,苏默也发现自己的自制力不太行,虽然不舍得分开,但也不敢再继续。

  “我哥呢?我弟呢?”元秋没有回头问。

  “都回家去了。”苏默说。

  他们早接到消息今年的秋狩在乌兰围场,容岚和君灵月都在万安城没来,容元枫和容元诚本想过来看一眼元秋再回家,但苏默跟他们说,不必,元秋他来看就好,让那两兄弟赶紧回家去找娘。

  “都没事吧?”元秋问。

  苏默反问,“你说他们?还是包括我?”

  “你能有什么事?”元秋轻哼,“还学会耍无赖了,苏天仙你真是出息了。”

  “多谢夸奖,一般般。”苏默眸中笑意蔓延,“容元枫被姬月璇鞭打,但他皮糙肉厚,已经无碍了。阿诚好好的,只是可惜路过禹州城的时候没能宰了沐振轩,却被他先一步跑了。”

  “此事我也是方才得知,樊骜的折子到了。”元秋蹙眉,“你觉得沐振轩会去哪儿?”

  “左不过是西辽或南诏。虽然选姬旭很危险,但他未必不会铤而走险。”苏默说。

  “难不成他打算帮着我娘最大的仇人,跟我娘和大哥打仗吗?若是如此,我敬他真不是人。”元秋轻哼。

  “狗急跳墙,他在明知已经失去娘和儿女且无法挽回的情况下,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来。”苏默说。

  虽然说沐振轩选择投靠姬旭,有被直接弄死的风险,但从苏默的角度,若是在西辽和南诏中间,他认为沐振轩会选择西辽,因为南诏太弱了。

  至于目的,不管多复杂,到底都是沐振轩不甘心失败,想要另寻机会往上爬罢了。

  而沐振轩自己的娘,怕是早被他抛在脑后不管不顾了。

  “青云呢?”元秋问。听青风说青云受了重伤。

  “没有大碍,我让他回京城找你师父。”苏默说。那种伤,对杀手出身的青云来说不是头一回,有经验,过了近半月,早已没有性命之危。

  “听说你动武了?”元秋再问。

  苏默唇角微勾,“小丫头你在关心我?”

  元秋轻哼,“好好说话。”

  “哦。我是三个月内最好不要动武,不是不能用武功。当时只用了一招,没什么影响。娘叮嘱过,我没有乱来。”苏默表示他很“乖”的。

  “你不回家看娘吗?”元秋问。

  “等你一起回去。”苏默表示,元秋在这里,这里就是他的家。

  “你去跟阿福同住吧。”元秋说。

  苏默摇头,虽然元秋看不到,“阿福和阿顺在一个房间,我去了住不下。我的行李在这边,跟你同住。”

  十分理直气壮。

  “不方便。”元秋蹙眉。

  “你该做什么做什么,该注意的我来处理。”苏默表示没什么不方便的。

  祝锦年带着一个少女进了院子,元秋回头时,已看不到苏默。

  床幔微微晃动,里面传来苏默的声音,“我睡一会儿。我来之前洗过澡换过衣服。”

  听到苏默后面那句话,元秋嘴角微抽,到门口,就见祝锦年拱手,“师姐,打扰了。”

  “找我有事?”元秋并没有直接请祝锦年进门。

  祝锦年身后的少女十三四岁的模样,稚气未脱,粉圆的小脸儿,杏眸琼鼻,一身鹅黄纱裙,娇俏动人。

  元秋见过这姑娘,知道她是明雅婷的堂妹,明国公府的六小姐明雅若。同时也是祝威嫡亲的外孙女,祝锦年的表妹。

  祝锦年神色无奈,“师姐,雅若养了一只兔子,这回带着过来玩儿,方才跑出去不见了,有人说看到被元朗抓去了。他在吗?”

