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四十五章 能待住几天(一更)

作品:重生之嫡妻很甜|作者:失落的喧嚣|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18 19:27:26
  很快离开了新房也离开了正院,小厮直接带头往偏僻的一处偏院去,边走边说少夫人你要去的院子就在前面不远。

  许令雅想问不远是多远?一路她被婆子挟制跟着小厮,眼看越走越偏僻。

  很快到了一处有些偏僻的院子。

  这里?

  小厮看了一眼眼前的院子就马上回过头来对着许令雅:“少夫人就是这里到了,到了,今后这里就是少夫人你要呆还有住的院子,少夫人看看,送少夫人进去。”手指着前面的院子让他看,再看向一边的婆子,并不多说什么。

  婆子应了一声是,也走到许令雅面前盯着她说起来:“少夫人也听到了,就是这里了,请进去吧,不要让老奴动手,这样对少夫人不好,少夫人也没脸,老奴也不想如此。”

  说是这些说婆子脸上可没有好脸色。

  许令雅知道他们在威胁她,没有动,说她看看,也看着前面的院子,就是这里?他们要带她来的地方就是这,陆轩要她以后呆的就是这个院子?

  简直是不敢相信。

  陆轩竟然安排她住这样的院子,他想要用这样的地方来折磨她?

  来前她怎么想都想不到。

  这样的院子哪里配得上她?她是谁她是许令雅宁远侯府嫡出大姑娘,从小锦衣玉食吃最好的住最好的,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的院子。

  陆轩什么意思?

  过来的时眼见越走越偏她就觉得不对了,只是想着到了再说,瑞到了看到才知道居然要让她呆在这样的破院子里。

  陆轩真的要这样对她?折磨她?

  他确定?

  这样破旧还有小的院子她怎么可能住,给许令菀住还差不多,许令菀那样乡丫头住习惯了破地方的才适合。

  或者给这些婆子住!

  这样的院子就是这些没身份没地位什么也没有的丫鬟婆子住,就是丫鬟婆子可能都不愿意住都嫌弃。

  陆轩在想什么?

  “这里就是我要呆的地方,以后要住的地方,你们确定没有搞错?轩表哥怎么会让我住这种地方,真的让我住在这里?”她真的怀疑,怀疑婆子和小厮。

  “少夫人是觉得在骗你?老奴们怎么敢,公子爷就是这样说的,你问他。”婆子听了马上说了一声看向小厮。

  小厮更是:“是啊,少夫人请进去,小的可不敢乱来,要是乱来公子爷知道不会饶了小的,小的都是照着公子爷吩咐,公子爷指明了让少夫人来这间院子。”

  意思少夫人不要开玩笑了。

  “这里。”许令雅听出来,还想说什么没说,这里她:“这里我怎么住?这样的院子还没有一个人还破成这样。”

  要住下至少要打扫一下吧,也不打扫就让她来。

  “就这样住啊少夫人,小的不知道有什么不能住的,公子吩咐的小的也没办法。”小厮脸上没有什么情绪。

  婆子跟着点头。

  许令雅知道陆轩就是故意安排她住这里。

  看他们表情就知道。

  他们什么都知道,也在笑她!

  “但我身边一个服侍的人也没有。”许令雅又说了:“不是说要给我新换服侍的人?为什么还不送来?”送来她才有人服侍。

  想着自己住在这个破院子,想来很快会有很多人知道,传得人尽皆知,除非陆轩不让人知道。

  可是可能吗。

  府里人知道了她这样以后她出去了怎么再管丫鬟婆子?不过要是能传到祖母他们耳中叫祖母娘他们来救她不知道有没有用?会不会帮她?

