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15 怪怪的,不对劲

作品:贞观三百年|作者:鲨鱼禅师|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21 23:07:18
  分析是分析,现实是现实。

  就算大概率是钱老汉、耶律阿保机等大佬布的地雷阵、水雷阵,那也得以防万一不是?

  带着金飞山就要往新一中钻,刚出豪宅,就见萧温小姐姐带着萧家兄弟出现在了路口。

  “娘子!”

  “大郎!”

  招了招手,萧温也是忙不迭到了跟前说道:“大郎,是大炮齐射,出大事了!”

  “我正要回学校,那里有个安全屋。”

  “姐夫!”

  “姐夫好!”

  “妹夫好。”

  “表姐夫好!”

  “堂姐夫好!”

  七嘴八舌的萧家子弟并不少,还有亲戚家的少年,一个个都是脸色凝重,到底也是怕的,辽西就算放炮,哪儿有这动静啊。

  轰!!!!!!

  又是一声巨响,天空中竟然传来了高频鸣笛声,大概七八秒左右,居然传来了一声爆破巨响。

  “开花弹——”

  金飞山脸都白了,凑到王角耳边小声道,“官人,之前我跟四姨爹来这儿,就是为了一批军火,有个龟儿子,说是可以运去茶南。这龟儿子不得好死!”

  开花弹是严格管控的,能够生产开花弹的兵工厂,其实就那么几个,每一枚炮弹都是有标记,出料单可以追踪到每一个工位。

  但还是防不胜防,显然,现在突然袭击杀龙港的人,有这种东西。

  “别废话了,先去一中!”

  “好嘛。”

  金飞山也是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是狗屁,无脑跟着王角一准儿没错。

  众人都是一路小跑,因为萧温骑着自行车来的,金飞山先行带着萧温往前走,只不过正要出发呢,王角从怀里摸出一把手铳,递给了金飞山:“连发的,别走火,万一有事儿,放一发吓唬人,省着点子弹。”

  “要得!”

  一看这个,金飞山眼睛都亮了,大庭广众之下,搂着王角的脸就是亲了一下,看得萧家兄弟们都是面红耳赤。

  “胖妹儿,搂好嘛,走起!”

  叮铃铃~~

  摇了摇车铃,金飞山蹬得飞快,直奔一中去了。

  跑了一半,才看到了一辆马车,眼熟的很,王角一愣,却见里头出现一个人脸,不是“纪天霞”是谁?

  显然“纪天霞”也看到了他,还冲他招了招手:“王同学,去哪儿?一起。”

  “谢谢纪先生,回一中。”

  “好。”

  话音刚落,萧家兄弟们顿时或钻或爬,一股脑儿全都上了马车,因为塞不下那么多大老爷们儿,于是挂在车门上的不少。

  乍一看,还以为是穿越前的阿三阅兵。

  正面一看,大概也就是《葫芦娃》片头差不多。

  “纪先生,多谢!”

  虽说这位看着斯斯文文的贱人,用“长沙路忠武军”的一个姑娘算计了他,但怎么说呢,实际上也没有深仇大恨。

  “王同学不必客气,以后我们要打得交道会更多的。”

  “说的也是呢。”

  王角顿时脸色就垮了一下,“纪先生,你就算要给我做介绍,也得先提醒一下我本人吧?”

  “惊喜嘛。”

  双手交叠在腿上,“纪天霞”依然戴着真丝手套,看着就是怪怪的,但王角也没有去多管别人的穿着打扮,万一人家就是为了保养呢?

  轰!轰!轰……

  刚平缓过来的心情,又被三声炮响给吓到了。

  精神高度紧张的王角,着实不想被大炮搞一下。

  杀龙港的“炮决”有很多种,一种是塞到炮管里,一种是固定在炮口上,还有一种,整个人被绑得严严实实,然后大炮正对瞄准。

  这三种,各有各的惨烈。

  第二种一般是四分五裂,第三种就是用一种特制的小炮,大概是三斤五斤的实心弹丸,瞄准胸口就是一炮。

  身躯对穿一个大洞,且不会四分五裂,这是行刑的最高标准,等同千刀万剐,因为人不会马上死……

  说实在的,不管是哪一种“炮决”,王角都不喜欢去围观,第一次看的时候,直接吐了。

  然而新一中的前身,一工学堂的牲口们,则是兴致勃勃。

  不少精神小伙儿甚至专门弄一份点心,然后凑过去围观,越是血肉模糊、残肢断臂,越是让他们食欲大增。

  这种奇葩操作,实在是让人大倒胃口。

  反正王角吃饭的时候,看杀什么都会导致没食欲。

  更何况“炮决”。

  正因为见识过“炮决”的残酷,王角是绝对不会想自己被实心弹来一下的。

  虽说一般实心弹也不会胡乱往街上打,毕竟破坏力实在是有限,有些新修的屋舍,带官方性质的,一般都用上了钢筋混凝土,实心弹打过来,跟猩猩用石头砸,其实没什么区别。

  当然了,你要是钻地炸弹,那没话讲。

  “王同学,不必紧张。”

  “纪先生说笑了,我倒是想不紧张,可我手脚不听使唤啊。”

  “哈哈哈哈哈哈……”

  仰头大笑的“纪天霞”很是意外地看着他,然后道,“王同学,怎么没有跟钱校长在一起?”

  不提钱老汉还好,一提就心头来气,不过王角却不着声色,对“纪天霞”道,“先生今天说是有事,开会去了。”

  “真是巧了。”

  “是啊,真巧。”

  话音刚落,忽然听到了喊杀声传来,“纪天霞”面带微笑:“看来,这海贼应该是要登陆了。”

  王角忽然一愣:“纪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你应该会在行署官邸呢。”

  这有点奇怪啊,王角寻思着,那个彭彦苒,“长沙路忠武军”的某个姑娘,是纪天霞跟刘亿的安排啊,这说明纪天霞跟刘亿,已经搭上了线啊。

  没道理这种要紧时候,纪天霞一个人在外面浪吧?

  “我行走江湖多年,运气一向不错,去不去行署官邸,其实差别不大。”

  “……”

  尽装逼!

  王角心想自己要是纪天霞,那直接窝在行署官邸不出来,这杀龙港,还有比沙专员呆的地方更安全吗?

  嘀!!!!!!!

  忽然,急促的哨声响起,“纪天霞”眼睛微微一眯,然后道:“看来,海贼的确登陆了啊,王同学,咱们赶紧找个地方,先躲一躲。”

  看着一点都不慌,还面带微笑的“纪天霞”,王角越看越觉得怪怪的……

  到底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