  祝锦年也是很无语。他这个表妹还是孩子心性,说要带着她的宠物小兔子乖乖来围场见见世面,结果刚到这儿,丫鬟不小心把乖乖给放出去了……

  为了这么幼稚的事来找元秋,让祝锦年觉得很尴尬。

  元秋愣了一下,“他和阿顺一块儿出去了,还没……”

  元秋话音未落,就见阿福和容元顺跑了回来。

  阿福笑容灿烂地拎着一只已经处理干净的兔子冲元秋说,“姐姐!我们就在行宫里转了一圈,听你的没走远,发现了一只傻兔子,哈哈!快把香料拿出来,烤了它!”

  祝锦年:……

  元秋扶额,完了完了,阿福这缺心眼的把人家小姑娘的宠物给剥了……

  明雅若看着阿福手中那坨非常新鲜的肉,立刻就哭了,“我的乖乖……”

  阿福完全没搞清楚状况,拎着兔子走过来,“什么乖乖?姐姐,她是谁呀?”

  元秋伸手拧住了阿福的耳朵,“你害死了明六小姐的宠物兔子,还不快跟她道歉?”

  明雅若哭着跑走了,祝锦年叹了一口气,也跟着走了。

  元秋踹了阿福一脚,“就你馋!”

  阿福看着手中的兔子,一脸无辜,“这个,是那个小丫头养的?”

  “你说呢?”元秋在想这该怎么收场。看样子明雅若很宝贝她的小兔子,是有感情的,结果亲眼见到了小兔子被剥皮开膛之后的样子,太残忍了。

  容元顺眨了眨眼,“阿姐,我们没有抓人家的兔子,这是野兔呀。”

  阿福一脸委屈,“姐姐你自己瞧瞧,看我带回来的兔子多肥,怎么可能是那个小丫头养的?还叫乖乖?真是的。我们是看到明国公府那边跑出来一个雪白的小兔子,心想肯定是有人养的,逗它玩儿了一会儿又给扔回去了。那么小,根本没什么肉,送我都不要!这只是跑进行宫的笨兔子,被我们撞见了。”

  元秋无语,“你刚刚怎么不解释?害我真以为你把人家的乖乖给宰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小丫头就哭着跑了。真是的,来打猎还带着家养的兔子,简直莫名其妙。若不是我好心把她的兔子扔回去,这会儿没被别人抓去宰了,也肯定会被野狼给吃掉,她应该谢谢我才是!”阿福轻哼。

  元秋摇头失笑,“是是是,人家应该谢谢你,不过下次再碰上这种事,要么就别碰,要么还回去的时候知会一声。是我错怪你了,要不你再打回来?”

  阿福嘿嘿一笑,“姐姐你在坑我,我才不会上当!我要打你,你肯定会跟姐夫告状的!到时候他会揍死我!”

  元秋给了阿福一个白眼,“难道他不揍你的话,你真要打我不成?”

  阿福轻咳,“姐姐你不要想太多,我这么乖!我才应该叫乖乖!阿顺,走,烤兔子去!”

  那边祝锦年送明雅若回去,跟明家人说兔子已经被阿福宰了。

  明家人都纷纷劝明雅若,说阿福也不是故意的,在围场这种地方出现的小动物,谁也不会想到是她的宠物,等回去再给她买一只一样的。

  “我的乖乖,死得好惨啊……”明雅若靠在明老太君怀中哭得也好惨。都怪她,好后悔,根本不该把乖乖带来这种地方,还没有看好它,太可怕了。阿福手中那坨肉对明雅若来说,心里阴影无限大。

  明老太君正连声哄着,祝锦年也说等打猎的时候给明雅若抓一只漂亮的小兔子回来,结果明雅若的丫鬟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兔子跑了进来,神色欣喜,“小姐,找到了,找到乖乖了!它在墙根儿窝着睡着了!”

  所有人:……

  明雅若抱着自己的小兔子,傻眼了,是她的乖乖没错,那容国公府的那个小子手里拿的是啥?