  她觉得许令菀也会笑她吧。

  想到此也不想了。

  连丫鬟婆子不住的地方自己却要住的地方她却住着。

  “是少夫人,但换新服侍的人不是那么快的少夫人,少夫人先住,先让她在这里服侍你吧,等人挑好再给你送过来。”小厮点头又说,指着婆子,其实公子爷根本没有挑新的丫鬟婆子,也不准备挑新的丫鬟婆子服侍少夫人。

  只让这个婆子服侍。

  公子爷想让少夫人一个人在这里。

  之前说的会挑新的丫鬟婆子换下少夫人身边人不过是借口,当然之后不会只一个婆子,还会有人来。

  但都是守着院子盯着少夫人的。

  少夫人不用知道这些,慢慢自己察觉吧。

  “是。”婆子应一声,小厮和她说过了,让她以后服侍这位少夫人:“从现在开始,老奴暂时服侍少夫人。”看着少夫人。

  “这样吗,挑丫鬟要多久,希望快一点,这个院子不打扫没法住。”许令雅看明白了,什么换丫鬟重新给她挑丫鬟。

  就是骗她的。

  不过是骗着她,以后她身边可能就这位婆子服侍了。

  “也不是不能住,少夫人委屈点吧。”小厮很多都不回答,只回答最后的,平静让婆子带少夫人进去了,不想再多说什么。婆子又看着许令雅叫了声少夫人可以走了吧。

  许令雅看出来,不得不进去了。

  进到里面看着院子更破,草也长满了,还都是一些杂草,站着就觉寒酸,多呆一会就想逃走。

  婆子还是跟着她。

  许令雅一回头就看到小厮站在院门外没有走只是看着她。

  “少夫人请。”婆子见少夫人站着又不动,说了声,不要再在外面站了:“请进去吧,进去休息。”语气是不容置疑的。

  许令雅看她还是问了:“嬷嬷你叫什么?”

  “老奴就是一个婆子,姓袁,不值得少夫人挂心,也不值得少夫人记在心上,少夫人不用在意老奴。”婆子不想和她多说,一板一眼的。

  许令雅推开吱呀作响的破门,但下一刻她看清了里面,不比外面好多少,这样的地方就不是人能住的。

  而且还有一股灰尘扑鼻而来,叫她差点呛住。

  “咳咳,这是人能住的吗?”她捂着嘴,还是后退了一步,咳了好几声才好一点问身后的婆子。

  “当然,就是少夫人住的。”婆子态度好像又变了点,更面无表情了,还有点不耐。

  许令雅看着她。

  没人看到更看不起她这个少夫人了?

  因为她被轩表哥送到这里?才开始就看不起她了,以后不是更不得了?

  她知道情势自己是越来越不利,自己处境比自己想的要差,没有服侍的人,就她和婆子两人在这里?

  “袁嬷嬷,这样也没法住,还是要打扫一下。”

  “那就自己打扫吧。”袁婆子回她。

  让她自己来打扫,许令雅听了简直说不出话,她哪里打扫过,哪里会打扫,可看样子没人帮她,她不想被休就只能这样,一时陷入两难,不知进还是不进。

  “少夫人自己打扫要不了多久的,不愿意还是不会?老奴年纪大了,少夫人要在这里站多久?要打水可以让人去打。”

  袁婆子又说了声,赶许令雅进去了。

  “我先在这里呆一下,不急着进去,要打扫的话打水怎么打?”许令雅又问起来。

  “少夫人要自己打扫,打水还不容易。”袁婆子说着。

  这是真要让她自己打水?她哪里会打水,也不知道去哪里打,许令雅木木的,要真这样水都要自己打,她可能坚持不了两天!

  想改想让陆轩原谅都难。

  她可能就不该在这里。

  自己接受不了这样的生活!

  “我不知道如何打水。”

