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四十六章 别的方法(二更)

作品:重生之嫡妻很甜|作者:失落的喧嚣|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2 13:48:29
  抱起她就回去。

  许令菀都没反应过来。

  不过她看到了......眼要瞎了。

  下一刻水花四溅,噗嗤——一声,他坐了下来,水溅落了很多到浴桶外面,许令菀整个人也在水里了,身上都湿掉,秀发也被打湿,她低头看一眼自己打湿的秀发,都披在肩上很不舒服,她深吸一口气回头看大表哥。

  陆禹轻笑一声:“这样更好。”

  他又人身后抱着她,亲着她的面颊。

  他们贴着彼此,近得不用看就能发现——

  “夫君不是让我服侍你沐浴,不是让人给你擦背还有按身上酸的地方,现在这样怎么擦怎么服侍,还服侍什么。”许令菀对着身后的男人,身体一动,还说擦背。

  这是服侍他沐浴?这是——

  “已经按过好,也擦好了,但还有的地方不能那样擦了,需要换一种方式也要换一个方法,就像现在这样。”陆禹咬着她的耳朵慢慢告诉她,语气又暧昧不清起来,手抓着她的手再次压着她,要做什么。

  许令菀感觉到一点:“这样怎么样?”

  陆禹轻笑:“刚刚不就是说了几次你也不明白,要用手带你去?”他握着她的手动了起来,一点点移动。

  “夫君。”

  许令菀开口,咬牙,停下手。

  陆禹没有真的那样做,还是说就是想一起洗,一个人很无聊。

  “可我不想洗。”许令菀道。

  “可现在已经这样,不得不洗了。”陆禹笑笑,还是亲了她一下。

  许令菀想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湿了,泡在水里,再看他,确实是不得不洗了,都怪大表哥。

  “要不要我帮你洗?”陆禹还看向她胸口还有别处问她,还要把她抱过来。

  许令菀说她才不洗,不需要。

  陆禹还是要帮她。

  许令菀一下子捧起水淋到大表哥身上脸上。

  陆禹见了抹了一下脸笑起来看她:“又要玩!”

  许令菀却道:“还是快点洗完起来吧。”

  她想起来。

  陆禹拉了她。

  等到洗完陆禹才放开她一起起来,许令菀先叫了人进来换了一身,又重新擦干了秀发挽了起来。

  陆禹走了出去,到外间叫人换了一身干净的,擦干了头发,走进来,见她的样子,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头:

  “不用穿得太复杂,一起用早膳,用了陪我休息一会。”

  珠儿杜鹃一听看着姑爷。

  许令菀没有应,看着自己穿的,还没有说什么,他已经拉着她就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

  张嬷嬷一看到主子和少夫人出来马上便叫了一声,听说少夫人也换了一身,她笑一笑,厨房那边过来送早膳的人已经摆好了早膳。

  陆禹拉着许令菀到了摆好的早膳前,一看果然是他喜欢的菜,谢过菀儿,也谢了一声张嬷嬷。

  张嬷嬷连忙摆手说不用。

  让人下去。

  他坐了下来。

  许令苑也坐下看着大表哥用。

  陆禹饿了,用了起来,用得很快,如同风卷残云,一下子就吃完了,问她用不用,许令菀摇头。

  陆禹用完拉着许令菀一起进了内室休息,躺到床榻上就抱着她,觉得舒服极了。

  坐久了站久了就是要躺着,躺下来身体不再有负担,感觉背也能挺直了,不再想弯着。

  许令菀看着他,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陆禹才放开她一点,让她整个人趴在他身上。

  他好像觉得这样很好,手一点点摸着她的背。

  “夫君一定很累吧。”许令菀问。

  “嗯。”

  陆禹微眯着眼晴没有回答,只是应一声。

  “那还让我趴在你身上做什么?”许令菀说。

  陆禹还是没有放。

  “怎么还带着三叔去了?就不该带三叔去,你又不是去玩,是去杀人,是去——”许令菀又问道。

  陆禹抬了她的下颌,看了她一眼:“三叔一定要去,我能怎么办?不过我会保护他,他也没怎么就是一路跟着,倒是累得不清,不知道会这么累,分开的时候看着脸色不是很好。”

  “现在三叔后悔了吧。”许令菀道。

  “说是没有,比想象中累。”陆禹又道。

  “大表哥保护好自己就行了,三叔也是。”许令菀又怪三叔。

  “没事,三叔也是想看看。”陆禹抱过她。

  许令菀又说了几句,没有听到回答,她一抬头看了看,大表哥松开她就睡着了。

  睡得这么快,张了张嘴,她最后伸出手在他疲倦的脸上虚虚的描了一描,自己也睡了过去,昨晚她也没睡好。

  醒来后。

  “不知道过了多久。”

  “这一天一夜担心了菀儿,留你一个人在府里。”陆禹开口,在她的耳边。

  许令菀马上看向大表哥:“夫君醒了?”