  祝锦年哭笑不得,“看来是一场误会,元朗弟弟抓的定是野兔。”

  明雅若这下尴尬死了,“表哥,咋办呀?我刚刚在人家面前哭成那样,丢死人了。那个容元朗,还被他姐姐给打了……”

  祝锦年摇头,“我先过去跟师姐解释一下,你也洗把脸,收拾一下,下次见面记得跟人家道歉。”

  “那表哥你等等我,我这就去洗脸,我们一起去!”明雅若扔下乖乖就跑去收拾了。

  等祝锦年带着换了一身衣服的明雅若再过来,容国公府的院子里飘散着诱人的烤肉香气,阿福笑容灿烂地往烤兔子上撒着秘制香料,容元顺正在旁边捧着小脸儿,眼巴巴地等着吃。

  见到祝锦年和明雅若又来了,阿福轻哼一声,没有理会。

  祝锦年上前,“元朗弟弟,对不住,一场误会。雅若的小兔子已经找到了,没有丢。”

  明雅若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福礼,“容五公子,都是我的错,希望你不要介怀。”

  阿福眸光微闪,把烤好的兔子从火上取下来,扯了一只外焦里嫩的兔腿,朝着明雅若递过来,“我不介意啊,请你吃肉!”

  阿福心想,这娇滴滴的小姐,养了兔子当宠物,还取名叫乖乖,肯定不会吃兔肉的,甚至可能会因为亲眼看到野兔被烤了而难过,又该哭着鼻子跑走了吧?

  结果,明雅若眼睛一亮,取出一块帕子垫着,就把那只烤得金黄喷香的兔腿接过去了,闻了一下,“好香呀!谢谢你,你可真大方!”话落咬了一口,眼睛更亮了。

  阿福:……什么鬼?不是应该哭哭啼啼地跑走吗?竟然真把他打算跟小弟一人一只的兔子腿给吃了!她对乖乖的爱都是假的吧?

  容元顺发问了,“你那么宝贝你的兔子,为什么还要吃兔子呢?”

  明雅若笑着说,“这又不是我养的,野兔肉好好吃呀!你们是怎么烤的?用了什么香料?可以告诉我配方吗?我表哥说打猎要给我抓兔子,我也要烤来吃!”

  祝锦年:……他本来以为明雅若的兔子真被宰了,说的是给她抓一只可爱的小兔子当宠物,不是抓来吃的。

  阿福不开心,被人误会是小事,白白损失了一只兔子腿,觉得明雅若真是奇葩,干嘛要吃他的兔兔?他不是真心给的啊!

  祝锦年察觉气氛不太对,见他家表妹开开心心地把兔子腿吃完,还盯着阿福手中剩下的肉看,连忙把人拉走了。

  “表哥,我还想要香料配方呢?我可以买。”明雅若说。

  祝锦年有点心累,“雅若你快回去吧,看好你的小兔子,别让它再跑出去。”

  明雅若又懊恼起来,“都没见到元秋姐姐,她是不是生我气了?太倒霉了,我好崇拜她的,结果这么丢人,她肯定该不喜欢我了,怎么办呀?”

  祝锦年表示,从头到尾跟他没关系,他就是过去给他姑姑送一盒糕点而已。他祖母还想过让明雅若及笄之后嫁给他,太可怕了,当个表哥压力都好大。

  祝锦年跟明雅若说元秋不会生她的气,把她送回去,自己也回了祝国公府的住处。

  等阿福和容元顺消灭了一只兔子,天色已暗下来。

  两人进了元秋的房间,阿福忍不住吐槽明雅若,对那一只兔腿耿耿于怀。

  元秋觉得好笑,“你给人家了,人家吃了是给你面子,不要这么小气。”

  容元顺不经意间转头,吓了一跳,“天仙哥哥?我不是在做梦吧?”

  阿福这才知道,苏默竟然回来了,就在元秋房间里。

  元秋没有回头,起身出门,“我去看看晚膳做得怎么样了。”

  苏默抱住扑过来的容元顺,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真的是天仙哥哥哎!你怎么在阿姐的床上?”容元顺笑嘻嘻地问。

  阿福嘿嘿一笑,“他们本来就该睡一张床的!哦对了,等一下!”

