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53、五王爷很娘

作品:摄政王谋取太子妃|作者:欣玫|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2 06:32:09
  一听这话,刘佳璇高兴了,怪不得今天摄政王离开的时候,留下那个眼神,她对摄政王的安排很是满意,但,这几个丫鬟怎么回事,明星知道自己的心里的想法,也不说出来,还让自己等了这么久。

  很快,刘佳璇教训了三个不懂事的丫鬟后,飞快的跳上马车,冲着闹市而去。

  好久没有出来,看到外面的什么东西都觉得新鲜。

  这不,为了更好的欣赏美景,她来到茶楼的二楼,趴在窗台,一边喝茶,一边看着楼下热闹的情景。

  半夏看到王妃心情极好,舔~着笑脸,两手捧着一杯茶来到王妃跟前,弯腰行礼。

  “王妃,您不生气了?”想到自己被王妃弄成了鸡窝头,她也很是委屈,为何半夏和白玉没有这样,王妃也太偏心了。

  “嗯。”

  看到王妃的反映,她嘭的跪在地上,“奴婢感谢王妃的救命之恩,以后奴婢的这逃命就是王妃的,奴婢定会为王妃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半秋和白玉沉默了。

  他们都知道王妃为半夏的付出,也几次看到王妃趁着半夏睡着的时候,为她诊治。

  原本以为半夏不知情,现在看来,半夏心里都清楚。

  刘佳璇瞥了她一眼,“好不容易把你救回来,再要你的命,你以为我傻啊!”

  “王妃——”半夏却是趁机靠在刘佳璇的腿边蹭了两下,故意学着公公的样子,捏着嗓子开口,“讨厌,奴婢都是王妃的人了,王妃怎么能这么无情。”说着翘~起兰花指,捏着手帕,擦了一下根本没有的泪水。

  “噗——”

  太意外了,刘佳璇没有忍住,刚喝到嘴里的茶,一口喷了出来。

  半秋和白玉也跟着笑了。

  半夏正在跪在跟前,结果最为糟糕的那人就是自己。

  她很是委屈,可,对象是王妃,她还能怎样。

  就在三个人欣赏半夏那哭笑不得的模样,突然外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这青天白日的,怎么会突然下雨?”

  下雨?

  刘佳璇心虚了,不会这么巧吧?

  很快,她又觉得这个声音很是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是五王爷。”白玉开口解释。

  “是他?”刘佳璇怎么觉得不好啊。

  半夏和半秋也没有了刚才的轻松。

  五王爷这人可以算是和王妃有仇。

  就在每个人的心里都觉得不好,这时外面传来的敲门声。

  刘佳璇有些心虚,不会这么巧吧?

  刚有这个想法,随着敞开的门,看到站在门口的五王爷,所有的心思,全都压下去了。

  刘佳璇已经恢复一脸常态,看向走进来的五王爷。

  “原来真的是熟人。”五王爷进来直接坐在了刘佳璇的对面。

  刘佳璇嘴角一抽,果然,叫皇婶都是演戏,根本没有真心这种说法。

  这不,没有利用价值,没有摄政王在旁边,自己瞬间变成了刘佳璇。

  “喝茶?”

  “也好。”

  白玉为五王爷沏茶的时候行礼,半夏和半秋自然也不会给王妃的脸上抹黑,等到这一切做完,他们自动的站在王妃的身后。

  “能有心情喝茶,看来王妃的身子是好了。”

  “行吧,皮糙肉厚的,一时死不了。”阴阳怪气的说话真累,还是干脆一点,省的说那些绕嘴巴的话,把自己绕晕了。

  五王爷被这话呛了一下,好在,他刚端起茶杯还没有喝,要不然刚才的情景再次发生了。

  “王妃还真特别,摄政王有福了。”

  “有福?”刘佳璇讪笑,“五王爷的意思是有这么闹腾的我在摄政王府,很快就能看到摄政王府鸡飞狗跳吧!”

  噗——

  五王爷有再好的心里准备,还是被一连几次不顾形象的自毁无语,这不,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全都喷了。

  好在,人家反映够快,还知道扭头冲着旁边。

  不过,可惜了,站在五王爷身后的随从同方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同方身前湿~了一大~片,但他波澜不惊,还主动为五王爷送来一条手帕。

  刘佳璇瞪大眼睛看着,“五王爷真是好福气,你身边的人竟然随时为你备着手帕。”

  正在擦嘴的五王爷被这一句纵的,干脆把手帕扔到一边。

  很是嫌弃的样子。

  平时还不觉得,经过刘佳璇这么一说,他突然觉得很娘。

  “五王爷不用在意,其实他也是好意。”说着喝茶掩盖嘴角的笑意。

  慢动作一样的举动,明明是好心,愣是再次嘲讽了一把。

  看的五王爷心里那个气呀。

  好你个刘佳璇,不就是嫁给摄政王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听说,王妃去牢中看过太子?”

  “是有这事。”刘佳璇点头。

  “哎,如果当初太子能有你这样的太子妃,也许就不会经历这么多事情。”似乎感同身受的为刘佳璇考虑。

  “谁说不是呢?”有人会打官腔,她也会,只是心里有些作呕,为了面子必须撑着。

  说来和很是好笑。

  原本出来透透气,不想正好遇到五王爷这个手下败将。

  果然,出来就是好,可以对随时送上门的人消遣一番。

  五王爷有些不能淡定了,这还是女人吗?

  原来整天跟在太子屁~股后面跑,这已经够让人难以接受的了,现在倒好,都变成了摄政王妃了,怎么说道太子的时候还能做到坦然。

  想到这次太子能从大牢里出来,都是因为这个女人为太子作证。

  如果刘佳璇是太子妃,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可她现在是摄政王妃,难道摄政王就任由这个女人丢脸的彻底?

  “不知道皇叔可知道这事?”他不相信一个男人可以大度到这样的程度,尤其那人还是摄政王。

  刘佳璇听到这话,眼神突然暗淡下来,随后拿起手帕,擦了一下眼角突然涌~出来的泪水。

  “王妃这是怎么了?”五王爷问道。

  白玉、半夏、半秋看到也是莫名其妙,王妃这说哭就能哭出来的样子,让他们很是诧异。

  这时,他们还不知道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

  “哎,没事,只是心情不好而已。”

  “心情不好?”五王爷说了看着一眼站在旁边的几个丫鬟,顿时,眼睛一眯,她不是死了吗?

  刘佳璇是在抹眼泪,但对五王爷的表情都看在眼中。

  不是他。