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三日之后(一更)

作品:重生之嫡妻很甜|作者:失落的喧嚣|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4 19:32:36
  “三叔我还是好好回来了。”许三老爷说了一句。

  陆禹只是笑。

  “我听夫君说了。”许令菀又看着三叔。

  “禹哥儿人还真是什么都和菀姐儿说?怎么还对弈了?”许三老爷又说了一声陆禹,看到了一边的棋盘,想了一想想到了什么,问他们,你们夫妻对弈?

  夫妻对弈的话谁胜谁负?他有点好奇。

  尤其是菀姐儿和陆禹,陆禹这小子让她?

  陆禹点头说对弈了几盘:“没事陪菀儿对弈,菀姐儿的棋艺也不错,而且菀儿是我夫人啊,三叔。”

  “嗯,知道你们是夫妻,说过几次了,不过菀儿还会对弈,赢了还是输了?禹哥儿你不会是让着她吧。”许三老爷又笑了看着菀姐儿。

  许令菀想说大表哥当然没有让她,不要小看她了!

  陆禹认真的:“没有!”

  许令菀让三叔坐下,问三叔怎么过来要喝什么,她去叫人吩咐。

  许三老爷走近,在菀姐儿让开的位置坐下,坐在陆禹对面,说喝茶就行了,看到了一边的茶壶。

  陆禹拿起一边的茶壶,茶水是才沏的还是热的,他倒了一杯给三叔,许三老爷接过。

  端在手中,看了一下杯子,这个杯子不错啊,是上好的紫砂壶:“这杯子不错啊?哪里找的?”

  手又在杯子上面摩挲了一下,感觉着其中的细腻。

  “收藏的一套茶具,有人送我的,然后就收藏着用了。”陆禹也扫了一眼,端起手中的茶水放到鼻端,轻轻的嗅了一下,闻了闻其中的味道,喝了起来,也不算多珍贵,就是喜欢。

  他就这些爱好。

  “陆禹你小子也喜欢收藏茶具?大哥也是一样,你们翁婿俩倒是一样。”许三老爷说了声,想到大哥了。

  “到时候送一套给岳父。”陆禹说。

  “那大哥肯定高兴。”

  许三老爷笑了起来,想到大哥。

  陆禹不再说话。

  许令菀听到大表哥说送一套茶具给爹,爹喜欢收藏茶具?

  “好茶就要配好茶具。”许三老爷最后再说一句,又抿了一口。

  “回味不错,茶叶也是好茶叶,是最顶尖的。”

  陆禹让三叔再多品一口。

  “这是诗?”许三老爷这会手一动,看到了手边放着的纸拿了起来,一看是诗或词,问陆禹是他写的,这字不像啊。

  许令菀看着才发现自己忘了收起来了,想说什么。

  “是菀儿。”陆禹说了。

  “菀儿写的诗,你们还吟诗作对了,对着什么作的?这是菀姐儿的字,写得不错,诗嘛。”许三老爷笑了起来,想要念。

  “三叔还是给我吧。”许令菀早知道收起来。

  陆禹也想要拿回来。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原来是这首词,还以为是菀姐儿自己作的,如梦令?”许三老爷也不打算看了,不想不经易一瞄。

  问陆禹没有作诗,陆禹——许令菀——一把抢过来,拆好了放好。

  许三老爷笑过后。

  许令菀还是走出去。

  里面。

  许三老爷这时又放下茶杯:“一晃就到下午了,大哥那边还没有消息。”他知道没消息,还是又问了声望着陆禹。

  才又过了一天一夜,不对,两天一夜了,过了两天一夜了啊。

  陆禹摇头也看了眼外面。

  许三老爷也跟着看出去:“知道你们派人过来问过我,我就过来。”

  陆禹没说话,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再次倒了茶水,喝了起来。

  半晌。

  “雨也停了,听说之前下了很大的雨,我一直在睡觉,都不知道在下雨,好久都没睡得这么沉过,禹哥儿,关外还没有消息?”

  许三老爷又问,手拿起一边的一颗白子,移过一边的棋盘。

  陆禹说还没有消息:“可能是下雨的原因吧,关外应该快有反应。”

  “嗯,应该不是下雨的原因,早上到下午这么长时间了。”许三老爷又说了起来:“要是攻打关内。”

  “不会。”陆禹直接截断他的话,看过去摇头。

  “是不会。”许三老爷也看他。

  俩人又一会不再说话。

  许三老爷把玩了手中的白子。

  禹哥儿这里尽是好东西,一点小地方收藏这么多好东西。

  “禹哥儿你要是什么时候再出关去关外还是叫上我,我还是一起,和你这小子说好,我就想把关外的蛮子都杀光了,看关外再没有威胁才安心。“许三老爷再开口。

  “三叔还要去,还想去?我以为三叔不会去了,之前三叔早上回来可是受不住了,我觉得三叔还是洒去了,在关内听消息吧。”陆禹微微一笑。

  “谁说的?”许三老爷回问:“当时是有点撑不住,睡了一觉起来好了。”