  “水老奴可以去打,或找人去打,但别的。”袁婆子出声。

  许令雅这才松口气,不用打水就好,要是真让她自己打水不说会不会打怎么样,叫人看到也不好说。

  她是少夫人。

  面子丢了,里面不能丢。

  可是不打水还是有很多事等着她。

  “那你去吧袁嬷嬷,我在这里等你,打了水来,我们就先打扫一下吧.,可以找两个人来帮着打扫下吗?”许令雅立马。

  “不行,老奴一会再找人,少夫人。”袁婆子示意里面,拒绝了。

  许令雅看她,进去了,顶着灰尘,再咳了两声到里面,都找不到坐下的地方,袁婆子站在一边。

  许令雅又走到床榻前,床榻上都是灰尘,扔着几床被子,一般的被子,她要睡在这里?她是在做梦吧。

  一直没有醒?她坐了下来。

  袁婆子走了出去。

  *

  而外面小厮见袁婆子出来问了两声,很快留下袁婆子离开,回到前面,没想到听到公子爷回府了,赶紧过去见公子爷也和公子爷说了。

  “公子爷少夫人送去那边了。”不过公子爷竟然又回府了怎么又回来了?

  他没有问,他还以为公子爷出去要很晚才回来,公子爷走时那么不高兴。

  陆轩是打算出去想找点乐子,府里没有别人,可是出门没多远还是想着许令雅那个女人,所以回来了。

  听了他说的问许令雅那个女人有没有闹?

  小厮说没有。

  他交待的那些事没有一件是许令雅那女人能接受的,可是许令雅那个女人居然没闹,都受了?知道错了向他请罪还是?

  许令雅那个女人也有这个时候?得知父王回来。

  陆轩去见父王了。

  大哥还没回来,许令雅那女人都回来多久了,大哥送菀表妹送去哪里,心里不爽起来。

  “父王。”见到父王他叫了一声。

  成郡王爷看到他:“怎么了?”

  “父王回来了?”陆轩只是问,成郡王想到儿媳妇昨天是没回府的,问他雅姐儿回府没有,陆轩一听到提到雅儿脸色就不好。

  “怎么了?”成郡王爷何等眼力一下子看着他。

  “父王我有点后悔娶雅表妹了。”陆轩说着心理话,要是娶了菀表妹可能没有现在这样心痛还有后悔的时候。

  “怎么回事?”成郡王问起来,这小子那么宝贝雅姐儿,如今说这样的话,一看就是有事,没事才怪了。

  “发生了一点事,父王,我这个妻子做了不符合她身份的事情,很让我生气,我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成亲前发现了一点我选择了相信她,可是现在,我也是才知道,被人通知的,不然还不知道,心里那个恨。”陆轩和父王说了。

  “怎么恨,让你恨的事可不是小事,告诉父王?”成郡王爷马上再次问他让他说出来,什么不符合身份的事。

  陆轩想说,可是他知道自己说了,父王肯定会让他休了许令雅那个女人。

  他还不想休,但不说的话,父王也会知道。

  他动静那么大。

  嘴里说着就是觉得也许娶菀表妹还好点。

  “你这小子,又想到菀姐儿。”成郡王不悦了,现在来说这些话有什么用:“菀姐儿本王更不满意你知道的。”

  “可现在想着菀表妹可能比我现在妻子单纯得多。”陆轩摇头又点头,也好骗一点。

  “你这小子到底雅姐儿做了什么事?”成郡王还是问并不让事情就这样过去。

  陆轩还是和父王说了一点。

  雅表妹太受欢迎了一点,和男人关系也亲近。

  “就是这样?不过雅姐儿这样也有点太俭点了,成亲前听说的那些够了,她哪里的胆子哪来的胆子啊?”成郡王翻起旧帐来,就要叫人进来,让雅姐儿来说一说她。

  一边想一边又问。

  “轩哥儿她又和哪个男人亲近?你也要好好管一管雅姐儿,盯着你这妻子,别闹出不好看的事来,刚才还那个样子,怪不得你说后悔,本王也是。”

  “父王。”陆轩叫住了父王说了他已经处理了。

  “你做了什么?”成郡王想知道。

  陆轩一说。

  “那就行了,雅姐真做了什么,就直接休了。”成郡王爷也很直接道,或者送去庄子上让她去死,再给轩哥儿重新娶个更好的。

  陆轩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让父王知道许令雅那女人对不起他的事。

  只要想办法不让父王一直不知道就好了。

  “知道就行了。”成郡王说完,还是看着他,他怕这小子还惦记着雅姐儿,还是舍不得。

  他对雅姐儿在成亲后好起来的印象直接没有了。

  轩哥儿成亲前他再是觉得雅姐儿有点不足也只是说一说,还是喜欢雅姐儿的,在他们成亲后更是把疼着这个儿媳妇。

  可她给轩哥儿带来了男人的耻辱!

