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08 家庭的温暖(二更)

作品:体面I|作者:简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1-05 09:53:55
  白勍那么一靠近吧。

  崔丹的心思又活了。

  她不是说想抢人孩子,可隋静确实顾及不到,而且也照顾不好。

  隋静不行,她行啊。

  别人不要的孩子,她想要,她想靠近。

  住在一块儿,这有不方便那肯定也有方便。

  比如说这等白勍下了班,白勍可以陪她去逛超市。

  白国安啊,也不是不陪她,但男人耐性终究是有点差。

  崔丹做好饭菜,白勍进门就瞧见她三婶坐得板板正正的。

  “有什么活动?”

  “吃完饭,咱们去逛会超市吧。”崔丹提议。

  “行啊。”

  白勍麻溜吃饭,吃完开车拉崔丹出门。

  出门高兴啊,手里又不缺钱花,就想方设法给白勍买衣服,打扮白勍。

  白勍:……

  她三婶想要个洋娃娃的心,她能理解,可她已经长大了啊。

  推着车进超市,崔丹是看见啥都愿意买,不管有用没用。

  这点和荣奶奶的风格有点相似。

  “童童,咱们买几个杯子吧,喝酒用的……”

  白勍心想,那家里不一堆酒杯吗?

  点点头。

  “买。”

  崔丹高高兴兴挑杯子。

  挑着挑着,猛地一抬头,然后一愣。

  瞧见荣长玺了。

  城市说大确实也挺大的,没想到能在同一个超市遇上。

  崔丹也不知道白勍是看见还是没看见。

  提醒吧,好像不好。

  不提醒吧,好像也不行。

  想着的功夫,那头荣长玺避开了。

  崔丹出口气。

  “我不想买了,咱们走吧。”

  遇上也不好!

  这分了手的男女啊,再见面也是尴尬。

  白勍说:“都不要了?”

  “嗯,不想要了。”

  “你是看见荣长玺,怕我尴尬?”白勍问了出来。

  崔丹真的就挺尴尬的。

  “你看见了啊?”

  “嗯。”

  就那么远点的距离,白勍也没打算躲。

  真的遇上就打个招呼,又不是仇人。

  荣长玺躲,她也瞧见了。

  崔丹说:“不是怕你觉得尴尬吗。”

  “没什么可尴尬的,我们也没人出轨劈腿,就是过不到一起去而已。”

  没那么大的仇和那么大的恨。

  其实就白勍个人而言,那些照片她都是可以留下的。

  当个纪念。

  可荣长玺的个性不行,走的时候坚持都给烧了。

  他想烧,白勍也拦不住。

  那毁就毁了吧。

  你愿意干的事情,你就都干,我没意见。

  “不再考虑考虑了?”

  “不合适。”

  崔丹叹气:“其实你说男女平等,那你三叔忙的时候我等他,我照顾他不就都过来了,现在换个个儿他就不能等你,一个大男人要人陪什么?总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

  崔丹觉得这分就分吧。

  小荣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

  叫白勍啥都不干,就守着你?

  小男人想法和心态。

  白勍笑笑:“咱们不说他了……”

  分了手,没有必要讲前任的任何坏话。

  如果有讲,那一定是好!

  她只记好的部分。

  侯聪打电话,说他准备出学校了。

  “知道了,我开车过去,你先等我十分钟。”

  拉着崔丹又去接的侯聪。

  崔丹这下可忙活起来了。

  不仅女儿的感觉找到了,就连孙子的感觉都有了。

  侯聪这小孩和谁一开始都亲不起来,处处躲着崔丹,他那么一躲,崔丹就有点心凉。

  崔丹不是个讨好型人格,她热情两三次,侯聪都是避,崔丹的态度就渐渐冷下来了。

  这不是亲的就不是亲的,没血缘就是没血缘。

  加上男孩子太皮,她看着也是头疼。

  这没人管侯聪,监督学习又落白勍身上了。

  白勍看看侯聪那惨不忍睹的成绩,问他:“你这是惩罚我呢?”

  侯聪耸肩。

  也会!

  就是马虎!

