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24 朱雀街前朱雀色

作品:贞观三百年|作者:鲨鱼禅师|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30 15:32:23
  原本纪天霞说是要跟小汤师弟抵足而眠、秉烛夜谈来着,但汤云飞害怕纪老师兄噶了他的命根子,为了不被噶,汤云飞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这个要求,连夜就跑回了朱雀街的那家店。

  他爱好解剖,又不代表自己想被人剖。

  闪!

  尽管外面的确是乱糟糟的,但汤云飞还是蹬着自行车回了朱雀街,刚到“金菊书屋”,就看到一辆非常眼熟的马车“哒哒哒哒”地疾驰而来。

  “我滴妈!”

  那不是纪天霞的马车吗?!

  差点吓尿的汤云飞心说都这个时间点了,你他娘的还想着这事儿呢。

  正要再跑,却听有人大喊:“汤郎君!你怎么在这儿?!”

  “嗯?”

  汤云飞扶着自行车把手,一听声音很熟悉,扭头一看,就见马车上挂着站着坐着十几个人,一个个还全副武装,手里扛着大铳小铳鸟铳还有手铳,不是肩挂子弹就是腰缠弹链,画面还挺美的……

  “小王?”

  “汤郎君!接着!”

  “什么接……嗯?!”

  马车呼啸而至,车上直接扔过来一样东西,还好朱雀街这里有路灯,否则肯定被砸上一下。

  汤云飞接住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柄双管猎象铳,这玩意儿威力奇大,号称“手中炮”,在茶南省、北苍省、安南省,以前都是用来猎杀大象用的。

  就算是现在,很多海贼船前往南海西海岸线,也是为了猎杀“昆仑洲”的大象,效果出奇的好。

  “你哪来这种东西的?”

  “我先生怕我出事,留了一箱装备在宿舍楼。”

  “……”

  一听王角这么说,汤云飞也是相当的无语。

  这到底该说你家先生人不错,还是说你家先生不算人呢?

  要说是担心学生安全,你好歹把学生一起带走啊。

  可要说不担心,这又算啥?

  淦。

  “汤郎君,你一个人,是不是东港太平了?”

  “呃……这怎么说呢。”

  汤云飞总不能说自己是怕被师兄噶了命根子,所以连夜出逃。

  这要说传扬出去,岂不是他堂堂皮日休的学生,夜下出逃防被阉?丢他汤云飞的脸事小,连累先生,那多不好意思。

  “对了小王,你这个马车……”

  “是纪先生的马车,他原本要护送我们去新一中,半道上听到东港炮声隆隆,说是海贼登陆了,所以他就迎着炮火声去了。”

  “……”

  听王角如此描述,汤云飞心中暗忖:都这么大的动静,居然还想着去崇岗镇找我,难道阉了我,真的就成了他的执念?

  越是如此想着,越是觉得纪天霞简直是个偏执狂,汤云飞也就越发地心中害怕。

  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汤云飞连忙道:“小王,多一个人多一分一辆,我跟你们一起。”

  有种把我们十几个人十几条枪,全部割了!

  汤云飞心中暗暗发狠,表情也是十分的坚毅,这倒是让王角对他大为改观,原本寻思着这货就是个变态,现在看来,此人倒是有一颗正义心,真是罕见。

  “汤郎君,您真是一条汉子!”

  “还行吧。”

  也不是嘴上谦虚,汤云飞现在是心里发虚,自家师兄钱是肯定要的,但同时又为达目的誓不罢休,而且汤云飞隐隐约约记得,纪天霞这个鸟人,之所以能够年纪轻轻当上行长,是有着非常深的门路。

  汉阳那边,都说他的一个靠山姓张,传言就是张子之后,哪一支不知道,但汤云飞却可以肯定,这个张子之后,绝非是世人想象的那种。

  言语中有过一定的透露,这个张子之后,是贞观四十六年文帝驾崩之后一年多诞生的,而且围绕这个张子之后,搞出了太多的事情,他在中央核心区读书那会儿,各种野史层出不穷,舞台剧、歌剧、戏剧演了几百个版本。

  而刚刚好,纪天霞就能跟这样的人物,搭上关系。

  姓纪的是的真的有办法把人阉了送进宫,然后还顺顺利利地安排好位置!

  淦!

  “什么叫还行啊!汤先生,您这个做派,放辽西,那必须是响当当的一条汉子!爷们儿,纯的!”

  “就是,汤先生,您太仗义了,这兵荒马乱的,骑着单车都要出奔相救,这义气就是麦王爷复生,那也是要赞一声啊!”

  “汤先生,您身边还缺人吗?回头要不我给您当差?鞍前马后、端茶倒水、洗衣做饭,都行。跟着您混,不丢面儿!”

  “……”

  萧家子弟们你一句我一言,夸得汤云飞一脸懵逼,他一向是风轻云淡的做派,什么都不在意。

  这会儿被萧家人一通狂吹,整个人居然还挺飘飘然。

  我汤云飞……原来是这样的真汉子,纯爷们儿?!

  呸!

  怎么可能!

  汤云飞心中暗忖,跟这群人打交道,还是省心一些,王大郎是个好孩子,他定然是不会害我的。

  如是想着,汤云飞也是隐隐松了口气,对王角道:“小王,你先生不是去了行署官邸吗?”

  “都这么说,可我也没有亲眼瞧见啊。”

  王角说着,又问汤云飞,“汤相公,现在是不是海贼都摆平了?”

  吐了口气,汤云飞镇定心神,恢复了往日的平常心之后,这才道:“按照现在的动静,应该是只有零星的巷战。之后,依然会是治安管制,出行必须有官制马车,才能活动,否则,就必须要有通行证。”

  只这么一说,王角就明白,按照这样的操作,大概率还要搜查很大一片地区是不是窝藏了海贼。

  “汤相公,岂不是说很快又能恢复太平?那我的考试,是不是就又能继续了?”

  “也不好说啊。”

  汤云飞倒是没有瞒着王角,眉头微皱,有些担忧地说道,“这次来的海贼,说是说海贼,实则多是乱党。窝藏海贼者少,但是,窝藏乱党者,这百几十年一直都多不胜数。民间对乱党同情者比比皆是,要是沙专员想要一劳永逸,搞不好会管制很久。”

  “……”

  这就不好玩了不是?

  王角寻思着,皇唐天朝这么大的地盘,总不能乱党都往杀龙港来钻吧,这犄角旮旯的地方,能搞出个什么名堂?

  正这么想着,却见朱雀街的东边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十几个裹着头巾的持械海贼狼狈逃窜,然而只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人策马而过,噗噗噗噗几下,马刀就将几个海贼划翻在地。

  一匹黑骏马的马背上,身材壮硕的杀龙港警察局局长刘亿大声吼道:“不可放过一条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