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四十七章 雨疏风骤(三更)

作品:重生之嫡妻很甜|作者:失落的喧嚣|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2 13:48:29
  又是谁,是之前说过的人?

  陆禹说不是,是另一个人,她见了就知道。

  他让人去带进来。

  不一会一个农女打扮的女子被带了进来,衣着很朴素,站在下面,低着头,看不拘束,很快抬起头来看了过来。

  陆禹只看了一眼。

  许令菀不知道大表哥为什么带一个农女来府里?

  陆禹对上她的目光直接了当的:“就是她,以后要在府里住,眼前的人是少夫人,给少夫人请安,这是少夫人。”接着他对着女子道。

  女子十八九岁的样子,和许令菀年纪也差不多,抬起头来看了过来。

  长得还算清秀,不过一眼就能看出是农女。

  手脚有些粗大,那样子还有气质就像是农女。

  朝着许令菀行了一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起来吧,不用多礼,只是夫君,她叫什么,不对,应该问你,你叫什么?”许令菀听了想问大表哥的,最后还是问了眼前的女子一声,心有些不高兴脸上却没表现出来。

  大表哥也不说清楚就带人上府里来见她。

  “我叫李梅,少夫人,给少夫人请安。”农女回答了一声,脸色不是太好。

  许令菀见她这样,又睥了大表哥一眼,还是叫了珠儿还有杜鹃请这位李姑娘去一边休息一下,珠儿杜鹃也都看着这位姑娘想说什么没说。

  这位李姑娘也跟着去了。

  等人一走,许令菀盯着大表哥,有话和大表哥说。

  “夫君我们要说一说了,你到底这是?这位李姑娘是谁?为什么要带到府里啊?”许令菀问起来。

  “昨晚她大哥为我挡箭而死,要不是她大哥我可能会受伤,也可能就——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留她在家里不知道怎么样,家里好像有人想逼她嫁人,以前有她哥在,我答应了她大哥,让她入府服侍你吧。”陆禹直接回答了,简单说了说。

  “菀儿明白了?明白了吗?”

  他最后问了两声,上前拉了她一下。

  许令菀知道了也望向他:“哦,这样,你也不说一说,她大哥——昨晚为大表哥挡了箭?”那就算了。

  竟为大表哥挡箭而死。

  怪不得看起来伤心,太可惜也可怜。

  “算是大表哥的救命恩人了。”

  “嗯,这个女孩我派人去的时候她先还不想来,还是我硬让人接她过来的,必竟。”陆禹没有说完,意思很明白。

  “我知道了,夫君以后就让她在府里,再找个好人家让她嫁了!”许令菀道。

  陆禹点头,要是可以这样也不错。

  许令菀心里想着。

  让大表哥要忙什么去忙,她和那位李姑娘说说,一会再说。

  陆禹点头走了。

  许令菀再次让人去带那位李姑娘来。

  张嬷嬷也进来,走到她身边行了一礼,小声的看着她。

  “少夫人老奴听说主子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不知道是什么女人,好像是一个农女?”

  “张嬷嬷也知道了,是一位姑娘,她大哥救了夫君一命,人没了,家里没有人了,夫君见她可怜也不知道去哪里就把她带到府里服侍我。”

  许令菀盯着张嬷嬷。

  张嬷嬷知道了,也放心了,还以为呢。

  许令菀说张嬷嬷放心了?张嬷嬷点头,退下去。

  之后许令菀再见到那位李姑娘,再次想到她的遭遇,觉得她有点可怜,问她觉得府里怎么样?

  刚才有喝什么没有,用过点心没有?问珠儿杜鹃。

  李梅说用过,从没用过这么好吃的,谢少夫人。

  杜鹃和珠儿却说李姑娘没用。

  “是不合你胃口,那想用什么直接说就是。”

  许令菀看她的样子,点了点头,让她以后就在府里,她会安排一个院子给她,把府里当成家里一样。

  李梅听了抬了一下头。

  许令菀等她说。

  不过。

  “少夫人,谢谢你,谢谢你这样对待我欢迎我,哪怕我就这样来府里,我不想来府里,只想守着家里。”李梅带着伤心难过:“以前我和大哥相依为命,现在大哥不在了,我想一个人在家里过。”

  还是想留在家里,不想麻烦陆大人和眼前少夫人。

  “你家里不是没人,也不安全,还有人逼你,夫君和我说过了,你先在府里呆一阵。”许令菀仍然道,说了夫君都告诉她了。

  李梅看了看眼前少夫人。

  “好吗?”许令菀又问。

  “少夫人。”

  李梅还想说。

  “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和珠儿杜鹃说,也可以直接和我说,以后也一样,我再拔一个丫鬟给你。”许令菀又说。

  “不用,少夫人,不用了,我不需要丫鬟,我一个人就可以,我真不需要。”李梅最后拒绝道,好像很急。

  许令菀观察了一下她的神色:“你大哥是夫君的救命恩人,对夫君来说你也算是救命恩人之妹,不可能不照顾你,对我来说也是恩人。”

  “少夫人不要说,不是,不大哥只是做了应该做的!陆大人不能有事,只是大哥他——再说是大哥救的陆大人,不是我,我一个人可以,我一个农女不需要。”

  李梅还是开口。

  许令菀看着她:“不行,你一个人不可以,再是做了应该做的事也不是这样,也不是送命,不能让大家说夫君不善待恩人?你就好好在府里吧,陪我,我们都是女人一起说说话。”

