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27.小冷战(感谢佐仓裕司的舵主)

作品:我真想平平无奇啊|作者:奶酪狐|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23 00:18:51
  【第二周】

  在缺席了差不多一个周以后,夏竹最终还是回到了学校。

  只不过刚一见到她,马晓兰还来不及和她多打一声招呼,整个人都吓了一跳。

  “天啦,小竹,你这还好吧?”

  憔悴。

  在马晓兰的面前,夏竹的神色已不像以往那般朝气蓬勃。

  虽然她的容貌仍旧俏丽可人,但是肉眼可见的,较之于之前的她来说,她现在的脸色很明显变得憔悴了不少。

  往日那楚楚动人的眸子中没有了一丁点欢欣的情绪,和少女那应有的天真浪漫。

  有的只有淡漠茫然,以及那藏于眼神深处的失落和沮丧。

  看到夏竹这样一幅很丧的神态,马晓兰心里真是又心疼又气恼。

  心疼的是,好友因为受了巨大的情伤,而导致的性情大变。

  气恼的则是有两个方面。

  一方面,是觉得陆辰真不是个好东西,竟然敢不识好歹甩了自己的好朋友。

  另一方面,则又对夏竹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马晓兰觉得好友对这分手的反应也太大了吧?不就是分了个手没了男朋友吗?

  以后再找个更好的不就行了?有必要闹得这么要死要活的么?

  为此,竟然还旷课了一个周??这未免也太本末倒置了吧!

  靠!真是个傻女孩!

  只不过,虽然马晓兰心里对夏竹的表现颇有微词,但是她仍旧是非常关心对方的。

  眼下见夏竹的状态不好,她还是很担忧地就牵起了对方的手问道:

  “小竹,你看起来状态好差,听说你之前生病了,你是不是还没恢复好啊?”

  “……”

  夏竹眼神一动,在看到眼前的密友满脸担忧的神情后,她伸出手缓缓抚了抚马晓兰的脸蛋,轻声说道:

  “……没事儿的,兰兰。我很好。”

  她说话时的声音很轻柔,听起来轻飘飘的,好像没有用什么力气。

  “害,你这还好个屁啊!”

  马晓兰听着她这有气无力的调子,心里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拉起夏竹的手就走到了一旁,小心翼翼地问道:“小竹,你跟我好好说说,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分手了?”

  “咦……兰兰,你知道了吗?”

  “你这不废话啊,你一个星期不来学校,我当然得去问问情况啊。”马晓兰激动地说道。

  可是为了不继续刺激到夏竹的情绪,她还是想尽量避免去提到陆辰的名字。

  “啊……”

  夏竹讶异地张了一下嘴?脸上的神色微微有了些变化。

  “……是?他跟你说的吗?”她轻声问道。

  “嗯,我当时真是气得要死啊!那个家伙真是太不知好歹!搞得我当时直接就扇了他一耳光。”

  “……啊!”

  夏竹惊讶地瞪大了眼?“你?你打了他吗?”

  “是啊,怎么了?你难道还心疼那个死渣男吗?”

  “……”

  闻言?夏竹沉默了,眼眸中有些许复杂的情绪在泛动。

  见状?马晓兰叹了一声?就试探性地问道:“小竹,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了啊?这好好的咋就突然分了手啊?”

  “我……”夏竹的语气有些迟疑。

  毕竟,那一天晚上的经历实在是太痛苦,太难受了。

  根本就是一场恐怖的梦魇?完全不愿意多去回想。

  可是?面对好友的关心和疑问,她在思考了一下后,还是摇了摇头叹气道:“我……其实也不知道啊。”

  “啊?”马晓兰懵逼。

  “就,突然间就被他甩了……”

  心口忽地一疼,夏竹微微抿紧了嘴唇说道:“被他毫不留情地就给抛弃了……”

  “靠?那种死渣男咱就别去管他了,早点认清了也是好的。”

  气恼地说完这话?马晓兰拉起夏竹就准备朝教室方向走去。

  “兰兰,可是我……”

  夏竹话说一半突然又噎住了?然后在短暂地犹豫了几秒后,她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

  见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说?马晓兰不禁疑惑地皱了皱眉:“?”

  对此?夏竹只是摇了摇头就否认道:“没?没什么的。我们快回班上去吧。”

  ……

  ……

  然而,回到了教室。

  夏竹才觉得自己的噩梦刚刚开始。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自己现在仍旧和陆辰是同桌关系。

  由于之前艺术生一直都没回来的原因,谭建斌出于对后期协调的考虑,所以班上没有提早重新编位,而是打算等人员都到齐了再开始。

  结果了,夏竹之前专门和陆辰分到一起的位置就这么成了一个阻碍。

  和前男友同桌,这场面也太尴尬了。

  但夏竹也总不可能,为此还特意让人跟她换个座位吧?

