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8.共沉沦

作品: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作者:三木游游|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9 15:54:01
  “枫儿,你的伤都好了吗?”容岚神色关切地看着容元枫问。

  容元枫笑容灿烂,“皮外伤,根本没事,早就好了!”

  容元诚轻哼,“留了一身的疤,丑死了。”

  容元枫皱眉,“阿诚,你偷看我洗澡?”

  容元诚目光凉凉,“是我给你上的药!”

  “哦,我忘了。”容元枫神色尴尬地挠挠头。

  看着两个儿子都好好的,容岚这段时间揪着的心总算是舒展开来,落到了实处。

  容元诚自小性子内向敏感,容岚真的很担心他因为这次的事受刺激,不接受容元枫。

  如今看来,两兄弟共患难这一次也是福祸相依,至少两人之间原本最大的矛盾隔阂已经消解了。毕竟,从小到大的情谊并不会因为其他人的过错和关系的改变而真的受到影响。

  或许回不到曾经那般,但只要他们能坦然地面对并接受兄弟关系,一切都会渐渐好转的,他们也会有各自的人生。

  “娘,我好饿,快饿死了。”容元枫苦着脸跟容岚撒娇。

  容元诚立刻怼回去,“你饿死一个给我看看?”结果话落,他的肚子不受控制地唱起了空城计。

  容元枫毫不留情地取笑容元诚,兄弟俩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

  容岚哭笑不得,“娘去做宵夜,你们来打下手。”

  已是后半夜,更深露重。

  观澜院的小厨房里,身形高大的容元枫坐在小板凳上,把火烧得很旺,容元诚正在认真洗菜。

  容岚一边给他们做宵夜,一边问起回来路上的事,并不避讳地提到了从禹州城里消失的沐振轩。

  容元枫皱了皱眉,容元诚的手顿了一下。

  “阿诚,你当初是怎么出事的,娘还不知道。”容岚问。

  容元枫也不知道,因为这件事容元诚没有说过。

  容元诚沉默了片刻,才说起那日的情形。

  等容元诚说到沐振轩主动提出要让他先走,还说自己落入西辽人手中,一定会选择自我了断,不给西辽人威胁东明和容岚的机会时,容元枫面色一沉,容岚眸中寒光肆虐。

  如今他们当然都知道,沐振轩对容元诚早就没了半分真心,不然当初不会换了君灵月的亲事,险些闹得兄弟反目。

  而在生死关头,沐振轩是不可能舍弃自己的性命去救容元诚的,他前面和后面的行为都证明了这一点。

  那么很显然,沐振轩说那些话,就是为了算计容元诚,因为他了解容元诚,他知道那样说,容元诚一定会舍了命地救他。

  事实,的确如此。

  沐振轩对容元诚的无耻和残忍,再次刷新了他在容岚和容元枫心中的下限。容元诚当初为了救沐振轩有多决绝,在得知真相后,便会有多失望痛苦。

  容元枫完全理解,在西辽初见时,容元诚为何会对他说出那样的话。因为容元诚太苦了,他没有对容元枫拔剑相向已经是顾念着往昔的情谊。

  “阿诚,没事了。”容岚微叹,“下次娘见到沐振轩,一定取他性命,为你报仇。”

  “这件事,让我来。”容元枫沉声说。

  “我没事,见到娘就好了。”容元诚微微摇头。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代容岚在他心中的位置,那是他生命中最美好最重要的温暖和光亮。

  发生过那么多事之后,容元诚更是坚定了要守护容岚的人生目标,这一点最最重要。

  宵夜出锅,热腾腾香喷喷的鸡汤面,容岚盛好第一碗,兄弟俩都盯着看她会先给谁。

  容岚递给容元枫,容元枫接过来,又立刻放在了容元诚面前,“我是大哥,应该礼让弟弟,阿诚你先吃。”

  容岚笑意温柔,把第二碗递给容元枫,“都别闹了,快趁热吃,吃完早点去休息。”

