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28.为了你,我即使复读也无所谓

作品:我真想平平无奇啊|作者:奶酪狐|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23 00:18:51
  (正文未全部完成,这一章内容还挺多的,正在施工中……)

  (不要疑惑为什么我不干脆晚一点一口气发出来啦。因为这无语的网站系统会要求卡一个更新时间,不然就要GG)

  (对此,我一直觉得很抱歉。但是又很无奈,毕竟我不是全职,平日很忙没办法全天都码字,还请理解一下。)

  (当然作为补偿,所有未完成的部分,都会用后续的更多内容来作为补充,并且完全不算收费,全免费福利也不要觉得亏啦……而且盗版是看不到补充的内容的,只能看半截未完的东西。)

  ……

  “阿辰,你现在会觉得开心吗?”午饭时,温如钰突然开口问道。

  “……呃!”

  正在盘子里扒拉饭菜的陆辰,在听到这话后愣了一下。

  随后他抬起头和温如钰怔怔地对望了一会儿,在看到后者那一如往常般平静但却充满审视意味的眼神之后。

  他微微垂下一点眼帘,手里用筷子漫不经心地戳了几下餐盘,语气悻悻然地叹道:

  “这有什么值得说开不开心的……”

  说这话时陆辰的声音很轻,语调也比较低。

  面对眼前的这个女生,陆辰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没法随便敷衍对待。

  毕竟温如钰的表情虽然总是看起来很淡漠,好像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但是实际上,她随时都在默默关注着众人的动向,然后做出自己的理解和判断。

  不过,对于眼下她提出的这个问题,陆辰也无法作出准确的解答啊。

  “怎么说呢,谈不上开不开心,反正这也是我自己导致的结果啊。”陆辰叹了一声。

  “……”

  见状,温如钰沉吟了数秒,就好奇地眨了眨眼问道:“你……是跟夏竹分手了对吧?”

  回想起那一天晚上,自己看到的夏竹在雨夜中不顾形象嚎啕大哭的凄凉场景。

  温如钰的心里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按理说,夏竹终于和陆辰分了手,她应该会感到非常高兴,恨不得开几瓶香槟庆祝一下才对。

  可是自从之前看到了暴雨中的那一幕,以及观察到的眼下这种很怪异的三人关系。

  温如钰又觉得这好像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了。

  于是,她主动开口对陆辰问道:“为什么?”

  “哎?”

  “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分手呢?我一直觉得夏竹应该不太会惹你生气才对……”

  话说一半,温如钰见陆辰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惊讶,于是连忙补充说道:“噢,我只是好奇想问一下。”

  “……因为不可以。”

  陆辰扒拉了一口饭菜?咀嚼着嘟囔道:“就跟你之前想的的那样没错?在夏竹身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情况下,她现在就是在如履薄冰的舆论环境中生存。”

  “虽然?她目前还不用像阿依夏一样那么谨言慎行?那么小心翼翼。”

  “而且现阶段,也不用担心会被无聊的狗仔跟踪什么的?毕竟本质上她还并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

  说到这,陆辰缓缓坐直了身子?用认真的语气说道:“但是啊?对于她这种还没正式起步的纯外行人来说,是绝对不可以有任何负面新闻的,尤其是绯闻。”

  “不然的话,她的这条路就会被彻底堵死了?未来的路毫无疑问就会变窄了。”

  用筷子尖尖戳了戳餐盘?陆辰叹了口气说道:

  “她现在又没有人和公司可以去庇护她。哪怕是之前阿依夏确实有帮助和提携过她,但那也不过只是随口一提,并不是万无一失的保障,不值得过于在意。”

  “在没有正式达成纸面协议之前,对于阿依夏她们那些长年处于风口浪尖的人来说?比起伤害到自己的利益,要去丢弃一颗尚未发芽的小‘种子’?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温如钰安静地听着,并且时不时颔首以作为赞同回应。

  “而且?除去这些外界的因素,我还觉得更需要纠正的是……”

  话还未完?陆辰眼睛一眯?神色也变得严肃了几分。

  “我觉得她太过于依赖我了?这样下去是绝对不行的。”

  “……”

  温如钰眨了眨眼,“嗯,是这样啊?”

  “是的,我毕竟无法保证会永远都能够待在她身边,所以我觉得她需要脱离我一段时间,然后重新找回最开始的那个她。”

  “噢……最开始的夏竹吗?”

  “虽然也算不上很讨厌,但是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太聒噪了。”

  “可能……这就是同性相斥吧。”

  “哈哈哈,也许吧,是挺烦人的。”

  “又要强又自主,时不时还犯点公主病闹脾气……”

  “那你还会和她和好……”

  “算了,不说这个话题了。”

  “难得的两人清净时光,怎么还能让那个女人来隔空骚扰呢?”

  “嗬嗬……”

  “对了,之前我被年级主任请去喝茶了。”

  “咦……是陶碧霞老师吗?你们为什么会……”

  “还不是因为夏竹的事儿东窗事发了呗,然后我就被她抓去给训了一通好的。”

  “噢,你的意思是,你这一次分手还有学校棒打鸳鸯的缘故了?”

  “那也不至于这么简单……”

  “反正因为这事儿,我跟灭绝师太和谭老师立下了一个军令状。”

  “嗯?什么?”

  “就是在接下来四月份的一模中,我的成绩必须得达到重本线才行。”

  “啊……”

  “所以,之后我得加紧去学习了,不然到头来还没高考就被开除了可就前功尽弃了。”

  “这样啊。”

  “嗯,因此在这段时间,夏竹的事可以先放一放了,反正看她也有一堆小姐妹能好好相处,不用我们多管。”

  “那,以后吃了晚饭,我们就直接去图书馆复习吧?”