  说着阿福起身去把专门给苏默带的行李打开,又到隔壁一个空房间挪了一张床过来,两床之间用屏风隔开。

  “是阿姐和天仙哥哥睡那边,咱们俩睡这边吗?”容元顺开心地问阿福。

  阿福嘴角一抽,“不是,咱们不跟他们一起住。”

  “好可惜呀,我都好久没听阿姐讲故事了。”容元顺有点遗憾。

  阿福对着苏默挤眉弄眼,“姐夫,晚上记得让姐姐讲故事哄你睡哦!”

  苏默面色平静,一本正经,“聒噪。”

  阿福这就不乐意了,“苏默默,你这是对待小舅子的态度吗?是不是想被扫地出门?”

  “可是我想跟天仙哥哥一起睡哎!”容元顺小脸认真地说。

  苏默伸手,捂住了容元顺的嘴,语气幽幽,“不,你不想。”

  抵达乌兰围场的第一日,有专供的食材送过来,鸡鸭鱼肉,还有几种蔬果,但需要各家自己做。

  红苓和白芷正在准备晚膳,祝威让祝锦年过来请元秋三姐弟去祝国公府那边做客,元秋婉拒了。

  见鱼虾新鲜,元秋亲手做了一道松鼠鱼和一道翡翠虾仁,虽然她不能吃,但那三个都挺爱吃的。

  听到元秋让准备四副碗筷,红苓悄悄问她,“是不是姑爷回来了?”

  元秋笑笑没说话。

  阿福把屏风搬过来,在后面摆了一张小桌,本是打算让苏默自己吃,他们姐弟仨一起吃。

  但最后元秋单独坐,让他们仨一块儿用晚膳,中间没有跟苏默打照面。

  “这一定是姐姐亲手做的!别人做的都没有这么漂亮!”阿福看到桌上精致诱人的松鼠鱼,眼睛一亮。

  “阿姐都好久没做啦!”容元顺很开心。

  苏默看了一眼屏风的方向,心中微暖,他觉得这就是元秋特意给他做的,小丫头虽然表面上还没接受他,但事实上一直都对他很好很好。

  已是深秋,围场夜里颇有几分寒意。

  晚膳后,苏默到阿福和容元顺的房间去沐浴,收拾好再过来,元秋已经躺下了,不止隔着屏风,床幔也挡得严严实实,苏默什么都看不见。

  苏默留了一盏灯,他在自己的床上躺下,轻轻唤了一声,“秋儿?”

  一路日夜兼程赶回来,他身体很是疲惫,但回到元秋身边的感觉太舒服了,他不舍得睡,想跟元秋说说话。

  元秋倒不困,并没有睡着,听到苏默叫她,本打算不理会,但又想起一件事来,便应了一声。

  “阿顺说,你以前经常给他讲故事,我也想听。”苏默轻声说。

  元秋沉默片刻后开口,语气幽幽,“从前,天上有个仙女,犯错被贬下凡间,玉帝告诫,仙凡有别,且不可与凡人相恋,否则她再也无法回归天庭,长生不老。”

  苏默知道,元秋在提醒他,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过得逍遥自在,无拘无束,若是真跟元秋在一起,便会俗事缠身,有很多麻烦,而这是他可以选择和避免的。

  苏默薄唇轻启,“但月老说了,若是碰上一个认出仙人身份,叫出‘仙女姐姐’的人,便是命定姻缘。”

  元秋脑海中浮现出在皓月城寒潭相遇,她对着苏默的背影叫仙女姐姐的糗事,噗嗤一声笑了,“苏默,你这是承认,你就是黑道大佬墨公子吗?”