  容岚做得不少,两人全都吃光了,又在观澜院里洗漱过后,容岚亲自带着容元诚,把他送去了他在容国公府的新院子。

  “元宝居?哈哈!阿诚你就是个大元宝!”容元枫觉得这名字真逗。

  容元诚轻哼,“你懂什么?”他已经知道,容岚请旨将容国公府的世子之位给了他,而元宝居的名字容元诚很喜欢。

  卧室,书房,都跟过去在镇国公府的一切没关系,换了新的物件,但仍是容元诚最喜欢的。

  房中有一株漂亮的盆栽,翠意盎然。容岚笑说是在护国寺瞧见,跟方丈大师讨来的,沐浴过佛光,叫平安树。

  “谢谢娘,我很喜欢。”容元诚心中暖洋洋的,终于再次回到了家里面,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

  “快睡吧,明日不必起太早,娘给你们做好吃的。”容岚给容元诚铺好床,让他早点休息,然后便带着容元枫离开了。

  容元诚躺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连日赶路的疲惫让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容元枫跟着容岚走出元宝居才问,“娘,灵月在哪儿啊?”

  容岚微叹,“你若再不提灵月,娘要揍你了。”

  容元枫神色有些不自然,“当着阿诚的面,我不好说那些。”离家这么久,他当然也很牵挂怀着身孕的君灵月,只是从来不在容元诚面前提起。

  容岚摇头,“枫儿,以后都是一家人,不能这样避来避去的。该是怎样就怎样,你这样刻意,倒会让大家都尴尬。阿诚没事,灵月也好好的,以后对你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灵月和你们的孩子,知道吗?”

  容元枫皱眉,“最重要的是娘和阿诚,不,应该说一样重要。”

  容岚瞪了容元枫一眼,见他眸光认真,摇头失笑,“也没错。事已至此,娘希望你跟灵月之间能好好的,你亏欠她许多,接下来可不能再任性了。”

  “嗯,我知道。”容元枫点头。

  君灵月仍在观澜院住,并不知道容元枫和容元诚回家,也没人叫醒她。

  容元枫回了他和君灵月以后要住的半月轩,睡在了书房里。

  翌日一早,君紫桓和容元若得知容元枫和容元诚昨夜回来了,都很高兴。

  容元若一见到容元诚,眼圈儿便红了,容元诚又连忙哄她,说自己一点儿事都没有。

  “孩子没有闹你吧?”容元枫小声问君灵月。

  君灵月微微摇头,“没有,挺好的。”过了片刻又轻声问,“听娘说你受伤了?”

  “早就好了。”容元枫摇头。

  两人之间仍是淡淡的,像是许久没见的朋友一样客气寒暄,并不生疏,却也没有半分亲密。

  兄弟俩这日并没有真的打架,因为容岚带着他们一块儿到护国寺上香还愿去了。

  回家之后,容元枫和君灵月就搬去了半月轩住,容岚也搬出了观澜院,住进了清容院。

  清容院和元宝居是挨着的。就连最小的两个,容元朗和容元顺都住在一块儿,容岚说她要离容元诚近一点,多陪陪他。

  至于昨夜容岚说的新衣裳,自然是都有的,已经放在他们的衣柜里,不止一身。

  容岚还问容元诚想不想去乌兰围场狩猎,现在过去仍来得及,可以跟元秋他们玩上几日再一起回来。

  容元诚说他有点累,只想在家里休息,容岚便随他。

  青云是跟着容元枫和容元诚一起回来的,昨夜并没有打扰容岚。等今日容岚从护国寺回来,让容元枫到柳家去把柳仲请过来一趟,再给青云看看伤。

  因为柳曼姝是柳仲的侄女,所以原先容元枫一直都是直接叫柳仲外公的。容岚让容元枫过去,也是因为知道柳仲一直担心他,而且容元枫还帮樊骜带了家书回来。

  柳仲见容元枫上门,喜出望外,祖孙之间并没有因为柳曼姝而产生什么隔阂。

  柳仲先是问起容元诚,得知他们都没事,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枫儿啊,是你有福气,你娘如今依旧愿意接纳你,给你一个家,你要懂得知足感恩知道吗?”

