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9.刺杀

作品: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作者:三木游游|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9 15:54:01
  午后雨停了,原以为次日就能出发回京,谁知翌日一早,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连绵阴雨,断断续续,下了三日。

  元秋怕两个小的无聊,本想给他们找点玩乐的事,谁知到他们房间去看,容元朗捧着兵书神情专注,容元顺正小脸认真地坐在书桌旁练字,还问元秋有什么事?

  元秋表示,她没事,很欣慰。

  原以为苏默肯定会趁机缠着她,元秋还在想该怎么让苏默跟她保持距离,每天这么撩她真的受不了。

  谁知苏默跟元秋借了本医书,也到容元朗和容元顺的房间去了,只到用膳时间才会聚到一起。

  苏默知道,过犹不及。元秋不是那种喜欢甜言蜜语的寻常姑娘,她对苏默是有好感,两人也算是进入了暧昧阶段,但若整天在一块儿,暂时又没有可以一起做的事情,反倒会让元秋心烦。

  有各自的空间,也很重要。

  如此,元秋在自己悠闲看书之余,心情好的时候,会亲自下厨给他们做好吃的,还精心准备了一顿火锅,正适合这样凉意深重的秋日。

  到了夜里临睡前,苏默跟元秋聊天,元秋也没有一开始的不情愿。

  但当然不是调情。经过这么多事,苏默觉得自己最欠缺的也是医术,打算跟着元秋学。

  作为容岚的半个儿子,苏默见容元朗都在看兵书,容元顺立志当大将军,他也不能落后,兵法也要学起来。

  这一下子,觉得人生处处都是意义,他不只是要活着跟元秋在一起,而是要好好地活着,跟元秋一起度过美好的一生。

  虽然在围场不能狩猎,但容国公府这边依旧过得温馨热闹。

  祝锦年来过两回,原也是想着无事可做,来找容元朗对弈的,谁知这边人人都很忙。

  看到容国公府的人一个个勤奋上进,祝锦年自愧不如,回去之后,也拿出了自己带来的书。

  祝威对此很是欣慰。虽然祝老太君和祝夫人都很着急祝锦年的亲事,但祝威看得很开,娶妻娶贤,这事儿急不来,一急就容易出大问题。若是祝锦年碰不上一个真正合他心意的姑娘,再等等也无妨。他希望他的孙子不要被传宗接代压着,虽然这很重要,但如果同时可以让祝锦年过得自由快乐,为什么不呢?

  三日后,连绵阴雨总算是停了。

  远山如黛,碧空如洗,让人心旷神怡。

  原本打算离开的君兆麟,又改了主意,既然来了,总要尽兴地打一次猎才好。

  不过才下过雨,地面泥泞,便决定再等上一日。

  容元朗很无语,“万一后天又下雨了呢?”

  元秋笑言,“本就是来狩猎的,计划是十天半月,所以等得起。这边风景上佳,你不是也想好好玩玩吗?”

  “我可不想陪着皇上玩,那样是玩不好的。”容元朗轻哼。

  天公作美,隔了一日,天气更好了。

  不过因为先前十四皇子被毒虫咬了的事,君兆麟下令让元秋留在行宫里,因为太后皇后孟俪和小皇子都在,万一出点什么事,都交给元秋照应。

  正好,元秋也不想跟着君兆麟去打猎,就跟苏默一起留下了。

  祝锦年和容元朗作为骑射比试中的佼佼者,依旧要随行君兆麟身侧去狩猎,君兆麟还允许容元朗带着小弟容元顺一块儿,他倒是一副很喜欢孩子的模样。

  那边狩猎队伍刚刚出发,孟俪就派人过来请元秋。

  “你去吧。”苏默的声音从隔壁容元朗的房间传来。他只需要在见到元秋的时候蒙着眼睛,其他时间可以随意。

  元秋到孟俪那边,先看了看十四皇子,他已经完全好了。

  元秋伸出一根手指,十四皇子小拳头抓住晃了晃,笑眯眯地可爱极了。

  孟俪眸光柔软,“秋儿,你什么时候也生一个,一定是世上最漂亮的孩子。”

  “因为他爹是天仙么?”元秋脱口而出,话落皱了皱眉,她都默认会跟苏天仙生娃了,但好像,也没有别的可能……

  “你们都是天仙。”孟俪笑着说。

  元秋轻咳,“我不是。”虽然她自认为长得挺好看,但远不到天仙那种程度。苏默才是真天仙。

  下人送了茶点之后都退下了,孟俪一副有正事要跟元秋说的样子,开口便是一声叹息。

  “秋儿,我进宫之后,便没什么来往的朋友了,如今你是唯一一个。”孟俪看着元秋,轻叹一声。

  “出什么事了?”元秋问。她觉得孟俪挺聪明的,不然也不会得到君兆麟的专宠。

  “还不是我那妹妹的事。”孟俪蹙眉,“原先想着她多跟你们姐妹一起玩,性子能好些,谁知道她脑子拎不清,看那么多书,倒是把人给看傻了。”