  “嗯,也好。”

  “谢谢你了啊。”

  “不用谢,这是应该的。”

  ……

  ……

  (后续内容施工中,内容较多。完成后会用新内容替换下面的内容,不要等了,明早起来再看。盗版看不到的啊。)

  “阿辰,你现在会觉得开心吗?”

  午饭时,温如钰突然开口问道。

  “……呃!”

  正在盘子里扒拉饭菜的陆辰,在听到这话后愣了一下。

  随后他抬起头和温如钰怔怔地对望了一会儿,在看到后者那一如往常般平静但却充满审视意味的眼神之后。

  他微微垂下一点眼帘,手里用筷子漫不经心地戳了几下餐盘,语气悻悻然地叹道:

  “这有什么值得说开不开心的……”

  说这话时陆辰的声音很轻,语调也比较低。

  面对眼前的这个女生,陆辰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没法随便敷衍对待。

  毕竟温如钰的表情虽然总是看起来很淡漠,好像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但是实际上,她随时都在默默关注着众人的动向,然后做出自己的理解和判断。

  不过,对于眼下她提出的这个问题,陆辰也无法作出准确的解答啊。

  “怎么说呢,谈不上开不开心,反正这也是我自己导致的结果啊。”陆辰叹了一声。

  “……”

  见状,温如钰沉吟了数秒,就好奇地眨了眨眼问道:“你……是跟夏竹分手了对吧?”

  回想起那一天晚上,自己看到的夏竹在雨夜中不顾形象嚎啕大哭的凄凉场景。

  温如钰的心里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按理说,夏竹终于和陆辰分了手,她应该会感到非常高兴,恨不得开几瓶香槟庆祝一下才对。

  可是自从之前看到了暴雨中的那一幕,以及观察到的眼下这种很怪异的三人关系。

  温如钰又觉得这好像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了。

  于是,她主动开口对陆辰问道:“为什么?”

  “哎?”

  “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分手呢?我一直觉得夏竹应该不太会惹你生气才对……”

  话说一半,温如钰见陆辰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惊讶,于是连忙补充说道:“噢,我只是好奇想问一下。”

  “……因为不可以。”

  陆辰扒拉了一口饭菜,咀嚼着嘟囔道:“就跟你之前想的的那样没错,在夏竹身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情况下,她现在就是在如履薄冰的舆论环境中生存。”

  “虽然,她目前还不用像阿依夏一样那么谨言慎行,那么小心翼翼。”

  “而且现阶段,也不用担心会被无聊的狗仔跟踪什么的,毕竟本质上她还并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

  说到这,陆辰缓缓坐直了身子,用认真的语气说道:“但是啊,对于她这种还没正式起步的纯外行人来说,是绝对不可以有任何负面新闻的,尤其是绯闻。”

  “不然的话,她的这条路就会被彻底堵死了,未来的路毫无疑问就会变窄了。”

  用筷子尖尖戳了戳餐盘,陆辰叹了口气说道:

  “她现在又没有人和公司可以去庇护她。哪怕是之前阿依夏确实有帮助和提携过她,但那也不过只是随口一提,并不是万无一失的保障,不值得过于在意。”

  “在没有正式达成纸面协议之前,对于阿依夏她们那些长年处于风口浪尖的人来说,比起伤害到自己的利益,要去丢弃一颗尚未发芽的小‘种子’,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温如钰安静地听着,并且时不时颔首以作为赞同回应。

  “而且,除去这些外界的因素,我还觉得更需要纠正的是……”

  话还未完,陆辰眼睛一眯,神色也变得严肃了几分。

  “我觉得她太过于依赖我了,这样下去是绝对不行的。”

  “……”

  温如钰眨了眨眼,“嗯,是这样啊?”

  “是的,我毕竟无法保证会永远都能够待在她身边,所以我觉得她需要脱离我一段时间,然后重新找回最开始的那个她。”

  “噢……最开始的夏竹吗?”

  “虽然也算不上很讨厌,但是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太聒噪了。”

  “可能……这就是同性相斥吧。”

  “哈哈哈,也许吧,是挺烦人的。”

  “又要强又自主,时不时还犯点公主病闹脾气……”

  “那你还会和她和好……”

  “算了,不说这个话题了。”

  “难得的两人清净时光,怎么还能让那个女人来隔空骚扰呢?”

  “嗬嗬……”

  “对了,之前我被年级主任请去喝茶了。”

  “咦……是陶碧霞老师吗?你们为什么会……”

  “还不是因为夏竹的事儿东窗事发了呗,然后我就被她抓去给训了一通好得。”

  “噢,你的意思是,你这一次分手还有学校棒打鸳鸯的缘故了?”

  “那也不至于这么简单……”

  “反正因为这事儿,我跟灭绝师太和谭老师立下了一个军令状。”

  “嗯?什么?”

  “就是在接下来四月份的一模中,我的成绩必须得达到重本线才行。”

  “啊……”

  “所以,之后我得加紧去学习了,不然到头来还没高考就被开除了可就前功尽弃了。”

  “这样啊。”

  “嗯,因此在这段时间,夏竹的事可以先放一放了,反正看她也有一堆小姐妹能好好相处,不用我们多管。”

  “那,以后吃了晚饭,我们就直接去图书馆复习吧?”

  “嗯,也好。”

  “谢谢你了啊。”

  “不用谢,这是应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