  容元枫点头,“外公放心,我知道的。”

  “元诚那孩子也是个苦命的,你当大哥的,以后要护着弟弟妹妹,多让着元诚,不要跟他争。”柳仲语重心长地叮嘱,“不过我想你们兄弟关系好,也不会有那些个矛盾。你是有家室的人,都要当爹了,得担负起责任来。”

  容元枫自是认真应下。

  柳仲见到樊骜的家书,看过之后便让下人送去给柳清荷了。他仍是希望樊骜能早日回来的,不过当今东明国的形势,除非有个能接替樊骜去镇守禹州城的人,不然他很难抽身回家来。

  可年轻一辈的,容元枫容元诚到底经验资历比起樊骜仍差着一截,君兆麟接下来怎么安排他们尚且不知道。中年一辈的,其实有个合适的人选,那就是祝威的儿子祝瀚,但祝家才刚从南边回来没多久,祝威未必愿意让他的儿子再到西北去。

  因此柳仲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着君兆麟的安排了。他倒还好,在京城有女儿孙子陪伴,还有段嵘姜大夫这些老朋友,日子挺好的,只是心疼柳清荷和孩子。

  容元枫骑马,柳仲坐车,要到容国公府去帮青云再看看伤。

  谁知到半路,竟然迎面碰上了顾淮。

  这是那次容元枫离开旬阳侯府之后,跟顾淮第一次见面。

  顾淮消瘦得厉害,头发胡子都全白了,整个人阴郁许多,尤其是见到容元枫,面色一下子就阴沉下去,直勾勾地盯着他,眸中满是厌恶和憎恨。

  容元枫垂眸,让到一边去,让顾淮先走。

  对顾淮,容元枫心中是有愧疚的,毕竟曾经是关系那样好的祖孙,到头来却成了仇人,顾淮并没有做错什么。

  但顾淮一开始得知真相,便做了选择,容元枫也只能选择自己的路,不再出现在顾淮面前碍他的眼。

  车帘晃动,柳仲看到了顾淮骑马走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把年纪成了断子绝孙的孤家寡人,换了谁都无法接受。

  此时柳仲并不知道顾淮之前疯狂到迁怒他,甚至想对他的宝贝孙子下手,心中对顾淮仍是有同情的。

  两方并没有起任何争执,容元枫回到家,先带柳仲去看了青云。

  青云对于大家给他的关心很感动,但他的伤其实早已没有大碍,只是还需要再休养一段时日。

  柳仲又给了青云新的伤药,开了些补药让他喝,然后还顺便去给容元若和君灵月号了脉,说胎儿都很好,接下来注意休息,适量运动。

  乌兰围场。

  元秋一早起来,就听到容元朗和容元顺在门外说话。

  “这天气怎么说变就变,专门跑这儿来打猎,还没玩儿呢,竟然下雨了。”容元朗心情不太美妙。

  容元顺点点小脑袋,“是呀!今天比昨天一下子就冷了!阿嚏!”

  “秋儿?”苏默隔着屏风叫元秋。

  “嗯。”元秋应了一声,起身下床。

  红苓送了温水来给元秋洗漱,她收拾好之后先出了门,见外面果然下着雨,雨幕细密,空气中寒意又重了几分,根本没法去狩猎了。

  元秋要到孟俪那边去看看十四皇子的情况。昨夜没人过来叫她,想来应该没发烧,但她还是要亲自去确认一下才能放心。

  容元朗主动给元秋撑着伞,陪她同去。

  容元顺跑进房中,苏默刚洗漱过,并没有把眼睛蒙起来,抱起容元顺坐在窗边看雨。

  “天仙哥哥,阿姐给你讲故事了吗?”容元顺问。

  苏默微微点头,“讲了。”

  容元顺便有些羡慕,“讲了什么?我也想听!”

