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68章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作品:猎户出山|作者:阳子下|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2 13:53:34
  第1368章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但我认为,与人斗才是真正的其乐无穷”。吕铣紧了紧身上的貂皮大衣,饶有兴趣的看着山猫。

  “我这一生见过无数的人,见识过各种不同类型的人,但真正像你这样有勇气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老爷子您错了”。山猫淡淡道,此刻,他发现,原来自信的说话内心是那么的舒畅。“我从来不是一个有勇气的人,相反,‘胆小如鼠’这四个字才最适合我”。

  “哦”?“此话怎讲”?

  “您这样的大人物不会感兴趣的”。

  “我这个人没什么爱好,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人。不把谈判对手研究透,就不会轻易做决定,也就无法抉择你刚才的提议”。

  “既然老爷子这么感兴趣,那我就讲几件小事”。

  吕铣做了个请的手势,半躺在躺椅上。

  “我的出身跟我的长相一样,都是个笑话。从小爹不疼、娘不爱,连取个名字都那么随意。苟狗,呵呵,这个名字更让我成为了笑话中的笑话。村里的同龄孩子欺负我,学校里的同学欺负我,而我,除了躲在厕所里哭之外,别无选择”。

  “呵呵”山猫自嘲的笑了笑,“我也曾尝试反抗过,但没反抗一次,下一次只会被欺负得更惨。扇耳光、下跪、钻裤裆,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乏恶人,哪怕是在干净纯洁的校园。”

  说到“干净纯洁”四个字的时候,山猫无意识加重了语气。“在我受欺负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会有一个人站出来拯救我。但是从来都没有,在围观的人群中,胆小的躲在远处瑟瑟发抖,胆大的对着我指指点点嬉笑。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世界是有多么的恶毒”。

  山猫深深的陷入回忆之中,眼角微微的抽动。

  “渐渐的,我放弃了反抗,我示弱、我求饶,我躲着他们,尽量让所有人都忘掉有我的存在”。

  “您说我有勇气”。山猫摇了摇头,“我是真怕,连听到他们的声音都害怕,连远远看到他们的背影都会发抖。所以我离开了学校”。

  “我现在犹记得当年离开学校大门时候的心情,没有留恋、没有不甘,而是像从地狱魔窟里逃出来一般喜悦。当我最后一眼看学校大门上的门牌时,我笑了,那是我进入那所学校后第一次笑”。

  “我原本以为那所学校是地狱魔窟,呵呵,后来我发现错了。踏入社会之后,我才发现,那里其实是天堂”。

  山猫深吸一口气,淡淡的看着吕汉卿,“大公子,您这样的人永远体会不到一个又丑又穷的高中辍学生在社会上会有什么遭遇,算了,具体的遭遇就不说了,免得玷污了您的耳朵。”

  “懦弱自卑的人最大的特征就是幻想着某一天有个从天而降的大英雄出现,能把自己从地狱中拯救出来。对,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这个大英雄出现了”。

  “咯咯咯、、”,山猫再次自嘲的冷笑,“但是,世界上哪有什么大英雄,哪有人会来拯救你,主动找上门的

  只会是恶魔”。

  “所谓悲惨,是有比较的,他的我做的,比以往所有加起来都要恶毒。他让我真正意识到,‘人’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生物。从那个时候开始,尽管我对每一个人都笑,对每一个人都点头哈腰唯唯诺诺,但我的内心深处,把每一个都看成恶魔。我怕,怕每一个人。我也恨,恨每一个人”。

  山猫停顿了一下,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脸上渐渐露出一抹笑容。

  “直到我遇到山民哥,他就像乌云盖顶的黑夜中,突然划过的一颗流星,照亮了我的人生,从此以后,他就是我的信仰。为了他,死算什么,哪怕死在他的手里又算什么”。

  山猫停止了说话,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吕铣微微转头,将目光移到吕汉卿身上,“好好看看,好好记住,这就是人性。千万不要自认为自己站在高处就能一览纵山小,这个世界上永远有你无法了解的人和事。就像这只猫”。