  而且无论怎么说,虽然两个人现在已经分了手,不是情侣了。

  可分手毕竟不是夏竹的主观意愿导致的,她是莫名其妙被甩的那一方。

  至于她心中对陆辰的真实看法……

  “……”

  就像是夏竹自己和母亲交谈时说过的那样。

  没办法放下他。

  自己的心里,仍旧很喜欢他。

  尽管陆辰之前不由分说地就抛弃了自己。

  可是……

  “唔……”

  微微攥紧了拳头,夏竹轻轻咬牙就往自己座位所在的方向走去。

  但接下来,更尴尬的事发生了——

  “啪嗒”

  就在夏竹拿着水杯接完水,准备回座位时。

  她一个转身,就和陆辰正好迎面撞上了。

  “!!”

  一瞬间,两个人的动作都不约而同地停滞了一下。

  “……”

  面对昔日的恋人,夏竹沉默了。

  “……”陆辰也沉默了。

  两人的视线并没有交汇,只是心照不宣地都站定了步子,似乎是在等待对方先采取下一步动作。

  “……”

  然而,见夏竹似乎没有要率先让开的意思,陆辰稍稍垂下了一点眼帘。

  于是他为了避免这样继续干杵着尴尬,脚下的方向一偏,就径自绕开夏竹,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视若无睹,仿佛眼前没出现过这个人。

  “……!”

  心口忽地一疼,夏竹微微攥紧了一下手心。

  用眼角的余光略微瞟了一下身后他的背影,夏竹没有再像以往那样会回过头去看他。

  也没有再像之前一样,会去黏着他,与他主动打招呼。

  “唔……”

  在原地呆立了几秒,夏竹最终还是轻轻地咬了一下牙关,就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只不过,这样的碰面还只是小场面。

  之后在上课时的过程,才是最为煎熬和尴尬的。

  ……

  ……

  “咔哒咔哒”

  笔尖在书本上的划动的响声不断传来。

  陆辰认真地在书本上记着笔记和做着习题,步骤有条不紊。

  那从容的样子,似乎是对身旁坐着前女友这件事感到毫不在意。

  “……”

  可是,旁边的夏竹就很不自在了。

  先不说因为同桌的距离近,两人很容易就能出现眼神交汇。

  而且夏竹因为自己的留恋心理作祟,也时不时地就会下意识往他那看几眼。

  不过,因为陆辰一直都是一个不太将喜怒露于言表的人。

  所以她也不太能揣摩清楚,陆辰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

  于是——

  “……唔。”

  揉了揉有些发肿的眼皮,夏竹心里一动,就“哗哗”地就在草稿本上写下了一句话。

  【陆辰,你到底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这是她至今都没搞明白的问题,也一直是她心里的一道坎。

  分手总得有点理由吧?

  可是陆辰他什么也不说,就把自己莫名其妙给甩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此,他还害得自己生了一场大病,连哭了好几天,痛苦无比。

  而且直到现在,夏竹都仍旧难以走出失恋阴影。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都得怪陆辰。

  ……他真是可恶,讨厌!

  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正当夏竹写完草稿纸上的那话,准备将其撕下来折成一张小纸条,丢给他时——

  “……不行,我这次得要有骨气一点。”

  刚要丢出这张纸条“破冰”,夏竹忽然间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明明是他无缘无故把我给甩了,我怎么还能热脸去贴他冷屁股呢?”

  想到这,夏竹暗暗咬了咬牙,就将手里的纸条悄然撕碎成了几条碎片。

  “……只要他不主动找我,我就坚决不能先找他!哼!”

  ……

  ……

  “同学们,下课时间到了,老师你们辛苦了。”

  广播中传来了一阵欢快的下课铃声。

  班上学生听到这道铃声都开始陆续起身,准备朝食堂走去吃饭了。

  “……”

  午饭时间到了,陆辰也站起了身,开始收拾书本这类东西。

  然而不出所料的,这一次,夏竹果然没有再来和两人一起搭伙了,而是转而跟马晓兰她们待在了一起。

  由于夏竹已经成了“大网红”的缘故,加上又和阿依夏有所联系。

  所以班上的女生们现在对她那是热情无比,有一搭没一搭地都要来和她攀个关系讨好她,巴不得和她待在一块。

  而在食堂的另外一个角落里。

  在某一个不起眼的桌位上,此刻只坐着陆辰和温如钰两个人。

  “你……会觉得不习惯吗?”

  用筷子扒拉了几口饭菜,陆辰突然问道。

  “……”

  温如钰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虽然之前她总是会和夏竹争吵斗嘴。

  但以往一直是三个人一起得队伍,忽然间缺失了一人,自然是会有所不适应的。

  不过——

  “不,她走了,我连开心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觉得不习惯了?”

  温如钰不以为然地用手撑起了下巴,然后用筷子戳了一下餐盘说道:

  “总算没有烦人精会再来打扰我们了,这样安宁的日子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啊……是这样吗?”陆辰微微挑了一下眉头。

  “可是……”

  蓦地,温如钰忽然放下了筷子,然后认真地看向陆辰问道:“阿辰你会觉得开心吗?”

  ……

  (看盗版的麻烦有点B数,别看了盗版还不要批脸跑来叫唤。来一个封一个,外加祖安大法问候你全家,不用谢。)

  (盗版狗你自个不要B脸就算了,但麻烦孝顺点,为你爹妈的安危考虑一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