  “这个,不能告诉你。”苏默表示,他和元秋之间的专属故事,别人听不懂的。

  “大哥和四哥应该到家了吧?”容元顺问。

  “到了吧。阿顺想家了?”苏默揉了揉容元顺的小脑袋。

  “我想娘了。”容元顺小小地叹了一口气,“下雨了,又不能打猎,我就想回家。”

  “若是天气不能很快转晴的话,可能我们很快就能回家去了。”苏默说。这次秋狩从一开始就不太平顺,白家死了个公子,十四皇子又遭人暗害,天公也不作美。君兆麟若是要提前回京,苏默也不会意外。

  “那可太好了!我们回家也能打猎呀,跟娘一起去城外的山里打猎,烤肉吃!”容元顺开心起来。

  那边元秋冒雨到了孟俪那儿,十四皇子还睡着。

  孟俪守在孩子身旁,整夜未眠,神色倦怠,见到元秋扯了扯嘴角,笑得有些勉强。她身边的下人一下子少了一半儿,那些人去哪儿了,已无需明言。

  元秋给十四皇子把脉,又探了他的额头,并没有发热,呼吸平稳,应该没有大碍了。

  元秋叮嘱孟俪,昨日她开的药,再喝两副看看。

  “外面落雨天寒,别让孩子着凉。”元秋说。

  孟俪自是应下,看向元秋的眼神满是感激之色。这次秋狩,她本是不想来的,更不想带着这么小的孩子来折腾。但君兆麟坚持,最后就来了,谁知道出了这些糟心事。

  孟俪也再次亲身体会到皇室之中的阴暗一面。她当了母亲,更在乎的是她的孩子,她可以与人无争,但涉及到孩子的事,绝不能让步。

  可昨日的事,最后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伺候她多年的丫鬟嬷嬷倒丢了性命,她心情沉郁,又万分庆幸有元秋在,又救了她的孩子一回。

  元秋带着容元朗回去时,碰上了孟夫人和孟娴母女,她们是过来看十四皇子的。

  “伯母。”元秋跟孟夫人打招呼。

  孟娴本想着若是元秋跟她说话,她也会客气两句,谁知元秋只跟孟夫人简单说了十四皇子的情况,便离开了,从头到尾像是没有看到她。

  孟夫人舒了一口气,“元秋可真是咱们家的大贵人,这次又是她救了十四皇子。”话落孟夫人蹙眉看向孟娴,“娴儿,你跟元秋不是好友吗?你怎么都不跟她打招呼?这样太无礼了。”

  孟娴闻言,不由气恼,“娘,她对我视而不见,我为何要主动跟她打招呼?是谁无礼?”

  孟夫人沉了脸,“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元秋对孟家有大恩,便是从身份上讲,也该你主动些,是咱们求着人家的,她本事那么大,娘一直希望你能跟她学学。”

  孟娴面色一冷,“娘,她可没救过我,我不需要对她感恩戴德吧?什么身份?她如今不是南安王妃,只是容国公府一个招赘上门的小姐,哪里又比我高贵了?”

  “人家是皇上亲封的镇南将军!还是皇上信重的神医!娴儿你最近怎么越来越糊涂了?”孟夫人神色不悦,“你姐姐说得对,是我们把你惯得不知天高地厚。等这次回去,你就别出门了,在家里好好反省。”

  “总之你们就是觉得容元秋什么都好,觉得我一无是处,一切都是我的错,行了吧?”孟娴话落,放开孟夫人,提着裙子跑入了雨中。

  孟夫人连忙让丫鬟去追,她又惦记着孟俪这边,一时也是无奈。

  见到孟俪,得知十四皇子真的没事了,孟夫人放下心来,又忍不住提起孟娴,“这次真不该让她来。你祖母是说让她在家里待着,可她非要来,说是想出门散散心。我是想着她先前碰上那种事,怕她自个儿在家闷着一时想不开,便顺着她了,谁知道……唉,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孟俪蹙眉,“或许小妹没变,是原先没碰到事,我们都不了解她。她总是在看书,不爱出门,跟家里人也都不亲近不交心,说是什么满腹诗书的大才女,若是连做人都不会,读再多书有何用?像元秋那样,才是有真本事的才女,小妹连她一分都不如,却傲得没边儿了。那什么蓝羽公子,看他书的人多了,我曾见九公主也看蓝羽公子的书。但也没见旁人跟小妹一样,看了几本书,便整日打扮成那样,迷上一个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的男人。既然看一样的书,别人好好的,那就是小妹自己有问题。”