  “嗯,墨砚。”苏默坦白。

  “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身份?你原本不是一直在南诏皇室吗?”元秋不解。

  苏默神色淡淡,“我是在南诏皇室,但很多人去找我。你应该没有接触过见不得光的地下黑市,只要出得起价钱,什么都可以拿来交易。曾经有个人出了天价,要买的,是我。”

  元秋蹙眉,她想这没有歧义,大概是什么变态看上了苏默的美貌,至于他的皇子身份,对某些人来说,不算什么阻碍。

  “我被人抓走,在地下黑市拍卖,最终买到我的人,死在了我的刀下,卖掉我的人,也被我杀了,我就那样有了个新的身份。”苏默说。

  虽然苏默寥寥数语,轻描淡写,但元秋知道其中定然十分凶险。连一国皇子都敢抓去交易的人,定是无法无天穷凶极恶之徒,苏默落到他们手中,能逆转局面,全身而退,绝不容易。

  但元秋方才想问苏默的是关于他的另外一个身份。

  “阿福已经跟我说了,你就是蓝羽公子。”元秋说。

  “嗯,只是打发时间而已。”苏默那些年生无可恋,除了练功之外,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便提笔随心写作。

  后来青云故意给苏默打造了一个蓝羽公子的身份,将他写的故事传出去,并非真的为了赚钱,因为他们从来也不缺钱,只是希望苏默在看到有人喜欢他的书时,能坚持下去,找到人生的意义。

  “你知道万安城里有个姑娘喜欢你吗?”元秋问。

  苏默眸光微亮,“秋儿是在跟我表白吗?”

  元秋轻咳,“正经点儿,我是说有人喜欢蓝羽公子,不是我。”

  “秋儿你吃醋了?”苏默问。

  “苏默请你清醒一点。”元秋轻哼。

  苏默微叹,“哦。既然你不介意,那不管谁喜欢蓝羽公子,跟我有什么关系?那名字都是青云取的。”

  元秋提起孟娴的事,苏默听了个开头,便兴致缺缺,“不知所谓的人,秋儿不必理会她。”

  元秋在想,若是孟娴听到真正的蓝羽公子对她的评价,不知该作何感想。

  “你以后还会继续写话本子吗?”元秋问。

  “我在写最后一本。”苏默说。

  “是什么样的故事?”元秋有点好奇。蓝羽公子的书她也基本都看完了,不知道苏默还会写什么。

  “仙女姐姐跌落凡尘的故事。”苏默语带笑意。

  元秋:……自称仙女姐姐可还行?

  元秋转移话题,“你为什么会成为青冥楼的楼主?也是青绝主动找上你的吧?”

  “嗯,我十岁那年,青绝突然出现,说要收我为徒。起初我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我并没有拒绝的余地,我也不想拒绝。”苏默说,“青绝说,他看我可怜,给我一个逆天改命的机会。但我知道,世上没有白来的好处,他所图甚大,只是在培养棋子。”

  “十五岁那年,青绝说我是他平生所见习武天赋最高之人,有意让我做青冥楼的继承人,并且告知我一个秘密,除了青冥楼的杀手之外,他不为人知的徒弟还有许多,身份与我相似,三国皇室,贵族,民间某些大家族之中,都有他所收的具有完美出身的徒儿,他说我是其中方方面面最完美的一个。我想他少说了两个字,最完美的一个傀儡。”

  “十七岁那年,青绝大概是开始忌惮我的实力,想要考验我的忠诚,更好地控制我,便要求我去陪他的一个故交,换取他想要的一样宝贝,那是个隐世不出的绝顶高手。凭我自己当时杀不了青绝,只能利用那人,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我再出手,将两人一起除掉。然后我就成了青冥楼的楼主,但很快就把青冥楼解散了,因为我并不需要那些人为我卖命敛财,散了青冥楼的财富,让他们各自谋生去。青风他们四个不愿走,又回来了。”