  元秋想到蓝羽公子的迷妹孟娴,实在懒得评价。说到底是孟娴自命清高,不通人情世故,看书太多,整个人都飘了,尽做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当初元秋是真觉得蓝羽公子可能是个耄耋老者,但孟娴没有任何根据,就认定那是个年轻男人。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但孟娴的蓝羽公子,到底都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

  元秋前世所在的那个世界,还有看穿越小说入迷,想方设法要穿越回到古代的。所以这些并不会让她觉得太过惊奇,毕竟世界这么大,什么人都有,也并不是书香门第良好教养之下,就一定会出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

  见元秋不说话,孟俪就知道,她跟孟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

  孟俪原是想让元秋帮忙去劝劝孟娴,让她面对现实,不要再做些不知所谓的事。因为孟俪觉得元秋是个很通透的人。

  但见元秋的态度,孟俪到嘴边的话便收回去了,她自己请教元秋,当下孟娴的事,该怎么办才好?

  “我说让她绞了头发当姑子,也是一时气话。不止我爹娘不舍得,我也不舍得。可让她嫁人,又能嫁给谁去?”孟俪神色苦恼。

  元秋虽然不打算再跟孟娴来往,但白沭的事,她也觉得孟娴可怜。女人在这世道本就艰难,哪怕白沭并没有对孟娴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也足以毁掉孟娴的一生。

  “孟娴性子有些执拗,心里主意很大,与其你们苦恼,倒不如好好问问她,自己接下来是什么打算。”元秋说,“若是她根本不想嫁人,想自己过,也不是什么坏事。”

  从元秋的角度,孟娴喜欢蓝羽公子,看不上一般的男人,便是没出白沭这种事,她真的嫁给如祝锦年这般门当户对的公子,也很难过得好。

  既然孟娴爱看书,不爱跟人来往,觉得在书里就能找到人生的意义,那让她一辈子与书为伴,没什么不好。

  孟俪苦笑,“我明白,最近我对她态度也不好,你说得对,一家人还是要把话好好说开。”

  “皇后那边,你接下来小心为上。”元秋提醒孟俪。

  这次孟娴和白沭的事,白沭的死,十四皇子被毒虫咬,已经彻底让孟白两族结了梁子。

  最后十四皇子有惊无险,但白沭可是真死了,以白家的做派,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这才是孟俪当下最该注意的事。若是太后和皇后都蓄意要害她,她在宫里是招架不住的。

  元秋从孟俪那里出来,带着红苓回去,一边走一边看着远处的风景,想着若是明日自由狩猎的话,她们姐弟可以一起去玩。

  “小姐。”红苓突然拉了元秋的袖子,示意她往一个方向看。

  元秋顺着红苓的视线,看向忠信侯府的住处,但并没有看到什么人。

  “怎么了?”元秋问。

  “方才奴婢看到孟丞相府的四小姐进去了。”红苓小声说。

  元秋愣了一下。孟娴?她跑去陆家人那边做什么?元秋并没有听说孟娴跟陆家哪个夫人小姐有来往,而且最近她身上出了这么多事,怎么还随意出门?

  元秋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是想到孟俪的处境,怕孟娴再着了别人的道,便吩咐红苓,去把这件事告诉孟俪。

  红苓便折返回去,见到孟俪时,实话实说。

  孟俪当即皱了眉。陆哲可是皇后的女婿,白氏一派的,孟娴怎么又跟陆家扯上了关系?

  孟俪直觉这里面有蹊跷,坚持给了红苓一支玉镯做谢礼,让红苓向元秋转达她的谢意,并且表示不会让人知道是元秋跟她讲的。

  然后孟俪便派了人去请孟夫人过来,说有要事。

  虽然陆哲不能用弓箭这种武器,但还是一起去狩猎了,此时并不在行宫之中。

  而孟娴已经见到了君灵馨。

  君灵馨见孟娴过来,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亲昵地拉着孟娴的手,让下人准备茶点后都退下。

  “那日多谢八公主,我是来还衣服的。”孟娴把那天从君灵馨这里穿走的衣服带过来了。

  “一件衣裳,你跟我客气什么?”君灵馨笑意温柔,“只当我送你的吧。你平素总穿蓝色的衣裙,不妨换个颜色。”

  孟娴笑笑没说话,她只喜欢蓝色。

  “那件事,阿哲跟我讲了。”君灵馨握着孟娴的手说。

  孟娴面色一僵,“他……他说了什么?”