  “不,我要一起去。”他再道,换了一口气。

  陆禹:“菀姐儿也不想三叔去啊,今早回来就说我了,三叔,不想我一直被说吧。”

  “菀姐儿管不了我。”

  许三老爷说哪里小辈管着长辈。

  “三叔要不要对弈一盘?”陆禹看着许三老爷手中拿着的白子还有和菀儿对弈过放到旁边的棋盘。

  眼见离天色晚还有些时间,还早问起来。

  许三老爷也一样看了看说可以,好啊。

  俩人把棋盘摆到正中,一人执黑一人执白,对弈了起来。

  “我执白子,你执黑子。”

  “......”

  *

  许令菀到了外面,叫人过来,说出一声让她们守在书房外面,要是大表哥三叔叫就进去。

  又让人去厨房和厨房的婆子说一声做点点心给大表哥还有三叔那里送过来,珠儿应了一声,去了。

  许令菀看着外面。

  雨过天晴的天,有点不一样,有哪里不一样呢,她看了一眼,张嬷嬷过来找她。

  “少夫人。”

  “张嬷嬷。”许令菀看她。

  “少夫人在看什么?老奴来是给少夫人送帖子,这是帖子,有人送了帖子过来了,想来是。”张嬷嬷把手中的帖子放到少夫人的面前,没有说完。

  许令菀:“是那些人送来的?”拿了过来看了眼。

  “是的少夫人,可不就是吗,就是他们,刚才老奴接到的,副总兵府送过来的,请少夫人看帖子后——”张嬷嬷看着少夫人说了。

  许令菀拿着帖子在手心上敲了一下,打打开看了看,上面写明了请她三日之后赴宴,副总兵府老夫人还有夫人都等着她到来。

  三日后吗?

  都等着她。

  “是吧少夫人不知道副总兵府请少夫什么时候?”张嬷嬷见了问少夫人。

  许令菀说三日之后,让她三日后去赴宴,说完问她有没有挑日子。

  挑日子?张嬷嬷张了一下嘴,听了想了下,哦一声,说她也看过日子。

  许令菀问她是什么时候。

  “少夫人是想从副总兵府回来还是?”张嬷嬷还是再问了一次,前后的日子她都看过了。

  许令菀说回来吧,人家帖子都送过来了。

  张嬷嬷说也是,说五日后是好日子。

  “哦,五日后,那么我们就定在那日,定在那日请人上门来。”

  许令菀拿着帖子决定。

  “哦,少夫人。”张嬷嬷又说了起来,叫了少夫人,就是那位接到府里少夫人说要呆在府里的李姑娘,就是那个农女,她问过真的是农女。

  不久前想要找事做,到处找事做,后来跑到厨房,说厨房的事她最拿手,她到了府里,不能在府里呆着什么也不做。

  哪怕就是让她烧火或者洗菜都行。

  许令菀哦一声。

  和那对母女一样。

  张嬷嬷继续说那位姑娘还说自己会做菜。

  许令菀挑眉:“会做菜?”

  “是啊少夫人,说是在家里天天做菜,手艺还是有一些还是可以的,还说可以先试着做两道,没有人允许,主要也不看一下在家里做的和府里哪里会一样,一个是乡下一个人。”张嬷嬷还在说。

  一个农女靠着大哥救了主子才有命到府里的。

  “张嬷嬷。”许令菀说了张嬷嬷一声。

  “老奴知道,老奴说错了,老奴没有允许,说出去也——”张嬷嬷再说了:“那位李姑娘好像不是很开心,想见你,好像是想让少夫人同意她在府上帮忙。”

  许令菀闻言:“有力所能及的事就让她帮吧,张嬷嬷,不然她可能会觉在府里呆着不自在,想一下就知道,也是不想在府里闲着,她大哥刚去世不是吗,我们就照顾一下她的心情。”

  张嬷嬷说好,她听少夫人的:“少夫人真好!”

  许令菀摇头。

  “要问一下三叔晚上要不要在我们府里用晚膳,再派人去问下四妹妹。”许令菀忽然想到这个。

  这晚许三老爷留在这里用晚膳。

  许令珊也过来。

  陆禹睡觉时告诉许令菀他的人找到合适的铺子了。

  许令菀问在哪里?

  陆禹说了地方。

  许令菀知道了,真合适,就是还是要去看看。

  这晚关外都没有动静。

  第二天。

  *

  外面也有人知道陆大人带了一个农女回府上,都说了起来。

  张蕊也听到了,怎么这么快,不是该再过一些时间?那个农女为什么就出现了?不是说是她救了陆大人?

  怎么成了这样?又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