  苏默语气清清淡淡,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如同蓝羽公子书中的文笔,平静简单。

  但元秋想象不到苏默从十岁到十七岁,在一个野心勃勃毫无人性的杀手头子教导下,成长起来,完成反杀的过程。

  “你明明曾经也在努力地活着。”元秋说。

  苏默轻笑,“不,我只是觉得,可以接受死亡,但不想死得太难看。大概是月老在保佑我,让我熬到遇见你。”

  “是,你是天仙你最美,行了吧?”元秋轻哼,“你还有多少马甲,全都亮出来。”

  “马甲是何物?”苏默不解。

  “就是隐藏身份的意思。”元秋说。

  “那秋儿告诉我你的秘密,我们交换。”苏默其实很好奇元秋在回归万安城之前的经历,他查到的,跟他所见的元秋,不似同一人。

  “我困了。”元秋话落闭上了眼睛。那件事,她没打算跟别人分享。

  房间里安静下来,苏默这辈子大概是头一回一次说这么多话,也是头一回跟别人这样认真地讲述他的某些过往。

  因为是元秋,所以很多事,自然而然地发生,苏默发现一点都不难。

  不知过了多久,苏默听着元秋呼吸平稳,悄无声息地下床,绕过屏风,轻轻掀开床幔,看到元秋沉静的睡颜,眸光倏然温柔了几分。

  翌日元秋起床时,屏风后的被褥叠得整齐,但苏默已不在房中了。

  红苓刚把早膳摆好,苏默从外面回来了,元秋看到一片衣角,便下意识地背过身去,却听红苓问,“姑爷的眼睛怎么了?”

  元秋蹙眉,就听苏默声音淡淡,“受伤,不能见光。”

  红苓愣住,苏默叫元秋,“秋儿,你可以转身过来。”

  元秋回头,就见苏默头上系着一根墨色的绸带,遮住了双眼。

  她神色莫名,摆手示意红苓退下,问苏默,“你这是干什么?”

  “我想到了一个可以跟你在一起的办法,你觉得如何?”苏默唇角微勾。

  元秋看着站在门口的绝色美男,那根墨色绸带挡住眼睛,却更给他添了几分谪仙般的气质。

  “你确定这样做没有违背对那个老怪物的承诺吗?”元秋在想,给苏默解毒那个老家伙肯定想不到苏默会用这些奇奇怪怪的方式往她身边凑,大玩文字游戏,认为除了“四目相对”之外的接触都不算相见。

  “我已经很克制了。”苏默伸手,“如今我看不到了,秋儿你要拉着我的手,不然我会撞到。”

  元秋扶额,“我是不是还要喂你吃饭?”

  苏默点头,“其实不必,但你若是愿意,我很欢喜。”

  元秋:……

  阿福和容元顺进门,见到苏默的样子,阿福便开始笑话他,“姐夫你真是太机智了,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有才?竟然装瞎子!小心那个老怪物知道,真把你给毒瞎了!”

  “天仙哥哥,看不到是什么感觉?会害怕吗?我也想试试。”容元顺很好奇。

  苏默仍旧伸着手,“秋儿,我饿了。”

  元秋无奈,过去拉住苏默的手腕,把他带到桌旁坐下,给他盛汤夹菜。

  苏默端着自己吃,并没有太大影响,但他知道元秋在身旁,近到他能闻到元秋身上传来的淡淡馨香,便觉得饭菜更加可口了。

  等要出门的时候,元秋拉住苏默的手腕,苏默却精准地握住了元秋的手。

  元秋甩了一下,挣不开,有点气,“苏默,装瞎子很有趣吗?”

  苏默拉着元秋的手,轻轻贴在了他的脸上,笑意清浅,“这样很有趣。秋儿,我们是夫妻,你要习惯。”

  元秋语气幽幽,“苏天仙,不要忘了你给我的聘礼是什么。”

  “原本是南安王娶你时给的聘礼。如今南安王不存在了,你也不是南安王妃。当初你在南沣城当众宣告,我只是你的上门女婿,不能抵赖。人都给你了,还提什么聘礼嫁妆?”苏默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