  孟夫人叹气,“可那件事,到底是白家存心害娴儿,她遭此大变,性情不似从前那般,也情有可原吧。”作为母亲,她到底是心疼孟娴的,也希望孟俪孟娴姐妹能和好如初。

  “娘别替她说话了,她就是原先过得太顺风顺水,不知人间疾苦,身在福中不知福。再这样下去,迟早惹出大祸来。”孟俪沉声说,“这次跟皇后和白家的矛盾,只是个开始,麻烦还在后头。就算小妹没错,事情也是因她而起,娘接下来可千万看好她,别再惹祸了,不然我也护不住她。”

  孟夫人连声叹气,“倒是我们给你惹了大麻烦,还险些害了十四皇子。”

  “不说这个了,等回到宫里,我会小心的。”孟俪神色疲惫,“至于小妹的亲事,就不要想了,她这个样子,不管嫁给谁,对她,对孟家都不是好事。就让她在家里待着吧,反正名声已经坏了,以后让她少出门。”

  孟夫人应下,又说了几句,怕皇上会过来,便起身离开了。

  君灵馨坐在窗边,正看着外面的雨幕发呆,丫鬟撑着伞跑过来,“孟丞相府的四小姐在门外,说是想见夫人。”

  君灵馨愣住,突然想起前夜陆哲对她说的话,神色一震!这两天夜里陆哲总是会离开许久才回来,君灵馨怀疑他勾搭上了别的女人,但尚未确定,也猜不到会是谁。

  但以前跟君灵馨从来没有交往的孟娴,突然上门来拜访,这代表着什么?君灵馨一下子便想到了,是她!

  君灵馨意外且震惊。因为在她印象中,孟娴是个自命清高的书呆子,她怎么会看上陆哲呢?

  这让君灵馨再次感受到陆哲的可怕之处,他的心机太深,手段太厉害了。

  “夫人?孟四小姐淋着雨呢,是不是请她进来?”丫鬟又问。

  君灵馨回神,点头,“快请!”

  陆哲一早被他爹叫去,不在这边,君灵馨打算会会孟娴,看她想干什么。

  孟娴也不知道为何就跑来了这里,她只是暂时不想回去,因为她爹娘张口闭口都是容元秋,她听着厌烦。她想见陆哲,可到门口,见到君灵馨的丫鬟,张口说的却是来拜访君灵馨的。

  丫鬟过来请,说陆哲不在,孟娴莫名松了一口气。因为若是陆哲也在,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以前孟娴很讨厌君灵馨这个骄纵任性的八公主,但如今更多的是好奇。

  自从君灵馨嫁给陆哲之后,便安分低调,没有再传出任何不好的事来。孟娴想知道,君灵馨是不是真的变了。

  “你这是怎么弄的?快给孟四小姐拿热水,取一身我的衣服过来给她换上。”君灵馨见到孟娴狼狈的样子,立刻吩咐道。

  孟娴惊讶于君灵馨的改变。她面前的君灵馨,比曾经清瘦些,但眉目柔婉,看着她的目光满是善意的关切。

  孟娴觉得君灵馨不可能知道她和陆哲的事,所以这关切不是假的吧?这个公主真的变了。

  孟娴洗漱后,换了君灵馨的一身衣服。君灵馨让丫鬟都退下,她亲自拿着布巾给孟娴擦头发,好像两人是闺中密友一般。

  孟娴觉得有些不自在,却听君灵馨轻叹,“以前我不懂事,若是有得罪你的地方,千万不要介怀。”

  “八公主言重了,没有的事。”孟娴连忙说。

  君灵馨笑意温柔,“那就好。你是不是因为最近的事心情不好?唉,明明是我那混账表哥蓄意害你,他是咎由自取,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白沭是君灵馨嫡亲的表哥,君灵馨当下却站在了孟娴这边,让孟娴大感意外。

  见孟娴错愕,君灵馨轻叹,“怎么?觉得不认识我了?其实是成了亲之后,阿哲跟我讲了许多道理,让我知道自己以前太傻了,学会了好好做人,好好过日子。”

  听到那声阿哲,孟娴心中酸涩,她一方面感叹陆哲太好,竟然把君灵馨都改变得这么乖巧柔顺,一方面又觉得她来晚了,君灵馨竟是真喜欢陆哲的。

  “可是,我知道,阿哲心里的人,不是我。”君灵馨笑得苦涩。

  孟娴再次愣住,“那……那是谁?”