  吕汉卿狠狠的瞪着山猫,他并未因山猫的遭遇而有丝毫的同情,只觉得这家伙该死上一万次。想到一直以来自以为把他驾驭得很好的错觉,内心的愤恨就更叠加一层。

  吕铣伸手从矮几上拿过茶杯,喝了一口,淡淡道:“把人带进来”。

  门口的西装男子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吕铣放下茶杯,淡淡道:“我们吕家用人,向来是不拘一格。什么背信弃义、卖主求荣的人,我收留的不少。但是,他们都是出卖别人,从没有一个出卖过吕家的。即便有,都已经死了,即便不死,也会生不如死。否则,即便吕家有金山银山,早就让人给出卖完了”。

  “自从我害死梅姐那一刻起,我就没想过要活下去”。山猫是怕,但说出这句话,觉得浑身通畅。

  几分钟后,房门再次打开,刚才出去的西装男子压着一个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的男人走了进来。

  西装男子一脚踹在那人脚腕处,那人轻哼了一声,跪倒在地。

  “你不是要谈判吗,杀了这个人再跟我谈”。

  西装男子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缓步走到山猫身前,将匕首递在了他的眼前。

  从明晃晃的匕首,山猫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面庞,纠结、痛苦、挣扎。

  “你以为你演得很好,但老头子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时候”。

  山猫猛的转头看向吕铣,眼中带着震惊。

  吕铣淡淡一笑,“这里是吕家,没有什么事情逃得过我的眼睛,你以为你和松涛暗地里那些动作,我会不知道”。

  “为什么”?山猫脑海里急速运转,不明白吕铣为什么之前没有揭穿他。

  同样吃惊的还有吕汉卿,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爷爷,脑海里有十万个为什么。

  “杀了他,我就告诉你”。吕铣淡淡道。

  山猫接过匕首,匕首在手里剧烈的颤抖。

  山猫一步步走过去,站在那人身前,缓缓的递出匕首。

  “沈林,别怪我”。

  沈林仰望着看着山猫,满是血污的脸上没有害怕之

  色,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期待。“猫哥,反正都是一死,我不怪你。之前山民哥答应过我,不会让我的妻儿受到伤害,你们一定要说话算话”。

  “你放心,山民哥会做到的”。说完,手起刀落,划过了沈林的脖子。

  鲜血喷出,洒在山猫的裤腿上,匕首叮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吕铣摆了摆手,西装男子将沈林的尸体拖了出去,不一会儿又进来两个人,将地板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看不出一丝痕迹。

  山猫失魂落魄的回到座位上,脑袋嗡嗡作响,他又杀了一个自己人。

  吕铣满意的笑了笑,谈判嘛,从来都是要先打乱对方的节奏,才好朝着有利自己的方向进行。

  “我这个人做事,从来不赌博,更别说是一把定输赢的豪赌。留下你,一方面是想看看你到底想做什么,另一方面也是为今天这样的局面留一招退路”。

  说着看了眼吕汉卿,“今天的每一句话你都给我听清楚了,这是你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堂课”。

  吕汉卿内里翻江倒海,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足够的聪明,有足够的能力扛起吕家,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自己以前有多么的幼稚可笑。

  山猫渐渐回过神来,刚才看到沈林乱了心智,“是啊,像老爷子您这样的枭雄,本该如此,所以您老已经有抉择了吧”。

  ········

  ········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天地静谧,一片肃杀。

  陆山民挂断电话,神情肃然。

  “出事了”?

  “沈林被吕家抓走了”。

  “沈林是谁”?

  “一个探子,也是一个兄弟”。

  海东青眉头微皱,“生死有命,死的兄弟又岂止他一个”。

  “我向他保证过,决不让他的妻儿受到牵连”。

  “周同呢,他不会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好吧”。

  “暗中保护他妻儿的兄弟已经把他们转移走了,暂时没有危险”。

  “哦”,海东青轻轻舒了一口气,“你要等的人还没来”?

  “看来是来不了了”。

  “黄九斤也不来”?

  “不知道”。

  海东青转头望着吴公馆方向,“这倒让我有些意外”。

  风雪吹动着黑色的风衣,长发在风中飘荡。

  “他会不会被陆晨龙说服了”?

  “不会”!陆山民斩钉截铁的说道。

  “哼”,海东青轻哼一声,“盲目的自信往往最是致命”。

  “这不是自信,是相信”。陆山民神色凛然。

  海东青眉头微微皱了皱,喃喃道:“难道是有新的计划”?

  “或许吧”。陆山民仰头望着天空,鹅毛般的大雪扑朔朔从眼前划过。

  “那还打吗”?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海东青风衣飘荡,杀气陡升,“那还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