  “那日阿哲回来,得知你来过,便有些紧张的样子。我也是猜的,开玩笑地问阿哲他心里的人是不是你,可能是你合我的眼缘,我一见到你,就觉得很亲。阿哲他没骗我,承认已暗暗喜欢你很久了。”君灵馨轻叹,“想来倒是我的错,若不是因为我,阿哲原本有机会跟你共结连理的。”

  孟娴连忙摇头,“八公主不要这样说。那是皇上赐婚,谁也没想到。”

  “那,你真的喜欢阿哲吗?”君灵馨看着孟娴,神色认真地问。

  孟娴不由红了脸,默默地点了点头,“嗯。”

  “这我就放心了。”君灵馨笑意加深,“此事你什么都不必做,交给我。”

  孟娴神色一怔,“八公主的意思是……”

  “你什么都不要问,只安心等着嫁给阿哲吧。”君灵馨卖关子,没有明说她打算做什么。

  孟娴心中不由欢喜,又觉得这一定是天意,虽然给她和蓝羽公子之间制造了一些挫折,但最终仍然是眷顾他们的。

  孟娴刚回到房间,丫鬟就说,孟夫人让她回来立刻到孟俪那儿去。

  孟娴不知什么事,但并不担心。她跟孟夫人说的就是去君灵馨那里还衣服的。

  见到孟娴,孟俪态度比先前温和许多,问她衣服是否还给了君灵馨。

  “八公主没要,我又拿回来了。许是因为我穿过了吧。”孟娴微微摇头。

  “那怎么去了这么久?”孟俪看着孟娴问,“我记得,你原先并不喜欢八公主,跟她聊了什么?”

  孟娴心中一紧,莫名觉得孟俪似乎看出了什么,但她潜意识里知道孟家人绝不会同意她跟陆哲在一起,所以张口便否认,“没聊什么,她只是请我喝茶。”

  “八公主是白沭的表妹,她没有为难你吗?”孟俪再问。

  孟娴摇头,“没有。她嫁人之后变了许多,跟以前不一样了。”

  “小妹,你并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孟俪神色淡淡,“跟我说实话,你到底跟君灵馨聊了什么?”

  君灵馨变了?孟俪不信。哪怕看起来,君灵馨真跟从前大不相同。

  孟娴却沉了脸,“姐,你到底想让我说什么?我不能跟人有任何来往吗?什么都要跟你交代?就算先前的事,是我傻,我有错,现在只要我出了门,见了人,姐姐就觉得我丢人现眼吗?”

  孟夫人叹气,“娴儿,你姐姐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怕你再被人算计。毕竟八公主是皇后所出,她……”

  “我说了,八公主跟从前不一样了,你们为什么都不信?是不是我做什么都是错?那还何必要见我?”孟娴话落起身就想走。

  “给我回来,坐下!”孟俪沉了脸。

  孟夫人拉着孟娴让她坐回去,孟娴红着眼,低头不言语。

  “你在君灵馨那里那么久,你们聊了什么,一五一十地告诉我。既然你说君灵馨变好了,那有什么不能讲的?”孟俪冷声说,“你可以不当我是你姐姐,我是贵妃,我要提防着皇后利用君灵馨,再利用你来害我和我的孩子!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孟娴便说君灵馨只是好心安慰她,说白沭的事不是她的错,让她想开点儿,没有其他。

  “你信吗?”孟俪冷声问。

  孟娴下意识地点头,却听孟俪说,“你信君灵馨真的关心你,那是你蠢!君灵馨确实是变了,她比以前聪明多了,但你真是愚不可及。以后不准再跟她有任何来往,若是让我知道,你就再也别想出门!”

  孟娴知道孟俪动了怒,也不敢顶撞,怕再说下去,被孟俪发现她和陆哲的事。

  孟俪一番敲打之后,又问孟娴对以后什么打算。孟娴说她没想过嫁人的事,孟俪便说让她以后好好在家里待着。

  其实这是昨夜见面,陆哲跟孟娴说过的。他说关于他是蓝羽公子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他写的书里面影射了万安城里的许多人,若是让他们知道,定会寻他麻烦。其次,关于他们的事,让孟娴什么都不要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字都不要跟孟家人提起。

  孟俪以为管住孟娴不再跟君灵馨来往就可以,殊不知,这个时候,君灵馨正在跟太后和皇后说孟娴的事。

  “什么?让她嫁给陆哲做小?馨儿你脑子坏了?”皇后一听便皱了眉。

  君灵馨笑意不达眼底,“母后不是怀疑表哥的死跟孟家有关系吗?可父皇护着孟俪和十四弟,不好动手,真把十四弟怎么着,父皇动怒,倒是不好。他一个孩子,根本威胁不到二哥的地位,你们可别再那样做,只会惹父皇不快。”

