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16 老阴逼不立危墙之下

作品:贞观三百年|作者:鲨鱼禅师|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23 00:13:39
  轰!轰轰!

  又是一阵火炮齐鸣,王角总觉得有点古怪,杀龙港这里的炮台,难道就是摆设?一点反应都没有的?

  不至于吧,就这么被全面压制。

  瞄了一眼同行的“纪天霞”,心中暗忖:姓纪的是个狠人,而且姓钱的老棺材也千叮咛万嘱咐过了,这货是个老阴逼,有道是“老阴逼不立危墙之下”,这货百分之一百肯定是笃定稳了,才会这副模样啊。

  当下王角心中也是平静了,脑袋瓜子也开始转了起来,老阴逼如果淡定了,那就说明这就是个局,谁在坑里谁不在坑里,都不好说。

  穿越前在一家钢铁厂做保安的时候,有两个车间的工人因为工资停发大半年于是闹事,牵头的两帮人分别是两个车间的车间主任,两边都是声势浩大,然而等到去行政大楼抗议的时候,其中一个车间的人,压根就没去,说是路上遇到了车祸……

  然后么,去的那个车间,就被报警处理了,没去的,车间主任成了副厂长,顺带还管着一个仓库。

  作为一个钢铁厂的小保安,王角也算是摸到了一点点底层互坑的套路。

  现在小老婆那家什么狗屁“成都路忠武军”先被扫荡了一波,就跑了两个人,完事儿之后,一个活口都没有,全送去港口打靶炮决,这事儿吧,怎么看都是小老婆那边被坑的体无完肤。

  毕竟,死人了啊,而且还有巴蜀金氏的大小姐……姑且称之为大小姐吧,然后沦落成一个杀龙港土鳖的小妾。

  怎么看怎么都是一种颇为黑暗风的黄油本剧情,而王角本人,就是那个黄油本剧情中的重要角色,也就是主要负责“黄”的那一部分。

  当然了,很黄很暴力的故事,有黄就有暴力,不可能就只有“黄”啊。

  那么问题来了,谁负责“暴力”呢?

  哒哒哒哒哒……

  马蹄声和火炮齐射声比起来,悦耳动听多了。

  车厢内外,萧家子弟都是脸色凝重,“纪天霞”饶有趣味地打量着他们,然后又瞄了一眼神色淡定的王角,心中也是啧啧称奇:这个杀鱼小子,还真是不简单。

  每逢大事有静气,这素质……不差。

  轰!轰轰轰轰!

  炮声再次响起的时候,王角更加的淡定,周围到处都是民众的吵嚷哭喊声,孩子在哭,女人在叫,还有喊打喊杀的男人到处在流窜。

  街道上,随处可见各种人冲来冲去,他们不是海贼,只是普通的街坊,但这光景,竟然有人趁火打劫,顺手牵羊反手牵猪者并不少。

  远处,喊杀声非常的响亮,这种声量,绝非是等闲之辈。

  王角以前在一处军区附近的精神病院做过保安,每每听到操练声,便觉得大兵们的嗓门很有穿透力,洪亮、高亢,那种吼出来的气势,没有长期的训练,没有经受过千锤百炼,是不会有的。

  有组织和无组织的团体,每一个细节,都是天差地别。

  散兵游勇哪怕是吼,也吼不过有组织有纪律的团队。

  “登岸了。”

  掏出怀表,仿佛是在读秒,“纪天霞”在五个数之后,看着王角笑道,“号声要响起来了,王同学可以听一听,很不一样的。”

  “……”

  嘹亮的号声,居然在“纪天霞”话音刚落之后,真的就响了起来。

  这是一种节奏,一种“纪天霞”绝对熟悉的节奏。

  卧槽……

  王角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问道:“纪先生,这些……不是海贼?”

  “当然不是海贼。”

  啪。

  将怀表合上,重新揣回了兜里,“纪天霞”面色淡然,看着窗外那些乱七八糟的街道景象,开口道,“是乱党。”

  “乱党?!”

  “不错。这种军号声,是乱党特有的。”

  说罢,“纪天霞”又笑着道,“如果是海贼,怎么会来杀龙港呢,他们不敢。”

  “乱党就敢?”

  “乱党没有不敢去的地方,京城内阁眼皮子底下,说不定就有乱党呢。以后王同学去了京城,在那里读书的话,说不定还有学生,偷偷地散发乱党的传单,你可千万不要私藏啊,记得上缴。”

  “……”

  总感觉……怪怪的,这种强烈的既视感,让王角有一种生活在某个影视剧片段中的错愕。

  为了革命,保护视力?

  淦!

  “也差不多该收网了,这一次‘引蛇出洞’,可是死了不少‘八路忠武军’的人,那些乱党以为自己是螳螂,吃了‘成都路忠武军’这只蝉,却不知道,还有黄雀在后呢。”

  “……”

  听了“纪天霞”这轻飘飘的一番话,王角突然觉得,钱老汉还是挺好的。

  什么姓钱的老棺材,明明是钱老先生!

  钱老先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必须活个一百二十几岁啊。

  不然自己这条小命,感觉不够玩的样子。

  又不能调三十条命出来,没资格浪啊。

  嘀——

  忽然,急促的啸叫声传来,远海之上,大白天的烟花绽放,着实不怎么浪漫。

  但是伴随着一根根桅杆出现,海平线上,便是黑压压的一条线——战列线!

  啪!

  信号弹出现之后,整个喊杀声立刻分裂,不多时,就有各种嘈杂声出现,王角趴在窗户口看去,就看到朱雀街这边,居然蹿出来大量驻军。

  这些全副武装的大兵,手持大铳,列队之后就朝着东港冲去。

  埋伏?!

  卧槽!

  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有这么多大兵?!

  唐军迅速集结,不时地有口号声传来,紧接着,就是各种枪声。

  砰!

  砰!

  齐射、漫射,也不知道往哪儿打,但是枪声大作之后,立刻就是各种爆炸声。

  “也该关门打狗了。”

  “纪天霞”话音刚落,就见大量的马车顺着交通要道,朝着海岸线集结,每一辆马车车厢上,最少都有二十个大兵,全都手持大铳胸戴钢甲。

  这场面,要说是刚刚准备的,王角根本不信。

  毫无疑问,这是有备而来,这是蓄谋已久啊。

  卧槽……

  王角现在越来越慌了,和这些老阴逼一比较,自己特么的就是个弟中弟啊,以后怎么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