  “父王宫里?”陆轩又问起宫里的事来。

  “宫里皇上?”成郡王一听,他才从宫外回来。

  想入宫去看皇上仍不行,打听了,好不容易打听到一些回府来,还听到不高兴的消息。

  “嗯,父王。”陆轩点头。

  成郡王说起宫里皇上的事,还是老样子。”

  “还是老样子啊。”陆轩听了:“大哥不知道是不是也打听去了。”

  “你大哥还没回来?”成郡王问。

  陆轩说了是,说是去接菀表妹回京,送了菀表妹回去还是没有人影。

  “那就是了。”成郡王爷道:“雅姐儿那里你自己想清楚,自己处理,不要再让她出来了。”

  “父王我也生气,也。”陆轩想着就气也恨。

  “父王懂。”成郡王想到自己的那点事,自己的夫人更是可恨。

  他恨了一辈子。

  想掀翻一切!

  夺妻之仇不共戴天!

  陆轩看父王。

  *

  宁远侯府,许老夫人躺到躺不下去起来,收掇了一下,万嬷嬷进来说去成郡王府的人回来了。

  许老夫人听了想让她去。

  万嬷嬷带了人进来行了一礼。

  许老夫人马上叫了起来,问了一声:“怎么样见了那丫头了?把我的话和那丫头说了没有?”她不是府里姑娘了?

  “老奴说了。”回来的人行了礼抬头回答。

  许老夫人听到说了就行了,那丫头怎么说?

  “回夫人的话,大姑娘说不管如何都是府里的姑娘。”回来的人迟疑了一下,低着头还是说了,想着大姑娘的样子。

  许老夫人听完她说的,雅姐儿那个丢人现眼的东西还是要回来,不听她的话嗯?

  成郡王府呢,是个什么情形?轩哥儿还不知道还是?

  回来的人说了,大姑爷知道,她向大姑爷道了歉,成郡王府没什么,她见到大姑娘时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哦,这样啊,歉道了轩哥儿明显就是知道雅姐儿的事,不在意还是?

  雅姐儿还好吗?

  许老夫人坐了下来,叹口气又端起一边的茶水,茶杯的盖子轻轻的磕了一下,她又放下并没有喝。

  *

  宁远侯府大房,还有一个人就是季莺莺等了半天,等到派去的人回来立马就问了。

  对方去成郡王没有见到姐姐只见到姐夫。

  “怎么会没见到姐姐见到姐夫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见到姐姐,季莺莺没想到。

  “奴婢一到就被带去见姑爷了,没有见到大姑娘。”回来的丫鬟开口。

  这样啊,季莺莺想那个姐夫。

  回来的丫鬟说姐夫就是问了下有什么事,当然她交待给丫鬟的事丫鬟都说了,丫鬟说她不敢不说。

  季莺莺也知道,可是这样一来姐夫也都知道了。知道姐姐让她在府里盯着许令菀,还有许令菀说的了事,那姐夫不是知道了事情?就让丫鬟回来了。

  那姐夫和姐姐没有闹?

  季莺莺又问了问回来的丫鬟,姐夫脸色还有表情。

  回来丫鬟说看不出有什么,也没有看到姐姐和姐夫闹。

  季莺莺想着姐夫姐姐不知道怎么样了,没有闹吗?想再去看看,要不要她亲自去?

  她也不敢把姐姐的事告诉娘还有祖母,只能着急。

  许令菀这个大嘴巴了。

  *

  荣安县主一直没有消息。

  很气。

  有人居然不守信用!

  ------题外话------

  昨天第一更,半夜没睡觉写的,人困了恍惚了所以没写好,不过已修改,亲们可以再去看到,和亲们说声,以后尽量睡好写,不然会写得牛头不对马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