  皇后像是第一天认识自己的女儿,“馨儿,你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君灵馨自然不会说,这些话都是陆哲授意的,她笑着说,“母后,归根结底是孟娴害了表哥,可以后若是她不出门,想动她也不容易,她出了什么事父皇都会认为是咱们做的。反正她名声坏了,皇祖母下旨给她赐婚,那是天大的恩典,让她嫁到忠信伯府做世子侧妃,也不算委屈她。父皇看在表哥死了的份儿上,不会驳了皇祖母的意思。”

  “这对孟娴那个贱人,岂不是好事?”皇后轻哼。

  君灵馨笑意加深,“母后,只要她离开孟家,嫁给陆哲,以后怎么样,我说了算。我可以保证,她会过得生不如死。”

  皇后皱眉,“你不怕陆哲真看上她?”

  君灵馨心想,她就希望陆哲看上孟娴,多“疼爱”孟娴,不过有些话不能说。

  “母后放心,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我是想着,只要能拿捏住孟娴,说不定可以借此把孟丞相和孟俪给拉过来,让他们帮二哥。原先孟丞相是中立的,但今年孟家跟容国公府走得越来越近,再这样下去,二哥哪还有出头的机会?”君灵馨神色认真。

  太后和皇后见到这样的君灵馨,都大为惊异,又觉得君灵馨说的可能是陆哲的意思,倒是对陆哲的印象好了不少。

  君灵馨一番解释劝说之下,太后和皇后一合计,觉得此事可行。太后打算一回宫,就下旨赐婚。

  当日君兆麟打猎归来,收获满满。

  傍晚时分,行宫里举办了盛大的篝火晚宴,君兆麟和群臣一同享用今日收获的猎物。

  宴会结束时,君兆麟宣布明日自由狩猎,后日启程回京。

  是夜,元秋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穿好衣服出去,见苏默正在跟容元朗说话。

  “皇上遇刺,刺客只有三个,但都实力高强,死了许多侍卫,祝将军受伤不轻,皇上也受了伤。而且刺客宣称来自青冥楼,扬言是楼主青夙要取皇上首级,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容元朗脸色难看。

  以前也有冒充青冥楼杀手的,但实力都一般,这一次的人,武功十分高强,根本不是普通杀手。是因为容元朗起夜听到打斗声,便跑过去,暗中看到了,那三个刺客的武功,甚至不在青风之下!

  容元朗话落,便有人匆忙来叫元秋。

  刺客已全身而退,但整个行宫都不复平静。

  元秋背上药箱,匆忙离开。

  苏默站在廊下,摘掉蒙眼的绸带,仰头看着夜空中高悬的明月,微微蹙眉,怀疑是青绝其他不为人知的弟子现身了。

  但原本青冥楼的规矩,不接跟皇室有关的任务。这一次,一出手便是刺杀东明皇帝,且声称是青夙的意思?

  苏默直觉,他的身份暴露了,这些人是冲他来的。

  此时,从行宫之中逃出的三个杀手,正跪在一个人面前。

  那是个女子,墨色斗篷遮住全身,只露出一双冰寒的眸子。

  她右手拿着一根萝卜,左手拿着一把寒光四射的尖刀,随着手起刀落,萝卜被切得薄如蝉翼,一片一片落在地上。

  这是青绝唯一的女儿青魅。

  青魅虽然被青绝保护得很好,此前跟真正的青冥楼根本没有接触,但或许是骨子里带来的东西,她自小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切东西,不论什么。

  心情好的时候,要切东西,心情坏的时候,也要切东西,无聊的时候切东西打发时间,思考的时候切东西来保持专注。

  若是元秋见到,定会判断青魅有奇葩且带有暴力属性的强迫症。

  如此,青魅的刀工十分了得,她身边的人要随时提供可以供她切成碎片的东西。而招惹她的人,也会被她精心切成片片,喂养她的爱宠。

  此时,青魅的爱宠就在她脚边,那是一只毛发银灰的小狼,一双幽绿的眸子在这夜色之中颇为渗人。

  一只萝卜切完,青魅收了刀,视线看向远处的乌兰行宫,“确定苏默在里面?”

  属下恭声回答,“是,他跟他的妻子容元秋都在里面。苏默眼睛受伤,不能见光,一直用黑布遮着。”

  “是么?”青魅冷笑,“如此更好。今夜的事,只是跟他打声招呼而已,接下来继续刺杀君兆麟,不必让他死,只需要让他知道,是青夙要杀他。看苏默什么时候会出手。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会让君兆麟知道,苏默就是青夙。”

  低头,看到小狼在吃地上的萝卜,青魅一脚将它踹了出去,“狼性,不能吃素。”

  话落,青魅再次看向灯火通明的乌兰行宫,冷笑,“苏默,既然进了青冥楼,想金盆洗手,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