  李梅——

  已经不能拒绝了,这位少夫人真是。

  许令菀也不好再问什么,因为不了解。

  等到这位李姑娘下去。

  杜鹃陪着这位李姑娘去了,珠儿留下。

  “少夫人,这位李姑娘。”

  “以后就在府里,你好好看着,要是有什么缺的就置办一下。”许令菀开口:“你也听到了。”

  珠儿听到了。

  李姑娘大哥替姑爷挡了一箭。

  许令菀问了一声大表哥去了哪里,得知大表哥就在外面,她出去看到大表哥站在走廊边上又在吩咐身边的人。

  身边人应着。

  陆禹回神看过来。

  “虽然是农女,不过看着很懂本份。”许令菀和身边珠儿说,珠儿想了一下:“少夫人才到府里来。”

  “两个女人了,府里同在两个女人,加上我一个。”许令菀道。

  珠儿还是叫少夫人。

  许令菀没再说,看了一下天色。

  “你说是不是要下雨啊珠儿?”

  “好像是。”珠儿也看了一眼。

  陆禹回来刚好听到她们的话,也看了一眼天色,应该会下雨,许令菀问说完了。

  陆禹点头。

  珠儿退开。

  “李姑娘留下来了,我和她说了说,她好像知道自已的身份,一点也没有自满。”许令菀说了声。

  “这就好!”陆禹也希望这样:虽然她大哥救了我,但不想她想太多。”

  许令菀不知道昨晚有多危险。

  “我派人去问了一下三叔起来没有,有没有哪里不好,还没有回话。”陆禹再道。

  许令菀听到三叔,想说三叔是自作自受,还是派了人去。

  不久得知三叔还没有起来,还不知道。

  陆禹:“没起来就算了。”

  “今天还出去吗夫君?”许令菀一听,又问大表哥。

  “暂时不出去了。”

  陆禹说要处理的都处理完了,方才也吩咐了,有什么事会有人到府里来,他也问她今天想做什么,前几日都没有陪她,都是她一个人在府里,今天不出去陪她。

  许令菀问是吗?可是做什么不知道。

  “对弈一局还是一起看书,就在府里面,不想出门,要是你想出门也可以,我也陪你去。”陆禹一边说一边问,许令菀也不想出门,觉得大表哥说的不错。

  主要是——

  陆禹叫了一个人说了说。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起了一风,真的要下雨了。

  许令菀看着外面的天色。

  陆禹也看着。

  他们看了一会,雨也落了下来,从天际落下来,雨落得有些大,噼里啪啦的,又是这样的雨,听着雨打在地上还有屋顶的声音,伸出手接了一点雨水。

  许令菀看着打湿的手,又接了一点雨水。

  陆禹见状抓住她的手收了回来:“接雨水做什么?”

  “没什么。”许令菀摇头。

  “大表哥记得我们来边关前那一天也下雨。”

  陆禹嗯一声表示知道。

  “当时有一辆马车一直跟着。”许令菀还记着:“马车坏了,就是想让大表哥去修的,大表哥没有去。”

  “你这丫头。”陆禹说了声。

  问她去不去书房。

  许令菀说去,他们去了书房找书,到了书房,许令菀才想到府里书房还是第一次来,之前一直没来过。

  又想到京城成郡王府大表哥的书房还有大表哥给她单独僻的书房。

  里面的书都没有看多少。

  她想看看和京城成郡王府书房有什么不一样。

  一进去看比成郡王府的书房大多了,书也多。

  陆禹问她想看什么书,扫了一圈。

  许令菀说随便。

  陆禹找了一本书,许令菀一看,是史书。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明,演算使人精密,哲理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有修养,逻辑修辞使人长于思辩。许令菀说就看这本吧,书房都是史书一类的,俩人一起看了看书。

  看了半晌。

  许令菀:“夫君喜欢什么类型的书?”

  “史书一类的。”陆禹看她:“读史使人明智也可以鉴以往知未来,历史的演变过程向来不是偶尔的而是必然,告诉我们很多道理,齿轮下主线构造的巧合,在命运勾勒下是必然的结局!”

  许令菀就知道,听了不明觉厉,再看了一会,看不下去了,又望着四周,想看看,雨声还是很大,陆禹也放下手中的书不再看书。

  “来对弈吧。”

  许令菀还记得上次和大表哥对弈的结果。

  陆禹:“我还是让菀儿你几个子。”

  许令菀和大表哥又对弈了几盘,还是输了,她腻歪在软榻上面。

  听着外面的雨声,再看着雨中的一切。

  “最好听的是雨打芭蕉的声音,南方的雨,秋季的雨,边城的雨.......”

  许令菀有些发懒。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她忽然想起来这首词,如梦令。

  她告诉大表哥。

  陆禹听了低笑,在她的面颊轻印一个吻:“昨晚雨大风大,醉酒之后忽然醒来,问一声,原来已是绿肥红瘦?”

  许令菀望着大表哥。

  “嗯。”

  “那菀儿知否呢?知否?”

  “.......”

  到了下午雨渐渐的小了,真的有些犯困了,直到雨停了。

  许三老爷又慢慢悠悠的过来了。

  他也睡了一觉舒服了过来,知道菀姐儿还有禹哥儿派人过来问过他,他起来就过来了。

  看他们在书房看书。

  许令菀一见三叔:“三叔昨天也是,怎么也跟着大表哥跑去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