  各种马虎下来。

  外加语文他就是学不好,就考成这样了。

  “老白,你也别担心。”

  白勍摔卷子:“我怎么不担心啊?你现在这成绩,将来大学你都考不上了。”

  侯聪一脸淡定:“家长总是提不合理的要求,总是将希望寄托到孩子的身上,无形当中给小孩增加压力……”

  白勍没好气说:“那我也是上了大学的。”

  侯聪:“我体育挺好的。”

  白勍:……

  谁问你这个?

  教小孩这是白勍最讨厌的人生项目之最,没有之一。

  耐着性子给侯聪做辅导,但他们俩这组合吧……

  侯聪脑子确实好使,这孩子他只是不愿意学,现阶段有点贪玩。

  白勍讲一讲就跑偏,明明还没学到的她给用了,用了自然就发现不对,还得重头来。

  掉回头,侯聪给她讲解题方式,他都会!

  就是不好好考。

  问他考试的时候想什么呢,侯聪答,想的是考完以后赶紧出去踢球。

  白勍:……

  辅导侯聪写个作业,写到十一点半,完了侯聪睡觉了,白勍失眠了。

  被折腾的!

  折腾的脑瓜子生疼!

  到底谁发明了养孩子的?

  为什么孩子生下来不能马上送去托管?一直管到成人了再给放回来?

  这就是家里没香,有香她都想和侯延说,不行你就半夜出来自己教吧,她实在无能为力啊。

  带上门。

  白国安还没睡呢。

  “呦,还不睡、”

  白国安指指对面的位置,叫白勍坐。

  “大晚上还喝茶,不更睡不着了。”白勍吐槽她三叔。

  “晚上喝点酒,喝的有点难受。”

  白三儿盘着手里的珠子,给白勍倒茶:“喝两杯?”

  “我可不敢。”白勍敬谢不敏。

  现在睡她都睡不着呢,喝了茶就更别指望睡了。

  “小孩不好教吧、”

  白勍揉太阳穴:“希望我这辈子千万别有孩子,带不了教不了,我教他都是咬着后槽牙坚持下来的。”

  时不时就想喷火,时不时就想打人。

  白国安笑:“你这耐性可不行啊。”

  当好家长首先第一项就是,要有忍耐力。

  “没干过这种活,干不了。”

  “遇上小荣了?”

  “啊,我三婶可真八卦,回来就和你讲。”

  “躲你了?”

  “不想见面呗。”

  白国安说:“这人啊什么都挺好,个性差点事儿,除非你换工作不然你们俩走不到一块儿去。”

  作为白勍的家人来讲,白国安自然不愿意白勍放弃眼前的工作。

  这是努力换来的。

  这改变了白勍的一生。

  就因为一个男人介意,你就放弃了对人生的追求?

  “不合适才分的。”

  “我听白歆说,他走的时候把能烧的都给烧了。”

  白勍笑,没回答。

  “这小子啊就适合小家庭生活。”

  “别说他了。”

  “我这是愁啊,你耽搁到现在,你这对象怎么找?”白国安提起来就想叹气。

  社会现状吧。

  白勍这年纪越来越大,能力越来越强,条件也好,可能和她相配的男人数目太少。

  这个社会中,优秀的男人比例是很低的,各方面奇虎相当的,要么是给别人做老公呢,要么就是刚生出来。

  你找只能向下找。

  现实就是,白国安不愿意,但也晓得白勍捞不到太好的。

  “到时候再说吧,现在也没考虑。”

  “可不能托了,年龄有点大了,你除非是不打算结婚。”白国安顿顿:“婚还是要结的哪怕不要孩子,两个人互相有个照顾也挺好的。”

  “遇上不合适的,还不如单着呢。”

  “你那老板……”

  白勍一脸嬉皮笑脸的神色,说:“打住!我分手就因为这个闹腾的,我可没想把这罪名坐实了。”

  白勍试过去看荣奶奶,可现在怎么说都有点尴尬。

  荣奶奶和她之间的感情也发生变化了。

  后来白勍就不去了。

  就只是手机上问候问候。

  两人每天都会互发表情包,过年过节问候一下,其他的就不在沟通了。

  倒是白歆这一段很脚踏实地,总来崔丹这儿,和白国安关系也近了很多。

  白歆总觉得和她三叔聊天吧,能去烦恼。

  你想不开的事情,她三叔那么一劝吧,瞬间就明朗了。

  你说神奇不神奇。

  加上她没有地方去,那过周末什么的就会来三叔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