  君灵馨看着孟娴,轻叹一声,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我知道,有那样一个人。阿哲对我越好,我越是心中不安歉疚。当初我是怎么嫁给他的,你也知道,他被逼无奈娶了我,尽到了一个做丈夫的责任,可到底,我给不了他真正的快乐。”

  孟娴的眼眸微微亮了起来,君灵馨并没有忽略。她知道,她猜对了,也说中了孟娴的心事。

  孟娴以为君灵馨变好了,是被陆哲改变的。

  事实的确如此,但陆哲“改变”君灵馨的方式,是孟娴绝对想不到的。而君灵馨的“变好”,也只是不得不安分,她骨子里恨陆哲,恨如今的一切,急于想要摆脱陆哲对她窒息一般的掌控和压制,而突然送上门来的孟娴,对君灵馨而言,是意外之大喜。

  君灵馨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清醒过,她认真地思考着怎么样才能让孟娴加入她和陆哲中间。

  首先,绝不能说陆哲一丁点不好,那样会把孟娴吓跑。

  其次,也不能让孟娴认为陆哲和君灵馨是两情相悦。因为孟娴这种自命清高的女人,若是看上陆哲,肯定是因为她自以为是的爱情,而不可能是其他,陆哲也定然让孟娴认为,他喜欢的是她。

  君灵馨急于拉孟娴下水,使出浑身解数,要增加孟娴对陆哲的好感。

  但有些话也要点到为止,君灵馨看破孟娴和陆哲的苟且,但并没有说破。

  外面雨势渐弱,孟娴有些神思不属,起身告辞,君灵馨让她的丫鬟撑伞送孟娴回去,又拉着她的手说,让她以后经常找她玩儿。

  孟娴再次见到孟夫人,孟夫人神色不悦,“下着雨你乱跑什么?怎么去了八公主那里?”

  孟娴怕孟夫人看出什么,便解释说只是路过那边,因为淋了雨,八公主让人把她叫进去收拾了一下。

  孟夫人让人给孟娴准备姜汤,语重心长地劝她,以后要谨言慎行,切不可任性。

  孟娴一一应下,实则心中在想君灵馨说的话。她不是陆哲和君灵馨之间的破坏者,因为陆哲本来喜欢的就是她,他对君灵馨没有爱,只有责任而已。

  这让孟娴更加坚定了,她要跟陆哲在一起,那是她仰慕的蓝羽公子,既然上天让他们相遇,便是命定的缘分吧。

  另外一边,陆哲回房,得知孟娴来过便沉了脸,屏退下人,问君灵馨跟孟娴说了什么。

  君灵馨一五一十地告诉陆哲,暗暗观察着陆哲的脸色,心中忐忑,怕她自作主张再惹了陆哲动怒。

  陆哲听完,直直地盯着君灵馨。

  君灵馨觉得心中发毛,“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陆哲突然起身走过来,在君灵馨恐慌的神色之下,捏住她的下巴,低头,狠狠地吻了她一下,面上露出一抹邪肆的笑,“馨儿,你没有说错什么,我只是突然觉得,你比以前可爱多了。就是要这样,你想要什么,自己去争取,哪怕不择手段。我喜欢,呵呵。”

  临近正午,雨停了一个时辰,下晌又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傍晚时分,祝锦年过来,告诉元秋,皇上口谕,这次秋狩结束,若明日天气放晴,便启程回京,让他们做好准备。

  “太好啦!我好想娘呀!还有哥哥!”容元顺很开心。

  元秋闻言便说,“让你天仙哥哥先带着你飞回去吧。”

  容元顺眼睛一亮,“这样也可以吗?天仙哥哥?”

  苏默微微摇头,“不可以。”

  “为什么呢?”容元顺不解。

  “因为我的人,和我的心,要在一起。”苏默说了一句让容元顺听不懂的话。

  元秋嘴角微抽。这男人,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整天撩她,还没完了。

  容元朗一口茶喷了出来,憋着笑,一本正经地问元秋,“姐姐,你为什么想让姐夫带着阿顺先走呢?”

  “因为阿顺想回家。”元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没看苏默。

  苏默唇角微勾,因为小丫头害羞了,怕他偷走了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