  “刚醒,睡了一觉补上眠就醒了,晚上再接着睡,睡多了到了晚上就睡不着,不过睡不着可以和菀儿一起。”陆禹看她,低头揽过来,揽到面前就亲了亲,细细碎碎慢慢的。

  许令菀感受着他的吻。

  陆禹又温柔的在她的面颊上吻了一下。

  许令菀感觉到大表哥的温柔,也抬头抱着他,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感受了一会他的吻,自己也温柔的吻了回去,也吻他的脸。

  “哦?”陆禹感觉到看她。

  许令菀不说话,又吻了好一会。

  陆禹也享受着她的吻。

  半晌过后。

  陆禹翻身把菀儿压在身下。

  许令菀撑着大表哥,看着外面,小声的:“大白天。”

  “大白天?”陆禹听了,笑了一下,再亲了她一下,转头看了一下窗子那里,确实是白天:“又是大白天,说过白天也可以的!这次要不要试一下。”他心中想着,再低头。

  许令菀——

  陆禹真的做了,还低头又温柔的吻了一下她的唇。

  许令菀——

  等到陆禹从床榻下来,叫人进来,许令菀发现珠儿还有张嬷嬷都在笑。

  要是京城,只会被指指点点,白日宣什么的。

  张嬷嬷确实在笑,很高兴。

  珠儿和杜鹃也是看了看少夫人,她们在外面听到动静,还想说什么,张嬷嬷就说这是好事,让她们不要听了,拉着她们。

  带她们离开。

  等到收掇好了。

  许令菀才有力气,只是想到还没有找大表哥算帐,让人下去。

  “大表哥。”

  “什么?有好事就叫夫君,没好事就叫大表哥。”陆禹开口问她,拉过她来。

  “夫君你知道吗,昨天我脖子上这里,被四妹妹看到了,好在四妹妹不知道是什么,还问我是不是虫子咬的,都是夫君你弄的,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红点,你有在身上又留下什么痕迹吧,要是再叫四妹妹看见,一定会多想,以后不会再留下痕迹了。”许令菀抱怨。

  “有时候忍不住,谁让菀儿你那么香。”

  陆禹说着又想吻她。

  许令菀退开。

  陆禹:”让我看看你脖子那里是不是还有?”他抓着她不让她退开。

  许令菀大概的指了一下,问他:“你看。”看到没有?

  陆禹低头看了看,看了一下什么也没有看到,再凑近看了看,后来看到了一点,好像是有一点红的,不过快好了。

  他手摸了一下,知道是自己留下的,有种成就感。

  “快好了。”

  “那就行。”

  许令菀见了:“看到了?”让他不要看了。

  陆禹却还是要看,看着白嫩的脖子,再俯身低头又是一吻,亲在了上面。

  许令菀发现了:“夫君。”想推开他。

  “再留下一个。”陆禹说着就留下,不过随后并没有真的重重的亲,而是轻轻的。

  许令菀还是信开他,摸了一下自己脖子:“对了,夫君,我见过贺夫人还有那位张夫人还有她的女儿了。”

  “她们来见你还是?”陆禹听了问。

  “自己上门来,说是打扰到我了,但还是想早点来拜见我,贺夫人有点大大咧咧,是边城的人,张夫人不一样,她那个女儿长得不错,然后还听说另两位夫人是墙头草,副总兵府里和你——关系不是很和睦。”

  许令菀说起来。

  “副总兵府和有一些嫌隙,副总兵府老夫人夫人她们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是看表面。”陆禹回答她:“张大人还有贺大人那里,张大人和我关系不错,贺大人要差一点,另几位也是各有想法。”

  许令菀哦一声。“没想到她们这么快就过来见你,没来得及和你说。”陆禹带着点抱歉:“她们来时你什么也不知道吧。”

  “好在有张嬷嬷。”许令菀夸了张嬷嬷。

  “张嬷嬷?”陆禹想到张嬷嬷那个人,倒是不错,有她在他也放心。

  “还有没有什么想知道,想要问的,我告诉你。”陆禹又问她。

  许令菀:“没有了,张嬷嬷都和我说了。”

  “那行。”陆禹点头。

  “你的铺子找过没有?”陆禹问起她的生意。

  许令菀说了。

  “我让人去给你找。”陆禹开口。

  许令菀说好:“好,不过你平安回来了,我想到时候也设宴请人到府里来,如何?”

  陆禹听她说并不说话。

  到了外面。

  陆禹见到身边人,出去说了说。

  许令菀望着大表哥。

  一会。

  陆禹:”有一个人可能要到府里住。”

  “谁啊。”许令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